文章閱覽人次:2,365
海苔熊 心理學家

《如何打造萬讚文:心理學寫作的第一堂課》『先穩住自己,再穩住關係!』台大心研所畢,彰師大諮商輔導所博士生。專長領域:兩性關係、親密關係、社會心理學、正向心理學。特別推薦你:《失戀圖書館

「你真的愛我嗎?」

「愛阿,幹嘛這麼問?」

「那你愛我哪一點?」

「一定要說嗎?我喜歡你小小的嘴巴還有光滑的背脊,你燒的菜很好吃,喜歡小動物,和我一樣⋯⋯」

「那如果有一天我變老變醜了呢?煮的菜不好吃了呢?甚至開始虐待小動物了呢?而且你不是喜歡胸部大的女生?」女孩問,男孩心想糟糕了,這下又沒完沒了。

為什麼她老是愛問「你到底愛不愛我?」、「我究竟哪裡比較好?」、「如果我⋯⋯,你會不會就不愛我了?」有些男孩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個女孩變女朋友,才發現在一起比一個人的時候要擔心的事情更多,其中最令人蛋疼的就是:老是要我保證愛她,卻又一天到晚舉出那些「她不夠資格讓我愛」的證據Lemay、Clark,2008,那我不就怎麼說都不對嗎?

不安全的弔詭

其實,這種人我們稱作「不安全依戀者」,一方面渴望自己獲得對方全部的喜愛,但另外一方面又擔心對方的喜愛只是「暫時的」,所以會去找非常非常多的證據,來證明你並不愛他,當然,不安全依戀並不是女性的專利,男性也有同樣的情況(只是整體來說女性還是比男性多)(Del Giudice,2011王慶福、王郁茗,2010)。之所以和他們相處會面臨進退兩難的情況,是因為他們心裡也有一種矛盾:

  • 希望對方可以全心全意的愛自己、把所有的關心和在乎都放在自己身上。
  • 但同時又覺得自己不值得被愛,所以會一天到晚擔心這份愛會不會消失了。

這兩種動力組合起來,就會變成一種奇怪的狀況(Mikulincer、Shaver、Bar-On與Ein-Dor,2010):不斷和你確認,卻又始終不相信你所說的。

或許你會覺得奇怪,為什麼他們需要「證明」自己是不值得被愛的呢?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們先來做一個小小的實驗。

想像一下你在蘇州工作了10年,雖然一路走來薪水也不怎麼樣,但也還是勉強可以生活。今天你上班的時候,主管跟你說,公司要在台灣開發一個新的市場,需要有能力、有經驗的人去那裡當頭頭。你進公司這麼多年,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所以上頭第一個就想到你。以公司目前在做的這個產業來說,台灣還沒有類似的技術,好好發展應該前途一片光明,而且公司也會額外給多一倍的薪水。

請問你去是不去?

就算排除掉家裡面有老小需要照顧等等因素,大部分的人在考慮這樣的機會的時候,都會有幾種擔心:

  • 那裏真的好嗎?會不會過去之後,比現在更糟糕?
  • 到台灣人生地不熟的,會不會不適應?
  • 現在這樣雖然過得沒有很好,但還算過得去,真的要一下做這麼大的改變嗎?

發現了嗎?就算是一個穩賺不賠的工作機會,我們都會考慮再三,更何況是邊自己在感情裡面一直以來的腳本(script)呢?

「你真的愛我嗎?」愛情裡,永遠證不完的證明題

安於不安:你害怕的不是變好,而是改變

「為什麼明明在這個狀態裡面這麼痛苦,但他們還是不願意嘗試看看做一點改變呢?」有一次,我在報告完個案之後問我的督導。

「你有一些壞習慣嗎?」他沒有直接回答我的問題,反而是給了我更多的問題。

「有啊,像是我很愛咬指甲,有時候都把自己咬到指甲流血了。」

「那你為什麼不改變呢,那不是讓你很痛苦嗎?」他說,我倒抽了一口氣。

突然間我懂了,有些讓自己痛苦的事情,之所以會持續一直做,有可能是因為習慣,也有可能是因為在那個痛苦當中,我們也獲得了一些快樂。

「所以我們做心理諮商師的最重要的並不是讓他們改變,而是讓他們『願意』改變。」督導說。

這種「安於不安」的狀態,讓我想到了多年以前一首非常貼切的詩,精準地描述了這種不安全依戀者的矛盾狀況。

「/弔詭

有的時候我們找東西  希望他在抽屜裡  但總覺得不是這樣

拉開抽屜  確認了它的不在  當下立刻會感到空虛  同時

這使得預知的失落  獲得了一種  也許你可以說是  完整性

唯有真正的沒有  才是燦爛純粹的沒有

愛你也像是這樣   你不愛我   我是這樣想的

反覆推了又敲  非常確定你真的真的不愛我  我感到腳踏實地  相當傷心」

──葉青(2011)下輩子更加決定

在你說不愛我之前,先和你說再見

另外一本台灣最近上市,我很喜歡的書是Dabby W∞(2016)的《戀愛自癒手冊》,作者說她自己也病的不清,所以才寫得出下面這些錐心的句子:

  • 「等待的人看似很勇敢,其實是因為害怕改變而寧願留在原地受欺負的膽小鬼。」
  • 「放下很難,但如果我什麼都沒拿,是不是就不用放下了?」(但事實上,當你問這句話的時候,通常已經「拿了」)
  • 「說自己是壞人的,往往才是最怕被傷害的那一個」
  • 愛情裡面,我所做的許多重複而任性的測試,其實都是想要獲得多一點的安全感,就算是多一點點也好。「另外一個原因,其實是我停不下來。」
  • 「我怕我給不了你要的,我怕不值得你這樣愛。」
  • 「只有失去才能體會到你最完整的愛。」
  • 「為什麼你能傷害我,我卻不能傷害你?因為你無心傷害我,但我卻真心想傷害自己。」
  • 「對一個不相信愛的人,證明不了愛。」

img_0519

三種不安的類型

根據依戀理論,在感情裡面缺乏全感的人至少有下面三種形式:

  1. 焦慮依戀:希望把對方抓住,一天到晚問對方愛不愛自己,希望自己是對方的唯一,但又擔心對方有一天會離他遠去。
  2. 逃避依戀:不喜歡跟別人太親近,講一些有關於情緒或感情的事情就會想要躲起來,不習慣跟別人聊內心的事情,會把工作擺優先,或者每段感情都很短、愛不深。
  3. 矛盾依戀:上面兩種類型的組合,一方面期待對方可以全心全意的愛自己、希望完全跟對方和為一體,另外方面又怕被對方傷害,所以發現自己投入太多的時候,會把對方推開。

當然,這並不是一個拍板定案的分類,我們可能因為父母對待自己的方式而有一種內在的戀愛腳本,也有可能因為不同的情人相處之後,有了一些調整,更有可能在不同人的情人面前表現出不同的依戀風格。最常見的組合是焦慮依戀與逃避依戀在一起,一個在後面一直追,一個在前面一直跑,焦慮的人感到非常的沮喪,逃避的人覺得很厭煩,但因為兩個人都不相信自己離開了這段關係之後「還有更好的戀愛機會」,所以經常是怨偶難離。

從不安裡,擁抱自己

每一次演講或是工作坊之後,都會有人問我說:「那如果我是這種不安的人,該怎麼辦?安全感要從哪裡獲得呢?很多書都說要先開始愛自己,可是我還是常常感覺到不安和焦慮,該怎麼辦?」與其去問安全感怎麼來,不如去問為什麼會產生不安全的感覺?如果你熟悉一些佛洛伊德、客體關係或是心理動力的理論(Freud,2010Gomez,2006),就會發現他們大部分都會把你現在對於生活和感情的不安歸咎你和原生家庭爸媽相處的方式上面,你之所以會過得這麼起起伏伏,很多時候是因為小時候沒有被好好的對待。當然有可能是你在戀愛的過程當中被劈腿,產生了一種信念「如果連我最相信的人都可能背叛我,那麼這世界上還有什麼是可以相信的呢?」。

那該怎麼辦呢?有3個可以嘗試的方法:

  1. 被愛:找一個可以穩定給你支持的人,這個人可能是一個安全依戀者,可能是一個老師或長輩,也可能是你的心理諮商師,不論他是誰,重要的是他能夠跟你長期而穩定的維持支持的關係,只要你情緒的感覺到自己是值得被關愛的,安全感就會漸漸長出來了。
  2. 愛人:可是有些時候,找一個人愛你並不是那麼容易,這時候你也可以先付出愛。可能是投入一個宗教團體(Fincham、Lambert與Beach,2010Wallis,2005)、一個企劃活動、參與公益服務,最好是可以和不同的人有連結的活動或工作,當你在這些領域發現自己是被需要的,你也可以漸漸感覺到自己是值得被愛的。
  3. 愛自己:這個是很多書上面都說的方法,但常常都只流於文字形式,卻沒有告訴你要怎麼做。研究發現,能夠更了解自己的方法可以透過敘說(找一個你信任的夥伴分享你的故事)(周志建,2012)、心理治療、或者書寫(你可以搜尋心理位移、自由書寫)(李亭萱,2012洪凱婷,2013)。

當你更知道自己的不安點在哪裡,嘗試和那些不安一起共處,或許那些不安還是存在,還是沒有消失,但你也仍可以選擇,不再被它困住。

延伸閱讀

Del Giudice, M. (2011)。 Sex Differences in Romantic Attachment: A Meta-Analysis。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Bulletin, 37(2),頁 193-214。 doi: 10.1177/0146167210392789

Fincham, F. D.、Lambert, N. M.、Beach, S. R. H. (2010)。 Faith and Unfaithfulness: Can Praying for Your Partner Reduce Infidelity?。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99(4),頁 649-659。 doi: 10.1037/a0019628

Freud, S.(2010)。精神分析引論(彭舜譯)。新北:左岸文化。

Gomez, L.(2006)。客體關係入門: 基本理論與應用(陳登義譯)。台北:五南圖書出版公司。

Lemay, E. P.、Clark, M. S. (2008)。 “Walking on Eggshells”: How expressing relationship insecurities perpetuates them[Article]。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95(2),頁 420-441。 doi: 10.1037/0022-3514.95.2.420

Mikulincer, M.、Shaver, P. R.、Bar-On, N.、Ein-Dor, T. (2010)。 The Pushes and Pulls of Close Relationships: Attachment Insecurities and Relational Ambivalence[Article]。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98(3),頁 450-468。 doi: 10.1037/a0017366

W∞, D.(2016)。DEBBY W∞的戀愛自癒手冊。台灣:大塊文化。

Wallis, C.(2005,17, January)。The New Science of Happiness。Time

王慶福、王郁茗(2010)。台灣當今的依附研究:系統性回顧與後設分析。「2010國際心理治療研究學會台灣分會(TWSPR)國際學術研討會」發表之論文, 。

李亭萱(2012)。愛情分手者接受心理位移書寫經驗與其對情傷復原之影響。國立臺南大學諮商與輔導學研究所碩士論文,未出版,台南。。。

周志建(2012)。故事的療癒力量:敘事、隱喻、自由書寫。:心靈工坊。

洪凱婷(2013)。分手失落者的自由書寫經驗探究。國立彰化師範大學輔導與諮商學系所,台灣。

葉青(2011)。下輩子更加決定/葉青詩集。台灣:黑眼睛文化。

註解

1.本文同樣發表於談性說愛中文網

2.章首 pic credit 

推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