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一旦我們爭執,他就一句話也不說,彷彿石頭一般沒有任何反應,有一種要被丟下的恐慌與焦慮。

在我眼前的時候還好,至少我還可以看到他有一些表情出現,刺激他讓他有一點反應;但假若我們剛好是在不同的地方,line不讀不回,電話怎麼也不接,我都急到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懇求他、對他發飆、好聲好氣,都沒有任何的回應,直到我力氣用盡……除非我像個瘋子抓狂,用一切方法逼迫他,他才會出現一點回應,但那些反應,往往讓我更加受傷與無助,覺得自己對他來說根本不重要。

B: 一旦我們爭執,我就感覺疲憊,覺得若她不懂我,我說什麼也都是浪費唇舌。

我不想面對她的情緒,不想安撫她的不安,我們各自的情緒就是要各自去處理的不是嗎?為什麼一直要我說話,她就不能把自己的情緒穩定下來再說嗎?現在,此時此刻,我就只想好好的靜一靜,讓我的情緒平穩下來,我不想討論也不想現在面對我們的爭執與衝突,但她不是一直在我耳邊喋喋不休,就是不停地奪命連環call,不然就像個瘋子一樣不斷觸及我的底線,非得要我用力把她趕跑不可,就不能讓我靜一靜嗎?

關係中的逃跑者

我們常常都像這樣的伴侶,同在一場爭執中,但常常內心卻上演著不同的劇碼。

在愛情裡,爭執時常更能真實反應著我們自己「愛人」與「被愛」的模樣。我們在與父母的關係中,學會「愛」的方式,我們因為成長的經驗中學到自己是否值得被愛,可以怎麼被愛,然後不自覺的用被愛的方式來愛人……

我們都渴望另一半可以理解我們在愛情中的需求:我想要多少個人的空間,我希望我們一週有幾天可以依偎彼此……但一開始的我們總以為他人的需求應該與我無異,沒想過原來不同的生長環境、個性,會造就我們有如此的不同,以為大家應該都是一樣的。

在關係裡,前者A屬於焦慮依附類型,他是愛情當中的追逐者,渴望被愛,害怕被丟棄,所以一旦不安就急著想要向對方確認「你是否還愛我」。

對後者B的迴避依附者來說,內心時常感到矛盾,明明渴望對方的靠近,但又害怕對方太靠近自己的時候,自己會受到傷害,於是總是想保持著安全距離。迴避依附者在愛情當中往往像一個逃跑者,一旦太過靠近他,進入了他的緊戒範圍,害怕受傷的他就會向後退。與迴避依附者談戀愛,常常會覺得對方有時候靠近,有時候又離得很遠,不確定對方到底是不是真的愛著自己。

理解對方也有他的不安

當我們與伴侶是焦慮依附或迴避依附,該如何去面對內在情緒的衝突,化解兩種完全不同類型的人在交流模式當中的矛盾與誤解?

若伴侶正是迴避依附者,勢必要了解他內心世界的模樣,慢慢地靠近才能讓逃跑者感覺安全,他不再需要用逃避來獲得內心的安全感,因為我們會在他感覺不舒服的時候給予他安靜與安全的空間。而身為他們伴侶的我們才不會被他逃跑的舉動勾起內心的不安,讓我們忍不住追著他跑,反而讓他跑得愈快愈遠。

而身為矛盾依附者,我們更要了解自己的模樣,了解如何在伴侶關係中用我們的方式、用對方聽得懂的方式來傳達我們渴望安全與空間的需求跟渴望,而不只是為了害怕衝突而一味妥協或選擇趕跑對方。

不論是追逐者或逃跑者,我們內心都共有著不安,希望對方可以彌平自己不安的感受。然而,若只專注在自己的不安裡,反而讓彼此都用舊有的模式來應對嶄新的對象與關係。若我們在不安時,也可以理解到對方的不安,懂得用彼此舒適的方式對待彼此,跳脫過去經驗帶給我們的既定感受,我們更能幫自己與對方感受安全與自在。

推薦拜訪

吳宜蓁 諮商心理師

國北心諮所畢業。心曦心理諮商所的創辦人之一,目前為心曦心理諮商所的心理師、淡江大學兼任心理師。踏入心理學的初衷,是為了找尋自己;踏進諮商領域後,發現愛上自己比想像中的不容易,也比想像中的需要「真」功夫。想成為最真的自己,也希望自己能成為一盞燈,照亮在找尋自我的路途中迷路的夥伴們前方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