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閱覽人次:3,466
邱淳孝 諮商心理師

推薦你《曖昧:我們之間,是愛嗎?(電子書)》台大心理系、國北諮商所畢業。目前為心曦心理諮商所的專任心理師、中崙諮商中心兼任心理師。曾經在多所學校服務與任教過,與不同年齡層的孩子與家人一起工作。除了個別諮商,對於伴侶諮商、家族治療也有很高的興趣與投入。推薦你《曖昧:我們之間,是愛嗎?(電子書)

男朋友傳了個訊息說:「可以稍微迴避一下嗎?等等有個砲友要來,怕對方尷尬。」
在客廳當廢宅滑手機滑到一半收到這封訊息,便一把鑰匙和錢包手機往袋子一丟,自己跑去吃宵夜。
只回了他一句:「砲友可愛嗎?」
然後聽男友害羞的說:「很久沒約砲了,有點緊張,是個可愛的男生。」(發照片來)
看到照片後,點點頭,內心os「摁,果然是我喜歡的人,挑菜的眼光不錯」
便自在逍遙去了~

以上是網路上的一篇公開文章,發文的主角是一位女性,她知道男友是一位雙性戀男生,在交往之前就跟自己坦承,他在交往的同時,也可能會跟其他人發生關係。而發生關係的對象,還有可能是位「男生」。

很多人看到這裡,可能心中就會冒出很多os,或忍不住罵道:「她怎麼可以忍受男友偷吃?」「男朋友這麼『髒』怎麼可能跟他在一起?」

但對這篇發文的女主角在文末寫道

「重點是兩個人如何好好的照顧一段關係,而開放式的議題,只是讓我們能和對方更坦誠,包含坦承我們的身體也需要交不同的朋友。」

我愛你,但我還想要別人——談「開放式關係」的可能性- 失戀花園|邱淳孝 諮商心理師

什麼是開放式關係?

幾年前Facebook的感情狀態出現了「開放式關係(Open relationship)這個選項」,指的是,雙方雖然是「在一起」的身分,但並「不限於」單一親密關係。白話來說就是:「我跟你在一起,但我仍能夠接受並同意,你除了我之外,還可以跟別人發生親密關係。」

不同於一般的「偷吃」、「劈腿」,是在伴侶不知道的情況之下,偷偷地開展其他的關係;「開放式關係」是兩個人「在協議底下」,達成的一種共識。所謂「伴侶可以有除了我之外的親密關係」的接受程度,每一對進行開放式關係的情侶,也都有不同的標準。

我聽過的情況有:有的伴侶可以接受去國外旅遊時,找找情色按摩解決一下生理需求;有的伴侶可以接受「性」方面的開放,可以同意另一半「約炮」, 但是僅限於「性」;有的伴侶可以接受另一半找對象,甚至可以有情感的投入,但是必須是自己也「認可」的;有的甚至可以「共享」這位「第三個人」,但是彼此有默契,原本的「原配」是不會變動的。

看到這裡,不曉得會不會有很多人說:「天啊,這也太(淫)亂了吧!」

的確,我覺得這樣子的一種情感模式,是非常挑戰我們傳統價值觀裡頭「一對一關係」的觀念。我們可能會因為價值觀被挑戰,而感覺到我們內在的安全感被威脅,這種會讓我們覺得非常不舒服,甚至對開放式關係會有許多批判。我想那同時也是自己內在有個道德的聲音,不允許自己「越軌」。

我愛你,但我還想要別人——談「開放式關係」的可能性- 失戀花園|邱淳孝 諮商心理師

為什麼要走到開放式關係?

其實在談戀愛的過程中,我發現面對「愛情」,通常人有兩個非常矛盾的需求:

  1. 在感情中追求「獨佔」:會希望在感情中找到一種「獨一無二」的感覺,所以愛情中有「獨佔性」存在,很多存在於戀愛中的「嫉妒」,也是由此而生;
  2. 在感情中期待自己有「很多選擇」:會想同時跟「不同的人」在情感上,在性上有連結。

這兩個看似矛盾的心理需求,也都有演化上生存的意義:「獨佔」,對孩童時期的時候我們是很重要的。我們會期待自己對爸爸媽媽而言是獨一無而二的,因為「佔有」可以確保自己得到的愛,不會那麼輕易消失;而「很多選擇」在演化心理學上,也是為了確保自己能夠有很多機會「繁衍後代」。

問題來了,這兩個「本能」的需求,本身就已經有衝突與矛盾性在。再加上在現代社會中,我們的「道德教育」告訴我們:「感情就是『應該』要『忠一』」,這個「應該」是我們從小到大內化在我們心裡面的道德歸條。所以一旦感情「不忠一」了,那完全是在挑戰我們的道德底線。

因此,許多情侶會走向開放式關係的路徑,除了少數是一開始就已經講好「我們來開放式關係吧!」,大多數的情侶,都是在情感關係發展到一定程度,其中一方開始漸漸發現,原本的伴侶並不能夠100%滿足自己想要的部份,包含性方面的不滿足,或者是情感上的需求,但是原本的關係又很好、不想放掉,而慢慢演變成開放式關係。

我愛你,但我還想要別人——談「開放式關係」的可能性- 失戀花園|邱淳孝 諮商心理師

什麼是理想的開放式關係?

如同前面所說的,開放式關係是建立在「彼此公開、互信、互相尊重」的前提之下所發展出來的一種關係形式。而我認為,開放式關係是非常挑戰彼此信任感的。

最先被威脅到的,其實是「安全感」,也就是前面提到的想要「獨佔」的心情。

如同引文裡頭的那個女主角,她其實也花了好一段時間經驗那種「我的男朋友會不會因為跟別人約炮就丟下我?他會不會更喜歡別的『男生』而不喜歡我?」的焦慮。

這份焦慮,其實是原本就存在於我們每個人的內在,它源自於我們的心裡,那個害怕自己被拋棄的恐懼。

而女主角的男友則是在那過程中,很溫柔細膩地聽了女主角的焦慮,也在過程中,讓女主角感覺到他還是在一個不可動搖的重要位置。女主角才漸漸地願意開放自己的限度。漸漸地,彼此之間反而發展出一種默契與信任感是:「我跟我的另一半中間,可以非常真實且坦承的面對彼此的情感,也同時可以尊重對方的交友空間。」

所以大家有沒有發現,這對情侶之所以可以有一個他們滿意且理想的開放式關係,是因為他們的關係仍舊是建立在「我是重視且尊重彼此感覺」的大前提之下。

我愛你,但我還想要別人——談「開放式關係」的可能性- 失戀花園|邱淳孝 諮商心理師

開放式關係的陷阱

說到這裡,或許有讀者會覺得,我是不是太「美化」開放式關係了?的確,我並非開放式關係的信奉者,但在我的經驗中,我也是聽聞了身邊一些朋友真的以開放式關係的形式,建立起比一般情侶更透明且深厚的關係,才相信這是一種「關係的可能」。

但是在這之中,有幾個非常重要的思考點:

1. 開放式關係是否作為一種「逃避」原本關係中衝突與張力的方式?

其實任何的節外生枝,包含傳統最常提到的劈腿、偷吃;或者是一種比較合理合法的「第三方」,例如:很多夫妻會認為「生了小孩,原本關係的衝突與張力,一切都會沒事」。這些其實都帶著一種「我想找『第三方』來化解我們原本關係中的衝突」的味道在。這也是心理諮商中常常提到的「三角化關係」。

又或者,也有人不願意真正「投入」一段關係,因為在深刻的關係裡頭,是有很多複雜且大量的情感的。例如:當我投入關係時,意味著當對方離開我的時候,我會更痛苦且受傷。所以太親密的關係,會帶來一種巨大的、擔心自己被遺棄的恐懼。

因此,可以思考,開放式關係,是一種「可能性」?又或者是一種,逃避我們內在情感,以及關係焦慮的一種手段?

我愛你,但我還想要別人——談「開放式關係」的可能性- 失戀花園|邱淳孝 諮商心理師

2. 是尊重,還是不得不,甚至是一種威脅?

我也聽過一些慘痛的例子是,提出「開放式關係」的一方,其實是帶著一種「要嘛你就接受我跟別人發生關係,要嘛我們就分手」,其實言下之意,是希望對方就照著自己的意思去做。在這個過程裡頭,其實忽略了對方的感受與主體性的。

反過來說,接收方聽到對方想要開放式關係,可能也會陷入一種掙扎與痛苦是:「如果我不答應對方,會不會他就會不喜歡我,或者我就會失去他?可是真的要我答應,我又沒有辦法真的接受,他跟別人發生關係…..。」

在這樣的情況之下,我認為「開放式關係」的這個選項,已經偏離了原本的初衷與本意:「在互信、互重的前提下,尋找一種新的關係可能性」

所以作者推崇或鼓勵開放式關係?

因為我聽過許多開放式關係的例子,其中也不乏一些「成功案例」。有時看著這些「非主流道德底下的開放式關係」,有著很不錯的關係品質,這時候如果對比起傳統上「一對一的關係,但情感關係已死,甚至衝突不斷」的關係,甚至是那些「背著另一半偷吃,最後帶來背叛跟更大傷害」的關係,我開始思考,開放式關係又何嘗不是一種關係的可能性?

同時間,我也認為在成熟的開放式關係中,能夠「公開透明地坦承自己內在的感覺」,對自己誠實,也對另一半誠實,且能互相尊重彼此,我覺得也是一種需要高度成熟的成人才能做得到的事。

因此,如果是你,你會不會接受開放式關係呢?

這個問題我想可以先回到自己身上,問問自己。以我為例,當我誠實地面對我自己的感覺時(而不是因為社會的道德觀與標準),我認為感情中的「獨佔性」對我而言,仍是非常重要的。我願意為了這段一對一的關係,去忍受一些在關係中不滿足的感覺,甚至放棄其他的可能性。

對我而言,是不是要採取開放式關係,已經不是最大的重點了。重點是,我希望能夠誠實地面對我自己內在的情感,誠實地面對我的親密關係。在一個尊重對方,也重視自己的感覺的前提之下,活出一段關係中原本的樣子。對你而言,這是不是也是重要的呢?

願,我們每個人,都能夠更誠實地面對自我,建立一段真正滿意且親密的關係。

推薦你

邱淳孝諮商心理師談曖昧
曖昧:我們之間是愛嗎?(電子書)

陳俊欽精神科醫師談 放不下

陳靜怡諮商心理師談 三角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