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們有緣再相遇
你是否還是當年的你
那一刻我會對你說什麼
也許問你當時快不快樂

如果‧‧‧‧‧‧該有多好? - 失戀花園│李介文 臨床心理師

如果‧‧‧‧‧‧該有多好? – 失戀花園│李介文 臨床心理師

偶爾會有幾次,開車恍神了,突然發現開到了你家附近,這就是心理學所說的「自動化行為」吧?也對,這段路不知道走過幾次,已經內建在我腦中的地圖裡了。

「欸!巷口開了一家新的早餐店!」、「欸!這裡變好多喔!」,不知不覺的與你對話起來,感覺很熟悉,但此刻在車上,卻空曠到彷彿可以聽到自己的回音。

這是一種好奇怪的感覺,有點像一個人出了車禍,昏迷了十年,醒來之後看到的世界:一切好像一樣,但一切都不一樣。突然好期待,在下一個轉角,會遇到你熟悉的笑臉,聽到一句熟悉的「你來啦?」。

這樣的期待,終究沒有發生。

在這裡經歷的每一件事,似乎都是這麼美好,美好到足以讓我忘記當時我們為什麼分開。

這就是回憶犯規的地方,一段已經停止更新的回憶,終究只能活在過去,供人們憑弔,供人們想像,會使人產生一種錯覺,如果回到過去,似乎可以改變什麼。

現實是,我們回不到過去;現實是,就算回到了過去,我們也很有可能做同樣的事;現實是,過去就是過去,就算此刻復活,也很快就會死去。

我開始覺得,每一對戀人,在分手的那一刻,彼此一定都有說不出的苦衷。

即使是劈腿的人。

是的,即使是劈腿的人。

這樣的人,承載著性格中的不穩定、不負責任、追求刺激,在分手的那一刻,也為了這個性格而付出了應有的代價。

所以,在愛情裡,其實沒有所謂的失敗,只是到了一個「我覺得不行」的地步,我們的愛無法再活下去罷了。

如果該有多好

科學家說,在宇宙的另一個地方,存在著一個跟地球一模一樣的星球,存在著一個一模一樣的我,一模一樣的你,只是,非常遙遠,距離大約是10的29次方公尺,這個一模一樣的人,下一步的行動,可能會跟我不一樣。

如果真的有這樣的星球,我會祈禱,在那個星球裡,那個跟我一模一樣的人,能夠好好的面對與那個一模一樣的你,好好面對愛情裡的問題。

如此,我們的愛活在過去,也活在每一個未來。

推薦你

李介文 臨床心理師

一個會讓學生有「我最近感情遇到困擾,好想找你聊聊」的老師,一個會讓朋友有「你講話怎麼可以又賤又中肯又催淚」的心理師,一個會讓觀眾有「你怎麼可以長的這麼好笑、唱歌這麼療癒」的吉他歌手。線上和介文聊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