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閱覽人次:947
楊雅筑 諮商心理師

國立臺北教育大學心理與諮商所畢業。目前為心曦心理諮商所心理師。
曾有過一段衝撞的成長期,特別能感同身受人生階段中經歷理想破滅、重整的撕裂與沈重,因此想在親子及伴侶間的情感依附關係上多加耕耘,協助人們看見彼此渴望連結的心、也看見自己強韌的內在力量!

不論是主動分手或是被動分手,可以肯定的是這都是一個失落、也一定是很難受的過程。
你一定會感受到許多的悲傷和痛苦,這都是非常自然的反應。
那到底要悲傷、痛苦到什麼時候,才會好起來呢?
關係的失落除了帶來悲傷和痛苦之外,還有沒有別的?

(推薦你:陳俊欽精神科醫師談走不出來放不下,那就提著吧!

如果,失戀有一份禮物,你會覺得它會帶給你什麼樣的禮物?它是一個包裝精美的禮物?或是一個令人避之唯恐不及的炸彈?它帶給你什麼好的?什麼不好的?

失戀可能是一個連續性過程中拼拼湊湊、吵吵鬧鬧、柴米油鹽醬醋茶等等累積堆疊出來的最終結果,但這過程中所發生的一切,難道沒有他的意義嗎?

在失去關係的這段過程中,我可以怎麼判斷我已經從這段關係的失落中好了、復原了、我走出來了?

關鍵是從失落中找到意義

在Neimeyer(2005)的研究中指出如何從失落中復原,有一個新的關鍵:我如何認知失落與悲傷(我怎麼想)很重要。簡單的來說,若能從失落經驗中找到意義,這能夠準確的預測正向的適應結果(復原)。(推薦閱讀:分手心理學CH11:說不出口的複雜性悲傷

失戀還不夠痛苦嗎?這到底有什麼意義?

有時候失落就像是一個重創,打破一切原本你視為理所當然的、你計畫好的、你以為人生就是這樣的事,像是「我的人生就是這樣了」、「我想沒意外的話我們就會一直在一起吧」、「這就是我的生活阿」,它迫使我們必須回到原點,重新思考我們的人生、我的價值和意義等。

如果失戀是一份禮物 - 失戀花園|楊雅筑諮商心理師

失戀的意義哪裡來?個人觀點很重要

意義重建被視為從失落復原中一個非常重要的核心任務(Neimeyer, 2005)。

關係失落中的意義重建,將人們視為自身生命故事的敘事者,就像一個說書人說自己的故事,而說書人如何看待這個生命故事非常重要,因為說書人的觀點和詮釋,會很大的成分影響這個故事情節的走向。

例如:桌上放著一個裝著半杯水的杯子,有的人會說「這裡還有半杯水」,有的人會說「這裡只剩半杯水」。同樣的客觀物件,在不同的詮釋中,帶出截然不同意義。

敘事主軸如何建構,端看說書人帶著什麼樣的觀點來看他的人生故事,而這些故事又帶給他什麼樣的意義。

有的人將生命中的危機視為終點,好像一輩子都被這件事毀了、停滯不前了;有的人將生命中的危機視為轉機,似乎人生可以在這個轉折處做一個大盤點、重新出發。(推薦閱讀:單身暖心提案!一個人,依然精彩!

而關係的失落,也會為不同的人,帶來不同的意義。

有的人辛苦勞碌經營婚姻一輩子,在失去婚姻後,不知道自己是誰,似乎對他而言,待在婚姻關係中,不斷的奉獻和付出,讓他成為一個好人、一個好伴侶、一個好父母,使得當這段關係失去後,他變得什麼都不是,因為他再也無法依附著另一個人來定義自己是誰。

或是有的人在這段關係中得到許多的關心、寵愛、照顧,這些關注讓他覺得自己有價值、很重要、被看見,而失去這段關係似乎也失去了那些支撐著他讓他覺得有價值的一切事物。

如果失戀是一份禮物 - 失戀花園|楊雅筑諮商心理師

另外,也有一些人總是被另一半的忙碌忽略,不論生活瑣事、工作雜務、家務、心事等都無法使另一半停下來照顧他、陪伴他,最後他也忘了為自己發聲,因此這段關係的逝去,似乎也迫使他,重新正視自己的需求、自己的人生,對他而言什麼是重要的,到底什麼是自己想要的、喜歡的、不想要的、不喜歡的,看見自己需要被照顧的部分。(推薦閱讀:恢復單身以後,請你重新和自己相遇

由此可見,這個關係失落的過程,迫使敘事者重新創作一個新故事,或找到一個新聽眾來說一個新的自己的故事。

那你呢?你怎麼看你的故事?

每段關係的逝去都有它的故事,但你可以決定你要怎麼說這個故事。

它可以讓人痛哭流涕、讓人破涕為笑、也可以使人又哭又笑。

你可以在當中繼續載浮載沉、也可以從一片汪洋中看見開闊嶄新的可能。你可以不只是做一個說故事的人,你也可以是你人生意義的建構者、建築師;當然你也可以帶著這個新視野,在充滿浩瀚可能中,揚起帆探索你人生的新島嶼。

如果,失戀有一個意義,你願意試著看見它帶給你什麼禮物嗎?

參考文獻

Neimeyer, Robert A. (2005). Grief,loss, and the quest for. meaning. Narrative contributions to bereavement care. Bereavement Care June 2005.

推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