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話語在我心迴盪,你在的地方即是故鄉。」曾經溫柔的承諾,ㄧ旦成為了難忘的過往,不僅生活留下了空白,內在的靈魂彷彿也是。

當曾有的美好不再

「一起回到我們最美好的時光」是大多數情侶的心願,但長遠相處必然會面對到彼此的差異,當血淋淋的事實讓美好不再,無論是「分開或相守」,都不會讓人滿意。

多數人都無法輕易接受,曾在生命中重要的人,轉眼間變成了過客。於是,即便關係走到了最後,表面上說好從此分開,卻可能在心裏留下一個缺,期待能夠未來再次相愛。(推薦閱讀:分手心理學CH06:分開再愛?

然而,無論是靜靜地等候,或不計代價的挽回討好,甚至運用手段脅迫對方屈服……,這些行為本質上都偏離了愛,直到耗盡了最後一絲力氣,才在痛苦和虛弱中警醒;意識到煎熬的拉扯,只是讓雙方更加受傷,無法讓時光倒帶。

好聚,難散?如何與恐怖情人和平告別 - 失戀花園|才煒民諮商心理師

犧牲自我——讓人感覺到的是一種幸福還是脅迫?

對有些人來說,情愛不只是生命中的一縷煙火,他們願意在關係中犧牲自我,甚至把尊嚴和權力完全交托出去,擔任關係「先滿足對方,自己才能幸福」的角色。

如果另一半習慣扮演犧牲的角色,內心很可能渴望著對方的肯定,或彼此的關係更加親近。

這種「情到深處,愛到生死相許」的犧牲,儘管聽起來淒美,卻可能造成對方無法招架的壓力。試想,面臨分手的時刻,彼此其實都感到疲倦或受傷,如果用犧牲的姿態來延續關係,其實無法改變彼此相處的品質,甚至讓對方感覺到「我無法回應你對我的愛,接受你的愛讓我像是個壞人」進而讓人產生想逃離的壓力。(線上觀看:總是害怕你會離開我——追求者的心中小劇場

一個人選擇討好,究竟是愛,還是降低內心的焦慮?恐怕自己也不清楚。

沒有天生的恐怖情人

媒體上常見為情傷人的不幸報導,卻很少探討恐怖情人的心理狀態。如何讓情人接受分開的事實,而非變得恐怖失控?我想我們需要從被分手的感受談起。(推薦閱讀:心理師教你如何判別恐怖情人

一個失去了所愛的人,生命彷彿失去了目標,感覺內心空洞,生活失去了目標和價值。半夜的時候無法入睡,獨自安靜地躺在床上,淚水不自主滾滾而流。無力改變事實的挫折,讓人「悲憤交加」難以成眠,產生「自己不重要、不被愛、被遺棄」的感受。

此時,生氣、自責、懊悔、悲傷…許多的情緒一下子湧上。「情緒」就像是動畫《腦筋急轉彎》( Insight out )般,以不同的人格樣貌在腦海中私語,讓人陷入一種不穩定的狀態。

這時候的語言和行為容易反反覆覆,也許一下子會回頭嚴厲地批評自己,又試圖用低姿態挽留對方;下一刻,卻又想要掙脫這段痛苦的關係,或突然暴怒怪罪他人…但無論是消沉抑鬱的傷害自己,或氣憤暴怒的指責他人,大多數人都不喜歡處在這種狀態,會設法壓抑情緒,轉移注意力。

好聚,難散?如何與恐怖情人和平告別 - 失戀花園|才煒民諮商心理師

用憤怒來填補疲倦的身心

恐怖情人缺乏面對壓力、挫折的彈性,無法將重心轉移的新的生活目標之上,全心鑽研失去的單一原因(實際上需要考慮多重的因素)。這樣的行為模式,容易導致長期的失眠,使一個人的腦部功能變差,變得焦慮、多疑、失去同理心,更容易懷疑生氣。

於是,在不穩定的關係中,讓他更容易去怪罪、控制伴侶,來減少內心的不安和焦慮。

特別在得知過去的伴侶有了新對象,內心堆滿的委屈和失落,就彷彿乾草堆被點燃一樣,瞬間化為一把滔天怒火,讓人不計後果代價地,設法脅迫、控制甚至傷害曾愛的人。

我們總以為如此一來,就能平復委屈和失落,但事實上「得不到的關係,便毀滅它,摧毀彼此」這種想法只會導向自我毀滅。

當一段愛結束,無論是自傷或傷人都是糟糕的選擇,但比起前者的失魂落魄、抑鬱消沉……,沉浸在憤怒中,更能讓人短暫脫離失愛的絕望,就像吸食毒品般讓人感覺到生生不息,獲得一時的目標感。

「一切都是對方的錯」當一個人用憤怒填補心中的空洞,很容易扭曲了思考,如:「你利用我,讓我受傷,所以我要傷害你!」

這股憤怒,讓原先受傷的人可能為此精神振奮,規劃超乎道德良知的行動,試圖威脅拒絕自己的他,企圖使得對方屈服,達成目的和報復。這種一心滿足自己的慾望,不顧他人感受的思維,近似於反社會人格 (Antisocial personality disorder) 的特質。(推薦閱讀:當深愛變成殺害:恐怖情人要的到底是什麼?

好聚,難散?如何與恐怖情人和平告別 - 失戀花園|才煒民諮商心理師

分分合合,好比很多層次的傷害,不如休息等待花開

如果兩個人都花盡了心力溝通,仍舊無法尊重與面對彼此的差異,不如協議的短暫告別。儘管關係中的壓力會讓人想逃避,但這時候若突然消失,恐怕會加強對方的不安,反而讓那些「控制或犧牲討好」的行為變得更瘋狂。

爭執後,那些密集聯繫和大量訊息,都反映了一個人的不安焦慮,建議清楚堅定告知對方自己的疲倦,需要時間和空間整理情緒。一面引導對方回頭修復自己的受傷,一方面也重新調整對彼此關係的期待。(推薦閱讀:分手後還能當朋友嗎?

畢竟,兩顆疲憊的心都需要休息,不需要有誰再去討好,做出立即改變的承諾,或看似偉大自我的犧牲。

每個人恢復安全和信任的時間並不相同,維持表面和平的關係,恐怕只是醞釀下次的風暴。

分開,是為了彼此破碎的心修復,等待彼此得到充足的休息時,恢復了安全感和自我價值時,終究會想起如何去愛人,甚至有機會去原諒曾發生的傷害,再次相信他人及接受被愛。

寒冬中的你,也剛跨過一年的尾聲,期許那些百感交集的回憶都能被好好珍藏,不再沉浸於逝去的過往。新的一年,給自己一個新的盼望和期許,在此刻此刻,好好醞釀新的開始。(推薦閱讀:單身暖心提案:一個人依然精彩!

推薦你

走出諮商室的心理師,陪少年從監獄、法院、醫院走回家的路。 從事戒癮/司法心理工作,相信好的休閒乃是最佳良藥,希望以簡單輕鬆的方式,為充滿毒性的社會帶來樂趣。

過去曾是舞者、有健身習慣,熱愛攝影,喜歡翻山跨海穿越森林尋找奇花怪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