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在今夜的夢裡,你可以變成一種動物,你希望變成什麼動物?怎麼會想要變成這種動物呢?前幾天受邀去參加《夢鹿情謎》(On Body And Soul)的電影試映(以下無雷),瑪麗亞(Alexandra Borbély飾演)在屠宰場裡擔任新來的品管員,和屠宰場的老闆安德烈(Géza Morcsányi飾演)重複做一模一樣的夢,兩個人都夢見自己是一頭鹿,在迷霧的森林裡找脆嫩的青草吃,夢境唯美而夢幻,現實冷峻又血腥(是不是很矛盾~),一明一暗、一虛一實,深得我心!

最近剛好在做夢境的研究,覺得這個夢境相當有趣,除了兩個人做的是「同步的夢境」(Synchronous dreams)或許意味著某一種共時性(synchronicity)[1](p.156-162),最讓我感興趣的是──為什麼不是別的動物而是鹿?

為什麼不是別的動物而是鹿?

例如電影為什麼不叫做《夢豬情謎》(算了這樣的話可能沒有人要去看)、《夢馬情謎》(我絕對沒有想到佛洛伊德和他的小Hans)或是《夢皮卡丘情謎》呢(就決定是你了!皮卡皮卡)?

於是我上網稍微搜尋了一下有關於鹿的象徵,突然有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

夢鹿情謎:如果可以,你希望什麼出現在今晚的夢裡? - 失戀花園|海苔熊 心理學家

夢鹿情謎:如果可以,你希望什麼出現在今晚的夢裡? – 失戀花園|海苔熊 心理學家

夢境的隱喻:鹿的意象

鹿,其實有非常多的象徵和隱喻,其中我覺得最有趣的是下面幾個:

• 脆弱而且善於逃避:鹿是一種相當脆弱的動物,尤其是母鹿,被攻擊的時候幾乎只有逃跑一途(畢竟沒有頭上的犄角可以攻擊)。

• 敏感細緻:因為幾乎在創造角色的時候沒有點任何的防禦力,全部都投資在敏捷(AGI),任何的風吹草動都可以很快覺察到,有可能是因為太過敏感了,總是覺得有人要傷害自己。

• 神秘、有智慧的引導者:你可能會覺得這個象徵太過唬爛了,不過給大家兩個例子,一個是魔法公主裡面的山神,另外一個是哈利波特在森林裡面遇見的發光的鹿,某種程度上他們都是神性和智慧的象徵(尤其是「角」的意象,經常與智慧連結)。

互相測試,又彼此傷害的愛。

再回到這部電影,這些象徵如何和電影串連起來呢?

這是一部相當榮格的電影,很多隱喻與夢境,黑暗與光明,慾望以及被壓抑的慾望等等。我想先簡短說明一下劇情,你可以在閱讀劇情的過程當中,練習嘗試看看把劇情跟前面的象徵嘗試銜接起來(以下有雷)。

夢鹿情謎:如果可以,你希望什麼出現在今晚的夢裡? - 失戀花園|海苔熊 心理學家

夢鹿情謎:如果可以,你希望什麼出現在今晚的夢裡? – 失戀花園|海苔熊 心理學家

瑪麗亞,一個性格詭異、個性鮮明的人,除了在人際交往上非常的古怪不合時宜,有一點像是「機器人」(Autism)[2]的狀況,不知道怎麼和他人正常的互動,例如古板地遵守食品法的規定、講話簡短而且冷漠等等,還有一些非常特殊的堅持、一些強迫的傾向(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OCD)[2],例如杯子要靠著牆壁放,拖鞋必須要並排,整齊地置放在床鋪或者是浴缸旁邊,甚至連餐盤裡面的咖喱飯與炸物像是用尺量過一樣擺放得相當整齊。她也會定期和心理師談話,心理師一直想要轉介她給「成人心理師」,可見得這個心理師可能是在她青少年的時期就開始談到現在的,也有可能是她現在的狀態仍然停留在小孩一般的心理年齡。如果你對「怪怪的情人」有興趣,可以參考《戀愛這種病》或是《搞定怪咖情人》這兩本書[6-7]。

她有超強的記憶力,甚至可以記得兩人見面至今的每一句話。也因為這樣,往往在不恰當的對話之後,她會回家拿樂高玩偶,試著重現對話的場景(這一幕有點像在做「樂高認真玩」或是「沙遊治療」)。

安德烈,是一個左手殘廢的屠宰場老闆,瑪麗亞一進工廠工作後,他就對她有好感,然而兩個人在電影當中的話往往對不上盤。不是安德烈拒絕瑪麗亞,就是瑪麗亞拒絕安德烈,他們彷彿像是「互相測試」一般地想知道對方是不是真的是自己所愛的那個人,互相測試卻又彼此傷害(來阿!來互相傷害阿!)。

安德烈的好基友耶諾瓦利告訴他,瑪麗亞不希望別人稱呼她的本名,但他還是叫他瑪麗亞,瑪麗亞問他說:「你朋友沒有跟你講不要叫我這個名字嗎」,安德烈回答:「沒有。」——安德烈似乎透過這種方式,來測試對方心中的底線、以及自己是不是對方心中那個特別的人(如果自己是特別的人,這個原先會讓她惱怒的稱呼,她可能不會生氣)。

有一次安德烈很笨拙的和瑪麗亞示好,留了手機給她,並且問她是不是也可以留手機?瑪麗亞回答:「我沒有手機。」安德烈覺得很挫折。不過後來瑪麗亞又打電話過去,跟他說「我有手機了。」——是有多虐心,不要玩觀眾XD!

由於於兩個人一直在做相同的夢境,有一天安德烈提議兩個人乾脆一起睡覺,可是當天他們都睡不著,只好起來吃東西。兩個人漸漸培養了感情,但是笨拙的互動能力讓他們處處碰壁。某次瑪麗亞再提議今天晚上一起睡,但是當時他在他的女兒旁邊,他當然敷衍沒辦法答應。瑪麗亞一直沒有辦法得到他的愛,終於在某一天,於家中的浴室當中放熱水割腕。——(扶額)但後來,劇情又出現了急遽地轉彎⋯⋯。

脆弱的人,往往是害怕受傷的。

一方面想要靠近彼此,令一方面又不相信自己是真正值得被愛的。

我的感覺是,這兩個人在感情裡面都有矛盾依戀的傾向(anxious-avoidant attachment)[3-4],一方面想要靠近彼此,另外一方面又不相信自己是真正值得被愛的。安德烈一直覺得很自卑,因為自己缺了一隻手、年紀又很大了,覺得自己沒用了;瑪麗亞一直覺得不會有人愛他,可能是因為自己的人際能力不好,或者是一直以來對於性和慾望的了解認識比較少。於是,他們只能在夢境裡面,用非常隱晦的方式和對方交歡。

就像是敏感的鹿一樣,他們經常需要擔心被別人攻擊、經常需要逃跑、每當被攻擊的時候,就會躲到滋養而充滿涵融的湖邊,或者是各種危險交雜的森林。但不論如何,兩個人都沒有真正開始溝通,而是不斷用躲藏的方式,來讓對方追尋。

夢鹿情謎:如果可以,你希望什麼出現在今晚的夢裡? - 失戀花園|海苔熊 心理學家

夢鹿情謎:如果可以,你希望什麼出現在今晚的夢裡? – 失戀花園|海苔熊 心理學家

脆弱的人,往往是害怕受傷的,那像雪地一般看似冰冷的外表之下,可能潛藏著極大的恐懼和擔心,擔心被拋棄、擔心被討厭、擔心是不是如果我多愛一點,就會多吃虧一點?然而在這樣的擔心之下,倘若能夠看到另外一頭也和自己一樣敏感的‭鹿,在雪地裡面翻著挖出鮮嫩的綠葉給自己吃,那種被照顧和呵護的感覺,也是無以復加的溫柔。於是,最後一通電話,開啟了一個改變的契機……

你的夢境裡,隱藏了什麼樣的你?

夢境,其實是一種補償。

那些你沒辦法實現的慾望,不可觸及的幻想,都可能在夢裡面實現;那些一直以來困住你,讓你無法向前的躊躇,讓你不斷逃避的恐懼,也有可能透過夢境,指引你一條從未想過的路徑。而「同步」的夢,則代表潛意識希望我們把注意力放在什麼上面[1](p.162)。

夢鹿情謎:如果可以,你希望什麼出現在今晚的夢裡? - 失戀花園|海苔熊 心理學家

夢鹿情謎:如果可以,你希望什麼出現在今晚的夢裡? – 失戀花園|海苔熊 心理學家

以電影裡面的這個夢來說,他們兩個人需要面對的課題就是「愛」。
不論是殘破敗壞的屠宰場老人安德烈,或者是個性詭異、特立獨行的少女瑪麗亞,勢必都要通過愛,才能完整自我[5]。於是他們跌跌撞撞地相戀,顛顛簸簸地互相傷害,最終終於摸索出一條路,兩人終能在內在靜謐深邃的森林裡漫步。

當你能夠在夢境迷霧的森林裡,遇見那那個被你遺忘的自己時,或許你也能遇見,那頭屬於你的、有著智慧的犄角,低頭喝水的鹿。

或者退後一步看,這電影裡面的每一個角色,都是一個「巨大的人」內在的陰影。不論是偷「發情藥」嫁禍他人的人資經理的耶諾瓦利(象徵罪惡、缺乏自信)、愛泡妞的桑多(可能象徵性慾)、看似強勢卻脆弱的安德烈(可能象徵男性的陰柔部分)、看似柔軟卻古板堅強的瑪麗亞(女性的陽剛部分)、緊張焦慮的心理分析師等等(用理性和專業來掩飾自己的恐懼)等等,都有不足與黑暗的一面,但也有源源不絕的能量在流轉。

可是正是因為不足,我們才踏上追尋之路。

當你能夠在夢境迷霧的森林裡,遇見那那個被你遺忘的自己時,或許你也能遇見,那頭屬於你的、有著智慧的犄角,低頭喝水的鹿。

夢鹿情謎預告片

延伸閱讀
[1]Hall, J. A.(2006)。榮格解夢書:夢的理論與解析(Jungian dream interpretation : a handbook of theory and practice)(廖婉如譯)。台灣:心靈工坊。
[2]Foster, J.、Joy, M.(2017即將出版)。辦公室怪咖型錄(The Schmuck in My Office: How to Deal Effectively with Difficult People at Work)。台灣:商業周刊出版。
[3]Murphy, B., & Bates, G. W. (1997). Adult attachment style and vulnerability to depression. Personality and Individual Differences, 22(6), 835-844.
[4]DiTommaso, E., Brannen-McNulty, C., Ross, L., & Burgess, M. (2003). Attachment styles, social skills and loneliness in young adults. Personality and Individual Differences, 35(2), 303-312.
[5]李佩怡 (2009)。 生命整合之道-榮格思想為二十一世紀人類提供的洞見(一)。諮商與輔導(288),頁 31-34。
[6]岡田尊司(2017)。戀愛這種病:解讀自我與對方的人格,診斷愛情的現在與未來(張婷婷譯)。台灣:時報出版。
[7]Johnson, B.、Murray, K.(2008)。搞定怪咖情人(Crazy Love:Dealing With Your Partner’s Problem Personality)(柯乃瑜譯)。台灣:印刻。

海苔熊 心理學家

『先穩住自己,再穩住關係!』台大心研所畢,彰師大諮商輔導所博士生。專長領域:兩性關係、親密關係、社會心理學、正向心理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