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分手後,我彷彿身在霧裡,不知如何走出去……

前陣子和交往7年的男友分手了,精神受到很大衝擊。我和他交往過程中幾乎沒有吵架,因為我們都是比較壓抑的性格,相信卸除情緒的理性溝通才是有效的相處方式。分手原因是當時我的家人健康出狀況,他則是工作遇瓶頸,我漸漸感覺沒有過往那樣無話不談的親密感。後來理性的找他聊聊,他卻很乾脆地說那分開吧。我嚇傻了,失去理智拼命挽留,但沒有用。兩天後我覺察到自己被情緒控制,冷靜下來後,我告訴他,雖然不捨,我尊重他的選擇。分開幾天後朋友告訴我,在街上看見他和另一個女生在一起。我終於崩潰大哭,冷靜後,我發現我需要一個答案。於是鼓起勇氣打給他,他坦承說那是女友。 之後我放任自己崩潰大哭了一整天,才覺察到壓抑了多少情緒。現在想到他時,我會縮起腳趾、屏住呼吸。我試著溯源,這是小時候被同學排擠時出現的反應,我想那是出自被拒絕的恐懼。 那些情緒及情感的波動都是真實的,偏偏我像身在霧裡,不知道該怎麼走出去。我擔心我的理智是不是讓我真正的感受出不來,但不知道怎麼做才能釋放那些非常深層的悲傷。我該怎麼更了解自己呢?

「理智」面具,讓真實自我愈來愈遙遠

王醫師:親愛的妳,妳透過文字將痛苦徐徐展開,彷彿是走進治療室的個案,透過自己的聲音,勇敢地解下紗布揭開傷口。 正如妳分析的,想到痛處時還是會「縮起腳趾、屏住呼吸」,這樣的反應是新的傷痛喚醒了舊的傷口。而舊的傷口也許是小時候的回憶,但之前可能還有更古老而還沒記起來的傷口。

人的成長往往比想像的辛苦。

一個在還不知道世界有你我之分的新生命,是需要被主動了解的。因為被了解,因為他們的心靈被看到和聽到,他們才得以確定自己的存在,也才有信心坦然朝原先生命的藍圖邁步向前。 然而,如果不幸地,這個尚未擁有足夠自我的生命,他/她的需要沒被看到,反而被迫去接受外界的要求,甚至是面對傷害或被傷害的危險,這個生命也就不可能自在地成長出原來應有的面貌,而不得不發展出一整套自我防衛組織,像面具一樣將真實的自我永遠包裹起來。

這個虛假的自我或人格面具將繼續存在未來的生命裡。它可能長得像沉重的盔甲,卻因為幾乎是天生存在,自己也就不曾感覺到重量。就好像妳形容自己個性「理智」、「相信卸除情緒的理性溝通才是有效的相處方式」,這對別人來說十分沉重,妳卻不以為意。 所以就像妳說的:「我和他交往過程中幾乎沒有吵架,因為我們都是比較壓抑的性格」,也影響了妳對這一切的理解方式,譬如妳不會認為自己的理性是讓對方對這段關係感到困惑的原因。對方或許也有一定的理智面具,但隨著情感發展,他對兩人關係有更親密的需要,卻因為妳比他更厚重的面具,而有意無意地忽略了。 在這樣人格面具的情況下,真實的感覺愈來愈遙遠,甚至所有的即興及創造力都在猶豫當中被抹殺了。偶爾遇到讓自己整個人格組織都動搖的危機,卻也碰觸不到那些因為危機而牽動的情感。 然而,如果愛情會帶來痛苦,會觸動人格面具深處的真實自我又一次的崩潰,是不是我們不要太讓任何情感接近自己,問題就能解決了?

恭喜妳受傷了,起身尋找自己的感覺吧!

這個答案當然是否定的。相反地,我要恭喜妳受傷了。因為曾投入一段關係而受傷了,妳才會記起自己所有的一切情感需要,包括悲傷及親密的需要。 釋放出深層的所有感受,確實是自己必須面對的人生功課。 只是,當妳問起「該怎麼更了解自己」時,問題本身就陷入了死胡同,因為這個問題的解決從來都不是來自「了解」。了解屬於理智層面,是妳擅長的,甚至現在用文字寫出的一切都只在理智層面,沒有真正幫助。 妳要說服自己:盡可能拋開理智吧!妳不用擔心自己失去理智,這輩子只有「太理智」,而從來沒有是「太失去理智」的瘋狂。如果有一天瘋狂變成妳的能力,妳隨時可以讓自己情緒瘋狂,這些問題也就解決了。 投入自己的感覺吧,投入自己生活裡所有的機會!這段愛情的喪失雖然讓妳感到十分痛苦,卻也讓妳終於又暫時恢復了感覺。透過這樣的痛苦,妳的感覺也會慢慢活過來,讓自己的人格面具慢慢融化。 如果這樣的做法還是讓妳猶豫,不妨找一個成長團體去探索自我,甚至找一位夠深厚的心理治療師或其他可長期抱持妳的人。不管是哪個方法,起伏跌宕的過程終究還是不可免的。 恭喜妳,因為這樣的痛,妳開始踏上尋找自己的第一步了。

推薦你

劈腿心理學:劈腿者要的到底是什麼?(線上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