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記得在大二的時候,人格心理學的課談到一個故事:某個落後的國家,民眾普遍教育程度非常低,一直以來當地的政府都很苦惱,直到一個心理學家發現,大家雖然不讀書,可是每天都會聽廣播。於是,他們就透過線上廣播的一些課程,增加當地民眾的教育和知識程度,大有所成!於是,這個故事被寫進課本裡面,當作「心理學家參與大規模社會改造」的例子。

那時我心裡閃閃發光,嚮往自己也想要變成這樣的心理學家,所以發憤讀書,一直到有一天我終於認清一個事實:體制內的心理學訓練,無法達成我的夢想。這講起來有點複雜,所以我想邀請大家來看下面這張圖:

想像一下上面的藍色圈圈是心理系畢業的大學生,往後如果要念研究所,就會進入灰色的領域,你可能會走兩種不同的方向,右邊是往研究的路線,左邊是往實務的路線(當然也有人兩邊一起做)。翻譯成一般人了解的語言,右邊就是不斷地寫論文、在期刊上發表、變成教授然後不斷地升等——到最後,一輩子看過你論文的人,可能就是那幾十個同溫層(右邊的紅圈圈)。

儘管這個工作很重要,畢竟是知識上的開拓者,可是一輩子都住在象牙塔裡面並不是我要的。

選擇左邊的心理學家雖然可以實際和每一個活生生的人接觸、深入了解並且操作某一個學派領域的技術,有幸進入一個人的生命陪他走一段旅程等等,但就像是在沙灘上面撿海星,諮商的效果除了需要花漫長的時間,能夠支付費用的人也非常有限,大概就像是左邊那個黃色圈圈裡面的人一樣多,這也不是我想要作為志業的事。

我由衷希望心理學專業人士除了能夠做上面這兩件事情之外,也把心力放在藍色圈圈上面——也就是推廣我們心理系的學生所知道的知識,並且讓更多的人可以擁有這個禮物,他們不用花高額的諮商費用、不用讀艱澀的學術論文語言,同樣也可以讓心理學進入他們的生命。

所以我開始在網路上寫文章,也很僥倖獲得了一些關注,但靠我一個人的力量是不夠的,所以我們聯繫了在黃色圈圈裡面的治療師,邀請他們把在諮商室裡面陪伴個案的經驗,轉化成容易閱讀的語言、講座;我們也邀請了紅色圈圈裡面的學者,請他們授權研究量表、測量,將他們熟悉的專業知識寫成白話的文章,讓更多需要的人使用和看見——這就是花園的雛形。

幫實習生上課:培養小小園丁

幫實習生上課:培養小小園丁

這項工作對我來說也是一個巨大的挑戰,因為弄得好兩邊的人都會想要加入,但弄不好,兩邊的人都會討厭我,偏偏我又是一個很怕被別人討厭的人,儘管在這樣的情況下,我還是堅持做這件事情,是因為我認為心理學是一個貼近大眾的學問,我希望,有一天台灣的心理師和學術研究者,能有不同的出路,而不是只躲在黃色和紅色圈圈裡面。

可想而知,一路上走得相當辛苦,但每每我感到挫折的時候,我就會想起在那個荒蕪土地上的心理學家,用廣播影響了整個國家的居民,每一張黝黑的面孔,每一張因為多認識自己、多認識這個世界,而感到喜悅的臉龐。想到這裡,好像就有一點點力量,可以再為這塊土地做點什麼。

說多了(拭淚),最後,如果你對心理學有興趣,我想伸出手邀請你一同來灌溉這塊土壤,一起看見內在的發光,在知識上成長!

花園招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