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走了以後,如何面對傷痛?談喪子溝通的四個步驟

文章日期:2019-04-14觀看人數:382人

如果你的伴侶《我們與惡的距離》裡的喬安一樣,不敢面對過往,該怎麼辦?

其實,在溝通之前,你得先靜一靜,看看自己要的究竟是什麼?

我們總是帶著「害怕衝突的防衛」,我們想傳達自己的心意,但又害怕對方的拒絕、否定。

我們太害怕了,以至於時常擔心自己的聲音、意見和想法被批評,因此我們保持著防衛的審視,仔細搜尋對方的每句話是否帶有否定、帶有侵略、帶有負面的評價,即使對方帶著善意姿態前來,我們都會感到困惑甚至是質疑,就如同劇中,昭國帶著諮商師的引導前來,想藉由「關係中某位成員的改變,去改變關係的互動模式」,著實是衝突關係互動中常見的一幕,特別在伴侶關係裡。還好,昭國表明行為背後真誠的意圖後,喬安放下了他的防衛,也開始去面對彼此關係的家庭功課。如何避免衝突的溝通,也許你可以:

  1. 適當的時機:在情緒穩定時,選定兩人彼此可以的時間、空間,有一個安心的開場
  2. 彈性的傾聽:聽懂對方話語中的正向意圖,並核對;對負向批評的停損(抱歉,這些我們暫時先不討論)
  3. 真誠的表達:簡潔明確的表達自己的想法,並保持討論、選擇的空間
  4. 設立界線:設立明確的界線,給予選擇的可能(這個我目前無法達到,我們是不是能先……,或下次再討論)

看到喬安在昭國的鼓勵及陪伴下,在後續幾集漸漸打破冰冷的面具,開始流露封閉已久的情感。從兩人來到電影院的門口、進到電影廳,封藏已久的記憶片段歷歷在目的重「再體驗」,身體不由自主的緊繃、不適產生的「過度警覺」,以及走不進去片廳「迴避行為」,以及那句令人痛心的「我過不去」,體現了喬安當下心裡那深刻的創傷反應。現在,懊悔的喪子悲慟後封閉的一切,即將要被敞開,而傷口也才開始有機會去療癒,關係才有機會展開修復,哀悼的歷程終於要真正開始。

事件的傷痛,不會隨著時間而完全消逝;斷裂的關係,卻可以隨著情感的連結再次修復。不管是逝者或生存下來的人,只要你願意努力,都有重新建立連結的機會。

#我們與惡的距離 #溝通 #喪子
作者介紹

王順輝 諮商心理師

商品數量:0

文章數量:3


蛹之生心理諮商所專任諮商心理師、國中兼任輔導教師。相信,多元是為了讓不同聲音和信念能並存,諮商不是為了治療,而是讓人有機會好好說出內心的聲音,相信自己的聲音也是值得存在的。喜歡在諮商、帶領團體中看見人的情感真實流動,有情緒的地方就有故事,好好讓眼前的人說出自己的故事,才有機會看見生命,也讓生命看見自

你可能會喜歡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