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你老愛替別人付出與著想?心理師帶你了解「濫好人病」

文章日期:2023-06-26觀看人數:2772人

「我總是把家裡打掃好,把他明天要穿的衣服燙好,我男友的需要我都放在心上,在乎他的需要比我自己的重要。」

「只要朋友說需要幫忙的地方,基本上我都會答應,我不太能夠拒絕。」

你是否也經常像上述的狀況一樣,讓別人的需要總是優先於自己的需要呢?

別人的需要總是放在前面

有些時候,我們總是為別人想得更多、更細膩,把身邊的人打理的服服貼貼、家人要我的未來做什麼我都照做,連路上出現老太太要過馬路,我也是第一個搶先去做。

別人的聲音和需要,像是一種在洞穴中無止境的回音,無法忽視也無法抹滅。

但這就像是一種蠶食鯨吞的過程,好像要將自己切成一萬份,去餵食身邊的人們,但總是需求大過於供給,擔心再怎樣餵食他們都不夠,也害怕自己某些地方再也無法長出來、失去了復原的能力,也不相信自己能夠保全擁有完整的自己。

你知道嗎,害怕感受情緒,也讓你失去了情緒。

很多時候感到沮喪,好像沒有人能夠理解自己的疲憊、好像情緒穩定的人才是好的人,於是不斷的告訴自己不能生氣也不能掉眼淚,因為沒人會看見和為你疼惜。以至於內心裡頭,常常塞了許多垃圾卻倒不出來,垃圾的腐臭讓你迴避感覺,至少無感會讓自己好過一點,漸漸地也開始遺忘了自己是有感覺的。

藉由不斷付出得到肯定,滿足匱乏的自己

這樣的你,或許是覺得因為在自己的世界裡,實在太匱乏渺小了,所以常常藉由為別人付出,換來對方給自己的肯定和感謝,這逐漸的也成為一種價值,甚至是一種光環,它賦予了某種神聖的角色,一個不斷照顧他人的好人,好像為別人多做了一點,就會讓自己好一些。

「活在別人的期待裡,是種安全的方式」,但是成也是期待,敗也是期待,自己貌似成為了一隻變形怪,在不同人的面前活出不同的自己,可是當只有自己一個人的時候,卻感到迷失。

而當你問自己:「我哪裡值得驕傲?」、「如果死了誰會為我惋惜?」這些問題時,卻往往答不出來,那些光亮自己真的好難去看見。如同在暗夜中微弱的星星,即使黯淡無光了也沒有其他人會發現,這樣的沮喪成為了一股暗流,一直潛伏在自己的身體裡。

該如何停止自己慣性的付出

如此一直習慣為他人付出的你,還可以如何停下來呢?

不妨試著先感受一下自己,當拒絕別人的時候,你的感受是什麼?是什麼讓你覺得「不應該」拒絕別人?

是不是一些「習慣性的罪惡感」呢?當你停止付出時,內心就會開始自責自己是沒有價值的?

原本為別人奉獻是件美好的事,但當變成一件不得不的壓力時,好像有些奉獻就成為了一種犧牲,沒有選擇。

「算了!都做了那麼多還是沒有用,可能我真的是個不值得讓人喜歡的人吧……」

如果「自我的價值」,來自於努力做了些什麼,去換來他人的感謝和肯定,那麼當這些掌聲停止了,好像那些努力也付之一炬,不值得一提,甚至對那些未給你肯定的人有了怨懟。

「我都為你做了這麼多了,你怎麼都沒看到?」

「你不幫我做些什麼也就算了!我為你做了這麼多,連一句感謝都沒有嗎?」

很努力的做,努力的想被看見,就算是別人一句小小的道謝也感到心滿意足。

但是,你的努力真的不值得由自己來稱許一番嗎?你的付出難道不能因為自己的「希望」和「想要」而做嗎?如果不是對方的要求,而你賣血換肝、拼了命的付出,期待換來對方的回應,似乎也是拿著自己的期待當作權柄,要對方為你負責。

聽聽自己內心的聲音,你真的「想要」做嗎?還是你覺得「應該」要做?你想要為「自己」做?還是為了「交換」什麼而做?

當付出可以有選擇時,別人才不會踐踏你的真心,視之為理所當然;你對自己可以更有控制感,因為自己的價值可以由自己給予。他人的回應對你來說,也只是附加的禮物,但記得真正的珍珠,是自己!

當你可以不為『別人的期待』而活時,也才放下了別人要為『你的期待』負責的期待。

#罪惡感 #付出 #濫好人 #自我肯定 #需要
作者介紹

蔡羽柔 諮商心理師

商品數量:2

文章數量:7


蛹之生心理諮商所專任心理師,諮商學派為阿德勒取向,重視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也需要好好學習在自己與他人的連結當中活出自我,不過度涉入他人的界線,也不將自己的責任形成他人的負累。喜歡在關係當中發現不同面向的自己、也喜歡和他人一起創造溫潤美好的時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