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情願地道歉,比不道歉更傷人!5個關鍵讓你的「對不起」更真誠

文章日期:2022-09-06觀看人數:146人

有時候不情願地道歉,比起不道歉還更傷人。

在開口之前,先嘗試感同身受,真實地經歷對方的難過,有感覺之後再說。

當心愛的東西被丟掉或被送人會有多麼難過,丟掉的或許也不只是物品本身,還丟掉了彼此之間的尊重等等。

關於「失去東西的心情」以及「不被尊重的憤怒」,很多作者都有類似的共鳴,我這篇文章想要用兩個故事,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談這個問題。

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回來的爸爸

國中的時候,我為了參加某個餐飲學校的比賽,到國文老師家作客。老師在廚房準備羅宋湯材料的時候,我和她的小孩阿明在房間玩變形金剛(沒有記錯的話應該是大猩猩版的柯博文),那個玩具本身不但可以二段變形,還可以和另外一架機體合體。

我:「誒,你看這裡有個卡扣,表示它可以打開來⋯⋯」

明:「不要,我不想打開⋯⋯」

我:「打開的話有機會和另外一隻機器人合體,這樣你也不要嗎?」

明:「不要,這樣就好了。」

他把柯博文緊緊的抱在手裡,像是在抱小熊布偶一樣。當時我一直不懂為什麼他不想要冒險試試看——直到後來我們坐在雙人床的下舖,聊起了柯博文的「出身」,我才知道柯博文原來不只是柯博文本身。

「這是我爸在出海之前買給我的。我跟你講,我爸很厲害喔,我們有一次去海邊比賽閉氣,我爸可以在水裡憋很~~~~久都不用起來換氣!」

「很久是多久?」

「比宇宙無敵超級久還要久一千萬倍那麼久喔!」阿明說,下巴翹得老高,一邊旋轉玩著柯博文的猩猩手。

「我已經兩年沒看到我爸了。他說等我長到跟這條線一樣高的時候,就會帶我出海!你看我還差多少?」他把身體靠在牆上,雙手捧著科博文放在頭上,墊腳尖想要增加自己的身高。比柯博文高一點的地方,牆壁上有一個鉛筆刻痕,用歪歪扭扭的字體寫下「出ㄏㄞˇ」。

「大概還差一個半的柯博文喔!」我說。

「那哥哥你等一下煮的菜我要吃很多,這樣才可以趕快長大!」

「很多是多多?」

「比宇宙無底超級多還要多一千萬倍那麼多喔!」

比賽那天,一邊切洋蔥的時候,我才從國文老師的口中得知,阿明的爸爸早在一年多前就在對岸重新組家庭了,別說出海了,就連他會不會回來看阿明都不知道。我想到阿明那張可愛的臉,還有拿著柯博文放在頭上那個期待的表情,心一揪,鼻頭一酸,問老師說,等到阿明長到跟那條線一樣高,那該怎麼辦?

「唉,春草如有情,山中尚含綠啦!以後等你談戀愛就懂了。」不愧是國文老師,講跟沒講一樣,雖然我有聽沒有懂,但不知道為什麼,還是眼眶泛紅,一定是因為洋蔥!那是一個搜尋引擎還不發達的年代,我回去把這句話,用0.38的鋼珠筆抄在我淺藍色的小手帳上。

從那天以後,我突然明白……

有些東西不只是東西而已,它代表的甚至也不只是回憶,還有許多無形的、疊加在上面的情感。

然後我也才知道,那天我在那個孩子面前說:「這樣子你就沒有辦法看到柯博文和另外一隻機器人合體了耶?你確定不要變變看?」

這其實是我的需求,而不是孩子的需求。會不會在那個孩子的心裡,有一些事早就已經看清了。只是,他多麼希望一切都沒有改變……坦白說,我真的不知道。

當對方的手中握著一個心愛的東西或回憶的時候,如果你沒有把握能夠好好善待,那麼就把空間留給他們。並且不要把自己的需求或以為,投射在對方身上。

對方珍視的物品上,往往蘊含著更多無形的情感
對方珍視的物品上,往往蘊含著更多無形的情感

那麼,如果不小心把它弄壞了怎麼辦?

那天,他把人家孩子撞到重傷

我記得研究所的時候,我們剛好有一群人在做道歉和原諒(Apologize and Forgiveness)的研究,老闆分享了一個他朋友的故事[1]:

「去年夏天,大概也是這個時候左右,我們有一個同修來找師父,全身發抖。一問之下才知道原來他駕車不慎,把一個大學生的左腿撞斷了。這個同修是一個蠻成功的企業家,那個大學生他們家就他一個孩子,那個孩子之後可能行動都會受限⋯⋯一想到要去面對大學生的父母,可能會被罵得狗血淋頭,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所以才來找師父。

遇到這種事情,師父也不知道怎麼辦,唯一能夠做的事情就是和幾個同修陪著他,一起到大學生家裡道歉。那天,我們幾個人在大太陽底下扛著一盒水果禮盒,在大學生家樓下對面的公園裡,坐在花圃旁邊演練著上去要怎麼道歉。師父要我們觀想,倘若自己是那個大學生的父母,孩子才剛上大學不久,就被一台車撞斷了一條腿,往後還有幾十年的大好光景,可能會因此受到影響,我們內心會升起什麼樣的感覺?

然後我們幾個人就在樹下坐了四個小時。

我已經忘記那四個小時是怎麼度過的,只記得過程當中,那個企業家同修從顫抖、哭泣、到嘆氣、深呼吸等等⋯⋯。

進到大學生他家,那同修一個字都沒有說,就直接跪下。不是那種八點檔會出現的跪下,而是從那個氣氛當中你可以很明顯的感覺到,他有一種很深很深的懺悔。那次的氣氛的確不是很好沒錯,要我再經歷一次我絕對不想要。但幾年之後,這對父母還有那個孩子,和那同修成了好朋友,一直到我同修癌症化療的那段時間,那個大學生一家人都還去幫忙照顧。

我們這些搞心理學的,常常在想有什麼道歉的方法是真的有用的,許多研究都說能夠同理對方的感覺是關鍵,但如果你是那個冒犯別人的人,經常會被困在那個『想要對方原諒自己』的焦慮當中。

只不過,當你在想『到底怎樣講對方才會原諒你』的時候,其實你已經沒有站在對方的位置想了。」

原來,真正的道歉並不在於你做了什麼,而在於你是否能夠感覺到對方的痛苦。

當你聚焦在自己的痛苦,逃避感受,那麼對方大概也很難感受到你的懺悔。

如何真誠地說道歉?

我記得之前聽哇賽心理學指出,一個好的道歉,關鍵在於:

  1. 真心誠意的懺悔(Remorse and empathy):把自己放在對方的鞋子裡,去感受那個感覺有多痛苦(可以參考前面的例子)。
  2. 提出具體的補償措施並且實踐(Restitution):以前面的例子來說,就是提出補償金額、還有後續的照護方案等等。不過重點不是出一張嘴,而是真的有實踐,有時候誠意是展現在行動裡面的。

通常很多人在道歉時,都會立刻跳到第二點,但是沒有第一點的支撐,第二點反而變得諷刺,搞得好像受害者用某種補償就可以收買一樣,不只這個道歉本身變得廉價,連同這個關係,也會變得一文不值。

受害者內心可能會想:「難道我們之間的關係,就只值得這樣?」甚至會陷入一種矛盾——如果我不接受道歉,會搞得好像我很難搞;可是如果我接受了道歉,不就承認了這件事到此為止?那我所受的那些傷,到底算什麼?

「大多數人的道歉,是為了得到一些東西,而不是給予一些東西。」——心理學家Jeffrey Bernstein[2]

除了前面的兩點之外,他還指出,一個真誠的道歉還蘊含幾個重要的關鍵:

  1. 用「我」來開頭(Acknowledgment):代表你願意對這件事情負責。這也是為什麼,當對方說出「對不起嘛!」的時候,你不但不想原諒他,還會更生氣。
  2. 劑量很重要(dose-effective):根據不同情境調整你道歉的程度,過度反應或者是反應不足都可能會讓關係更糟。
  3. 選擇適合的時間(time-appropriate):通常道歉距離事發的時間越近越好,不過有一些被冒犯的人,需要自己靜一靜的時刻。但無論如何,都不要期待對方會立刻原諒你。

Again,當你聚焦在自己的痛苦,你就無法感受對方的痛苦;當你無法感受對方的痛苦,所有的道歉,都只是虛假的雲煙。

願我們都能夠珍惜身邊,那些曾經原諒過你的人。

延伸閱讀

[1]事隔多年,記憶有限,如果看了之後有感動你的部分,那就是我老闆講的;如果有講不好的部分,應該就是我寫得不好。

[2]Bernstein, jeffrey. (2021, December 6). How to Make Your Apology More Meaningful:Most Apologies Fall Way Short of Being Heartfelt. Here’s How to Make Them Count. Psychology Today.(對於道歉和原諒的研究有興趣的人,可以參考更多心理學家Michael McCullough的著作。)

#原諒 #道歉 #感同身受 #聚焦痛苦 #真誠懺悔
作者介紹

海苔熊(程威銓) 心理學作家

商品數量:3

文章數量:87


失落戀花園企業培訓講師、英邦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公關總監。在多次受傷之後,我們數度懷疑自己是否失去了愛人的能力,殊不知我們真正失去的,是重新認識與接納自己的勇氣。台大心研所畢,彰師大諮商輔導所博士候選人,是一種結合可愛與可口的動物。著有《在怦然之後》、《暖傷心》、《對愛,一直以來你都想錯了》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