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i你到底欲要啥?——《天橋上的魔術師》中的性別元素

文章日期:2021-03-30觀看人數:138人

  在開始本文之前,我想我要先說明一件事:這部劇藉由帶有魔幻感、介於虛實之間的手法來貫穿各個角色的渴望或不可得,尤其待會要聚焦的第6、7集;所以後續的觀點可能讀者也會有不同的詮釋與聯想,但這也剛好是這部劇耐人尋味的地方。

以下含有《天橋上的魔術師》嚴重劇透,斟酌觀賞

  首先光是曾經導過《女朋友.男朋友》的楊雅喆導演,以及整部劇劈頭就出現的創新髒話「幹破恁老爸爛屁股」(筆者不確定是否為創新,但在使用臺語的環境從未聽過)對比於常見的「幹恁娘」來得更引人注意,也多少添加了性別權力位階翻轉的意味。

《天橋上的魔術師》故事場景在已被拆除的中華商場,Nori(左一)及弟弟小不點(左二)及爸媽是在商場賣鞋的店家。(「天橋上的魔術師 公視影集」粉絲專頁提供)

Nori的夢想與慾望

  來到本文重點,第6、7集的題名分別為「影子」與「火柴」,此二者為對比;當Nori嘴硬地回魔術師自己不想保留那些物件時,虛幻的手法又出現了,Nori的影子俯身撿起了一隻髮簪;最後魔法師給了Nori火柴,要他看見夢想。在心理學裡陰影時常象徵著我們所不敢面對的事物,這份恐懼可能不只是我們發自內心的嫌惡,也有可能是因為我們百般想得到,卻礙於身處環境的限制而不敢面對的慾望。

  問題來了,Nori要什麼?Nori毫不遲疑地答:「我的夢想是得冠軍、上臺大!」魔術師冷不防地回:「那是你的夢還是別人的夢?」後續Nori母親被問到知不知道Nori夢想什麼?母親也是不發一語,呆愣在那。

當Nori媽媽被問到Nori夢想是什麼只能呆愣在一旁當Nori消失,Nori媽媽四處尋找Nori時,遇見了魔術師,而魔術師反問她是否知道Nori的夢想,媽媽只能呆楞在一旁(「天橋上的魔術師 公視影集」粉絲專頁提供)

  然而,我們不只能看到片中環境,時不時有人欺侮同性戀(或劇中所述不男不女的人),就連Nori都多次調侃疼愛的弟弟是不是「咖啊」(台語字:坩仔,khann-á)(咖啊這詞筆者始終不知源頭,但也是從小聽到大的詞彙,劇中翻作同性戀)。其實Nori也是第一個目擊小八受性別霸凌身亡事故的人,在一個被設定成如此舉足輕重的角色,為何Nori不是報警,不是翻供證明「小八不是因爲廁所地板老舊溼滑而摔倒致死」?(此與2000年發生在臺灣校園的葉永鋕事件,有幾分相像,想探究的讀者能自行查詢。)

  透過鏡頭,我們不難發現雖然Nori也把「咖啊」這種對非異性戀的嫌惡掛在嘴上,但他正是那個看著小八翩翩起舞的人、那個看見小八父親哭喪:「你不要回來啦,不要回到這個無情的地方來啦,走!」而垂著頭、掉頭走的人。我不確定Nori是有幾分渴望能像小八一樣翩然起舞,但我知道他鐵定是失望透頂了。

  繼續深究下去,那個出現在閣樓卻未露臉的「白色狐狸精」是誰?那樣子地翩翩起舞。導演未讓該人露臉,假如Nori秘密地將門縫塞起來,而未有他人上樓的話,可以合理卻大膽地猜測穿著那長裙起舞的「狐狸精」就是Nori本人。因為弟弟找人來解鎖Nori的「櫃子」才發現那些媽媽遺失的首飾,而那櫃子藏的是Nori最秘密壓抑的渴望吧。

Nori的祕密是什麼?

  當化妝的小八被霸凌致死,當櫃子被打開,躺在櫃子點起火柴試著看見夢想的Nori失蹤了(片中象徵去99樓追尋夢想了)。有那麼一些線索,試著告訴觀眾Nori是有秘密的,或者Nori過去有些什麼未在鏡頭下明演的情節:

一、有人說,不能跟Nori一樣被收為觀音的契子,因為打耳洞會不男不女。

二、有人在尋人啟事上羞辱Nori「死人妖」。

三、有鄰居買彩券議論著太全能的Nori有「一種缺陷」。

四、三姑六婆耳語變裝與不男不女時,被Nori母親聽見憤而扭打。

五、魔術師告訴母親錯誤解讀的「帶(女)朋友」回來,其實就是Nori本人。

在Nori上了99樓後,Nori媽媽整天忙著尋著自己兒子的下落(「天橋上的魔術師 公視影集」粉絲專頁提供)

  以上透過對白,而未演出的故事,我不知道Nori是否做了?何時做了?何時被發現?但最後母親的視角似乎為故事做了交代,母親憤而為扮觀音跳鋼管的男性發聲,錯視成Nori快樂地跳著;穿著制服,躺在櫃子內,跟Nori有著一樣的姿勢,彷彿理解了、接納了、留住了Nori的願望。

  說了這麼多,或許我們沒有人能知道Nori到底要什麼?這樣一個才氣橫溢的男子想要什麼?只知道他回不來「回不到這個無情(性別不友善)的地方」!看完這篇的你,或許也有種遺憾、憤怒、失望,為何我不能寫出(或導演怎麼不拍出)Nori怎麼了。

  沒錯,只要這世界仍不夠友善,我們永遠不會知道那些人怎麼了!那些小八、那些Nori、那些葉永鋕、那些鷺江國中楊同學⋯⋯

此文謹獻給那些等不及我們更友善的靈魂

#夢想 #自我認同 #性別認同
作者介紹

王鎧倫 諮商心理師

商品數量:2

文章數量:1


尼采(Nietzsche)說:「只有知道自己為何而活的人,才能承受所有如何生存的問題。」生活中的苦痛無所不在,只有當我們看清楚為何選擇或「不得已地」承受現有的痛苦而未逃脫時,我們才能重拾自由的感受,拿回生命的自主權。我擅長於陪同性/性別困擾的人們一起前進,並且實踐著如何承受主流文化壓力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