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的傷,本不該只讓你一個人去扛

文章日期:2019-04-14觀看人數:1657人

你有沒有這樣的的經驗?

很想一起面對困難阻礙,可是最後,要不覺得自己孤立無援,就是覺得無人能懂不如一人擔下的感覺?

或許不僅只在《我們與惡的距離》裡,關於家庭及親密關係的互動有展現這樣的心情樣貌,在我們的生活當中一直都上演著如此戲劇化的情節,只是因為每個人都在自己的角色劇本裡,除非靈魂出竅,不然大概不容易察覺自己正在這樣的狀態裡,直到孤單、罪惡、焦慮等感受強大到一個人的自己辛苦也痛苦,甚至可能對於自己沒有支援而憤怒埋怨。可是,為什麼你明明不想一個人,卻仍然得要一個人呢?又或者明明想要一個人,卻仍然埋怨一個人呢?

  • 可能是,你並不是不想一起,也不是不喜歡,只是害怕脆弱無助的自己會因為靠近後的冷靜(漠)對待或者激動(怒)反應而受傷
  • 可能是,你不再對自己在關係中的表現有任何把握,為了避免再因為自己而傷害了重要的人,不知道除了隔離自己之外,還能怎麼樣。
  • 可能是,你需要消化的依附創傷太過強烈,甚至常常有「整個世界都瓦解了」的崩裂感,讓「有人和我一樣」並且「願意和我一起」支撐與重整的信任跟著同步解除了。
  • 可能是,你從未感到有資格被愛,尤其發現自己可能是唯一的幸福時,「笑」與「愛」成了一種奢侈,帶著愧疚罪惡與自責,想用「一個人」來彌補成全

因為不知道還能相信誰,也沒有信心自己還有機會可以翻身重來,當面臨整個世界即將毀滅般的衝擊時,李媽媽從兒子殺人、先生酗酒的自責無助中,看見家中唯一還有機會重來的希望,李大芝。

李大芝被賦予一個高度的期待,就是要獨自好好活著,所有的過去不能提起也不需要記得,就好像硬生生給生命貼上一個新的劇本。對李媽媽、李爸爸和李大芝都是,為了繼續活著,痛苦的困惑的壓迫的,都只能用工作、喝酒、美好想像來逃離。

捉迷藏弔詭:如果躲得太好,會不會永遠也不會被找到?

人的記憶能力就是這麼奇妙又討厭,當面對難過與傷害時,我們再怎麼希望一切都沒發生過,也都深刻地記著,無論在生活中的某一個畫面,或者是入睡後的夢中情景。這些是不是也是你生活上的寫照?所以你一而再、再而三地,好難再相信世界和這個人,因為傷害太大到需要告訴自己不能太相信,也不能太放鬆,因為有太多不可預知的,無法招架的,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突然出現。

如果你就在這樣狀態裡,我想這時候的你是躲起來的。小時候都有玩捉迷藏的經驗,躲是為了讓另一個人來找,在被找到的同時會有一種既生氣又開心的曖昧情緒,生氣是因為被找到了不能再躲了,開心是因為有人發現自己了。沒被找到的則會有既開心又孤單的感受,開心自己躲的技術很好,孤單躲的漫長過程裡只有自己一個人,心裡可能還會想著是要躲多久。但……

如果躲得太好,會不會也有可能是沒人知道你在哪裡呢?

人生有太多的過不去,日子已經夠辛苦了,就別讓自己一個人過日子吧!

不放手父母:如何救回失落的自己?(線上影片)


不放手父母:如何救回失落的自己?(線上影片)

情緒樹洞 - 記錄情緒,埋藏秘密

情緒樹洞 - 記錄情緒,埋藏秘密

#我們與惡的距離
作者介紹

李亮慧 諮商心理師

商品數量:1

文章數量:3


蛹之生心理諮商所專任心理師及中區社福機構特約心理師。看起來年輕的「騙呷」樣貌,在心理這塊領域的工作經驗也默默累積了好幾張A4。喜歡演講和團體時的自由發揮與同在,也喜歡諮商時一次只要注意一件事,就是坐在我眼前的這個人、這對伴侶或親子,在諮商的過程中能夠從不斷找答案的過程發現自己、接觸自己及相信自己。推

你可能會喜歡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