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對錢感到厭惡嗎?其實你和金錢的關係,反映了你和自己的關係!

文章日期:2022-06-16觀看人數:219人

你缺的不是錢,而是安全感。

我認識一個「害怕賺錢」的人。我第一次跟她談起這件事情的時候,開玩笑地說:「妳不喜歡賺錢,那要不要把妳手上的Case都給我?」奇怪了,怎麼會有人「害怕賺錢」?

細究之後,才發現原來她對於金錢有一種特殊的情結⋯⋯

你和金錢的關係,也反映了你和自己的關係。

墨蘭從小在眷村家庭長大,家裡面行軍事化管理,父親非常嚴格,母親百依百順,而家裡的經濟都是靠父親,父親時常會在喝醉酒回來時,衝進房間把大家都打一頓,甚至連在洗澡的時候,也都可能會被破門而入。

墨蘭有一陣子很害怕,甚至還去五金行買了可以栓門的鎖,弄在廁所浴室的門上,但爸爸畢竟是練家子,一掌還是把門給推開,她買的門栓和螺絲也都掉在了地上⋯⋯。

從那天以後,不僅吃飯、睡覺在害怕,連洗澡都要一隻腳踩在門上才敢洗(不知道你有沒有辦法想像)。

內心的恐懼遠遠大於實際的傷害

如果你過去有類似的經歷,並且連滾帶爬地活到了現在,大概你也會給當時的她一個建議:「趕快經濟獨立,離開家裡。」

這個方法至少可以減少傷害,但第一個條件是需要時間才能夠達成的,墨蘭一直到大學二年級,都要靠家裡的支撐才能夠支付學費等等,就算是辦就學貸款,也要爸爸簽名、看爸爸的臉色;而打工雖然可以補貼生活費,可是大學的房租以及雜費還是得跟家裡拿。

後來有一年暑假她回家,一開門看到地上都是水,還有地板上跳來跳去的珠鱗(金魚的一種),滿地的水草和破裂的三尺缸,跟一個怒氣沖沖的爸爸,她本來轉身就想關門離開回學校宿舍,但看到在沙發上哭泣的媽媽,就跟梁靜茹借了勇氣,衝上去抓住爸爸的衣領大吼:「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們、為什麼!!!」

神奇的是爸爸沒有動手,只是很冷冷地說了一句:「沒有為什麼,就是因為我生你養你、我是你爸!你這麼有種,就不要拿我的錢,在外面餓死也不關我的事!」

原來比憤怒更可怕的是漠然。

那天以後,她再也沒有拿過爸爸的一分錢。一個人兼著三份打工,最苦的時候一個禮拜吃一條吐司、一條泡麵,我剛認識她的那段時間,去逛超市時她還會跟我分享哪一家泡麵的CP值最高(每公克/價錢,因為沒有置入所以大家可以在留言自己分享)。

面具與代間傳遞

每個週五晚上是我們最快樂的時候,因為那時我們打工地方的老闆,會請我們去吃南機場夜市的米粉湯當作宵夜,每次點都一整桌,花枝沙拉貴爆,但我們三個人就吃了三盤。當時的老闆也是軍人退伍,長得一副像鍾馗的樣子,可是面惡心善,人很nice,心裡面根本住著一個海綿寶寶。

「同樣是軍人,為什麼差這麼多?」她問我。

「一碗米粉湯養百種人,身分跟個性不一定有直接關聯。有的人因為個性選擇了適合的職業,有的人因為職業所以戴上了某種面具,還有一些人,面具戴上去之後,就忘記要怎麼拿下來了。或許你爸爸是最後一種?」我說,那時候我還不認識榮格說的Persona ,現在想想年輕的我真的是睿智(?)

後來她媽媽跟爸爸分居,才輾轉從媽媽口中得知,原來爸爸小時候也生長在一個家暴的家庭,當初父親也是被爺爺打到離家,還有一次躲在大水溝裡面過夜,全身都被蚊子咬,那時候奶奶在水溝找到他,第一件事情不是安慰,而是責罵:「你知不知道,你這樣讓我們多丟臉!下係下井!不想回來就不要回來!」

這段話就像是Covid-19病毒變種,在他心裡面存下了轉化,再吐給他女兒墨蘭。

上面這樣的故事你可能在很多地方都看過,但對當時的我來說是很震驚的一件事——那是我第一次在課本以外的地方看到「家暴遺傳循環」(當然也有機會在某一代停下來)。

而且我萬萬沒想到,這一段經歷會影響到墨蘭和錢的關係。

「我開始做設計之後,除了公司的Case之外,還會有一些朋友的『幫忙』,也會有一些什麼演講活動之類的邀請我去分享,但我從來都不跟他們收錢,並不是因為我覺得這個專業不重要,而是因為我很害怕,如果我收了他們的錢,我就要被控制了。

不拿錢我可以要做不做沒關係,要不要按照他們的想法修改也可以看我的心情,純粹就是幫忙的性質『做公益』,但如果我拿了錢,就算是一兩千塊,我也會覺心裡面很不安。」墨蘭說,我差點就要說出慣老闆的台詞:「那你可以隨便幫我畫一個Logo當我們podcast的頻道標誌嗎?」

你厭惡的可能不是錢,而是錢所帶來的「控制」
你厭惡的可能不是錢,而是錢所帶來的「控制」

「有一段很長的時間,我去提款機領錢都還是會有一種很厭惡的感覺,尤其是去郵局的提款機,我會想起當年我在讀書的時候,每一次都要去郵局領錢來付房租。然後接著也會想起,我就是因為這幾張臭紙,才必須忍氣吞聲,一直受到控制。」她說,幸好現在因為防疫還有科技發達,大多時候都是用電子支付。然後我也才赫然驚覺,每次我們兩個一起出去吃飯、買飲料,如果商家不支援電子支付,她都是請我先付錢,然後事後轉給我。

原來很多時候我們對於某件事情的抗拒,其實抗拒的並不是那件事情本身,而是那背後所牽連著的其他東西。

直接面對那個「背後你害怕的東西」是一個方法,暫時不面對,繞路過去也是一個方法,生命總會找到自己的出口。

其中一個出口,就是把故事說出口。

在今天的節目當中,我們邀請到跟我一樣聽了很多故事的——歐馬克,讓我們一起來聊聊如何透過聲音來陪伴彼此,還有他如何從一個又一個的故事當中,用「聲音」找到自己的賺錢之道。

延伸閱讀

#安全感 #控制 #恐懼 #家暴遺傳 #代間傳遞
作者介紹

海苔熊(程威銓) 心理學作家

商品數量:3

文章數量:84


失落戀花園企業培訓講師、英邦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公關總監。在多次受傷之後,我們數度懷疑自己是否失去了愛人的能力,殊不知我們真正失去的,是重新認識與接納自己的勇氣。台大心研所畢,彰師大諮商輔導所博士候選人,是一種結合可愛與可口的動物。著有《在怦然之後》、《暖傷心》、《對愛,一直以來你都想錯了》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