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恐懼症:看似不負責,其實想負的責任非常多

文章日期:2021-12-17觀看人數:8547人


結婚要負擔的眾多責任,是你畏懼而不敢踏入婚姻的因素嗎?

婚姻恐懼症:看似不負責,其實想負的責任非常多

「我覺得結婚很複雜,不是我們兩個人的事而已,還有雙方家長,結的不僅僅是兩個人,是兩個家,所以我還沒準備好要結婚……」

C與女友已經交往10多年,兩人自適婚年齡起,不斷有家族的長輩提醒結婚,但C總是告知周遭長輩「Next year」便會結婚,碰到孤鸞年或是逢9的歲數等,傳統上不適結婚的年度時,C都會悄悄鬆口氣,因為該年度可以正大光明地回應這個話題。

但隨著年齡增高,即便旁人沒有詢問,「什麼時候結婚?」卻也變成C內心的待解題。終於這個話題被帶入筆者的諮商室,「我知道我有點害怕結婚,一直想盡辦法拖延,我想其實我不夠愛她,或是說我已經不像以前那麼愛她了,已經沒有結婚的衝動……」C已經用某種負心漢的口吻在介紹自己,我不用學李組長皺眉,但我的經驗告訴我,「事情並不單純」。

「你對婚姻的看法是什麼?」我說。

「我覺得結婚很複雜,不是我們兩個人的事而已,還有雙方家長,結的不僅僅是兩個人,是兩個家,所以我還沒準備好要結婚……」C說著聽起來皆為合理、且都是常聽見的對婚姻的顧慮。

「你對跟小涵結婚的看法是甚麼?」我說。於是又有幾週我們的談話都在幫C將擴散至家族的焦點,聚焦到兩個人的關係,及以前所經驗到雙方的感情品質。

「現在我發現小涵跟我很適合,但我覺得經濟穩定度對婚姻生活很重要,貧窮夫妻百事哀不是嗎?」除了C的家境還算寬裕的現實線索外,根據我對C的了解,似乎又感受到他很努力地再度找藉口,以成為對外界解釋的合理理由。

這正是價值考驗法的好時機,去協助C澄清「經濟焦慮」是否是阻礙婚姻的真正理由。「假設你今天去買了大樂透,很幸運地中了頭彩,這樣你就能夠安心的結婚嗎?」

C覺察到自己的矛盾,大笑與大力地搖頭說道「嗯!中頭彩還是不會結婚。」談論至今,聽起來所有外在環境能準備的,C皆已規劃、準備,亦儲備著相關能力去因應婚姻生活的可能難題,也排除了一般個性不適合、對象不夠愛的選項。

你對婚姻的看法是什麼?

究竟是婚姻裡的什麼讓C卻步?我認為是時候再問一次「你對婚姻的看法是什麼?」也許恐怖的是「婚姻」這兩個字本身,不是面對他即將要做的事、也不是要跟他一起攜手的對象。

「我覺得結婚久了的夫妻,是衝突的、是冷漠的,吵一樣的事情,吵不出所以然,然後對彼此開始冷漠……反正婚姻裡的夫妻毫無熱情可言,而我可以預見我跟小涵正往這個方向走。」

其實C這段的敘述與描繪,大部分皆非我們討論過的他與小涵相處的樣態,而這樣的結論我想是由他認識最久的婚姻──「父母的婚姻」總結而來,我請他描繪C爸C媽的婚姻,果不其然與他這段描述完全吻合,當然C說著說著也就發現了。

看似不負責,其實想負的責任非常多

原來這個貼著「不負責任」標籤的男人,想負的責任還真不少,諸如伴侶關係、家族關係、契合程度、婚後適應……而且冷靜分析的C,其實骨子裡浪漫到不行,因為他希望婚姻裡的兩人要一直熱情地對待彼此。

不結婚的人,本不一定要結婚,但總覺得面對拖著、欠著、恐懼著婚姻的這群人,別急著說他是負心漢、不想負責,也許其中的一部分正是他意識到這責任太重大,不能輕易許諾,不過一旦這些恐懼被跨越了,我想那些曾被當負心漢的(或者現在正在當的)人們,會有更堅定的承諾。

當然怎麼跨越並沒有一個共通的版本,但說著說著C正在描述著他想要的婚紗照,是多麼地清新與脫俗,如同他「期待」的婚姻一般。

#結婚 #原生家庭 #伴侶關係 #婚姻恐懼症 #負心漢 #覺察
作者介紹

譚慧蘭 諮商心理師

商品數量:3

文章數量:11


蛹之生心理諮商所的所長,彰化師範大學輔導諮商學系博士生,享受在台上侃侃而談的專業論述與分享,但還是最愛坐在諮商室,聆聽一個個生命故事,與當事人在生命困境中找到可以破繭而出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