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你自己-從雷神索爾談英雄之旅

文章日期:2019-05-13觀看人數:2572人

復仇者聯盟電影中每個英雄都在修復過去的某些關係,也在這部電影的結局,各自展開不同的旅程。

(內有劇透,建議觀影後閱讀)

本文將以坎伯的英雄之旅的階段,以及榮格個體化歷程來探討雷神索爾的內在轉折以及他的英雄之旅。

坎伯分析了古今神話文學中一千名英雄的成長歷程與發跡背景,整理出當中的共同特徵,我們把這段旅程想像成一個迴圈。接著會區分成上下兩部分。上半部是英雄所熟悉並容易生存的環境,簡單來說就是英雄的「舒適區」,反之,另一邊就是他不熟悉的世界,且充滿各種危險。這個迴圈上會有許多關鍵階段。

 

 

(來源:奇摩圖片)

展開歷險的方式:一次犯錯

索爾的出生就是為了迎接成王之路,這麼說一點也不意外。索爾在登基前學習成長了許多,卻仍然離奧丁的期許太遠。在《雷神索爾》中,索爾因為登基加冕儀式被寒冰巨人阻斷,一怒之下約了好友們去到約頓海姆大殺四方,破壞國度的和平。奧丁盛怒之下將索爾放逐到地球。

生命中的考試不順、求職失敗,又或是失戀分手,或是有重要他人過世。這個生命的「錯誤」,不一定真的是犯錯,而是有一種哪裡「出錯」的感覺,像是一種生命的「召喚」。這讓你開展出一個意料之外的世界,讓你被迫要去面對並做出一些改變。

英雄之旅的開端:離開安全區

也因為這一次大錯,下到地球的索爾,也正代表著英雄的啟程。英雄之旅的開始通常會是主角會被迫離開一個所謂的「已知世界」,亦指的是主角待了很久不願改變或是沒辦法改變的世界,或是我們俗稱的舒適圈。像是神力女超人的天堂島、羅根日復一日的司機工作都有著這樣的概念。

之前在晤談中的個案,也曾經跟我分享過這樣的例子。他因為公司改組被裁員,但也因為這樣的因素,他離開過去熟悉的工作型態,選擇自己創業。

即便啟程的開始,往往不是出於我們自願的,感受也不會太好。但這也是一個成為自己的開始。

流放地球-夥伴與導師的啟蒙之路

索爾來到地球後,失去他所有的能力。他所說的話,對大家來說只是個荒唐故事,完全沒有人相信,使他不斷地遭受羞辱,這也是他過去從未遭遇過的對待。從神變成普通人的索爾,也有一種狠狠摔了一跤的意象。而在地球的他發現自己沒有辦法光靠力量來舉起他的錘子時。而當他還在理清自己的思緒時。這時候就會有一個像是智者的角色跳出來幫助你。

如同博士在酒吧對他說的

「發現自己沒有所有問題的答案並不是壞事,因為這樣你才會開始問對的問題」。

在索爾無法舉起錘子,又遇到博士的提醒下,他才開始問對的問題-究竟「夠格」拿起錘子的是什麼?正當索爾還在思考時,此時洛基送下來地球搞破壞的毀滅者。索爾毫無怨言的疏散名眾,也不逞英雄。甚至為了拯救朋友,他自願獻出自己的生命。但也因為這樣,錘子又重新回到他的手中。讓索爾明瞭到「夠資格」並不一定是具有強大的能量,而是能夠捨身處地為他人著想的心。

有時候在這條充滿冒險挑戰的道路時,生活中會一些人事物的出現會給我們一些能量。最常出現的例子是生命中的貴人:他可能透過給我們一些工作機會、引薦、經濟上的協助又或是一個猶如智者的提醒,都會讓我們走在這條路上更有能量。

無數次的試煉:死亡與重生

為了守護珍,奧丁妻子、索爾母親、巫女芙瑞嘉最後被殺死。如果是過去的索爾,應該會使勁揮動雷神之槌與魔雷基拚生死。但他反而比失去妻子惱怒的奧丁更冷靜,用旁觀的角度去看待這件事。

這時候的索爾已然具備了國王應有的智慧與思慮,已經不再是過去莽撞的脾氣。情願背上叛國的罪名,也不要讓阿斯嘉人民與奧丁陪葬。透過在地球的歷練,索爾不再以高位的姿態看待人民,更宏觀地考量對阿斯嘉的影響等等。

轉化(信念/型態)

原本含著金湯匙出生的他,內在有著高傲自大的特質,也跟其他人有著距離,但歷經一連串的試煉後與自我意義追尋的道路,最後拒絕了由洛基偽裝的奧丁王權讓位,他選擇回到地球與珍相聚。

當我們踏上自己的英雄之旅時,這段旅程遇到的危險一定不只一個,會面臨各種現實的挑戰、各種危險人物的出現等等,雖然困難,但這通常也是英雄電影中最精彩的片段,如何透過穿越這些挑戰而完成目標。如同剛剛舉的自行創業的例子:過程中同業的競爭攻擊、賺錢與否、嘗試錯誤學習。這些都是這段冒險會有的試煉。這樣的過程也不是一次線性的過程。

完成一次任務後,又投入下一次的冒險。但透過這一次次的試煉,都在更堅定自己要的是什麼,也會更清楚自己是誰。

接下來,我們可以再用榮格的個體化原則來多對這樣的歷程有更清楚的了解:

英雄之旅-個體化的原則

佛洛伊德將在他的著作中強調前半部的過程和困難-猶如生命的太陽爬向高峰,嬰兒期與青少年期的發展與困難。另一方面榮格強調人生後半段的危機,當今天體力、生長各方面都邁入停滯期,甚至要慢慢降落,內在要如何去調適?

如果用一棵樹來形容這樣的概念,在生命前半部的任務是如何長的又高又壯,而到了後半段則是放在如何好好往下扎根。而「扎根」的意象,相較於人生上半段的外在長的高大,是比較內隱的。意指這個階段是要回到自己內在進行整合。

榮格提出了個體化歷程的概念,他是一種動力。一種與生俱來的傾向,或者說在某些人生階段它是一種強迫性的命令,目的是要讓存活的個體完全體現自己是誰。

榮格提出個體化歷程是用兩個主要的方式往前推展。第一個方式是透過分析而拆解無意識。我們在這過程稱之為「分離」。這種解除認同的運動會創造出更清明的意識,也就是比較澄清的鏡子。

以雷神索爾為例:他的「緊箍咒」就是奧丁在他小時候對他說的話:「總有一天你會成為國王」。這個「緊箍咒」在角色塑造上,就像揮之不去的鬼魂一樣,從此奠定了他這個人。於是索爾從小就有一定要也一定會成為國王的價值信念。但是也在他遇到一連串的試煉與挑戰後,這樣的想法也慢慢與他「分離」,當放下成為國王的這個想法,也才能開始去問自己是誰。

當我們與過往的信念分離時,會經歷一個茫然的過程。

如同小時候無法一開始就清楚知道自己是誰,我們會藉由認同父母、重要他人的價值觀以及工作,來慢慢形塑我們的內在。日子久了之後就以為這些價值觀以及工作就是我們要的。但或許在生命的某些片刻,我們開始有一種哪裡出了錯的感覺,那時候我們會開始問自己「這是我要的生活嗎?」那一刻起,就是分離的開始。

接下來,要進入到下一個階段。榮格提出個體化的第二個方式則需要很小心、持續地注意一些生活的訊息:像是透過夢中的意象、共時性的訊息。透過對於這些訊息的理解,慢慢清楚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又或是自己是誰,這個過程稱之為「合體」。

如同索爾在幻象聽到奧丁的話,知道原來力量不是來自於錘子,而是來自於自己;也從一連串的冒險後明白做一個英雄並不是聽從命運,將所有的責任都加諸在自己身上,而是活出真正的自己。

芙瑞嘉(索爾的媽媽):

Everyone fails at who they're supposed to be, Thor. The measure of a person, of a hero, is how well they succeed at being who they are。

每一個人都誤以為要作為一個人或是英雄應該要有某種樣子。但如果他們就只是成為自己該有多好。

生活中,我們也可以利用夢境跟這些訊息更連結。記得某一次旅行的最後一天。我夢見在榻榻米上,有一塊很長的白色布袋,於是我就爬進去,到了一個袋子的最深處,我發現有好多東西在裡面,其中有一個木質的盒子最吸引我。於是我就把它拿起來並細細的看著它。當時心中有一種「我找了好久,而這是我要的」。醒來後,心中有說不出的感動,我在事後也花了一些時間探索這個盒子的意義,也透過這樣的探索與自己的渴望慢慢碰觸上了。

沒有終點的英雄旅程

看到這邊你可能會有一個疑問,我們每個人都會走上自己的英雄之旅嗎?

我們每個人在生命中或多或少都會有被內在「召喚」的機會,但並不是每個人都會去回應這樣的召喚,像是在生活中繼續困在無聊、辛苦的工作或集體價值信念中。我們會慢慢感覺到失去有意義的積極行動能量,變成等待救援的受害者。

每一個發展階段都有不同的任務,人生下半段的發展焦點就會由自我的認同(ego identity)轉向自性上的認同(Self identity),也就是去認清真實的自我是誰。這種轉化如果進行不好,可能會造成一個憤怒、惹人厭、自戀式固著的下半生。

設想若是索爾沒有展開他的旅程,很有可能他也是變成非常自戀及自我的國王,很快就會被推翻。

那這段旅程會有終點嗎?就榮格所說的個體化歷程沒有終點。他是一個持續的藝術創作,永遠不會有終點,也不會完成。但也因為這樣才提醒我們要更享受過程中的每一個片刻。如同索爾在復仇者聯盟:終局之戰的最後,他看似完成了階段性任務,但他並未就此停下來,繼續展開他未知下一段旅程。這是索爾的英雄之旅。

而你,準備啟程了嗎?

延伸閱讀

黃璧惠、魏宏晉(譯)(2012)。英雄之旅:個體化原則概論(原作者:S. Murry)。台北市:心靈工坊。(原著出版年:2006)
龔卓軍(譯)(2013)。人及其象徵:榮格思想精華(原作者:C. G. Jung)。新北市:立緒。(原著出版年:1999)
Campbell, J.(1949/1997)。千面英雄(朱侃如譯)。台北:立緒 

推薦你

心理學小工具:情緒樹洞 - 記錄情緒,埋藏秘密

#人生 #失落 #英雄 #神話 #榮格
作者介紹

邱羣倫 諮商心理師

商品數量:0

文章數量:1


蛹之生心理諮商所心理師。求學階段只想著追求好成績,希冀出社會找一份穩定的工作過一生。在接受內在一次次的「召喚」後,現在是接案的行動心理師。一直認為諮商學得的知識送禮自用兩相宜:除了陪伴自己走過生命的大大小小的困頓,也在穿越過每個黑暗讓自己更趨完整,也希望能夠把這一路走來的心得分享給更多人。

你可能會喜歡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