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家者:你有沒有想過,有一天你會變成街友?

文章日期:2019-05-17觀看人數:834人

柯文哲說:「有些街友就算給他們房子住,他們也不一定會住。」這句話其實是中性的描述,但在不了解街友眼裡看起來好像有一點「得了便宜還賣乖」的感覺,但真的是這樣嗎?

「如果給你一個地方住,包括管東管西的、又有門禁、又不能夠吃你喜歡吃的東西,而且還要離開你原本的生活圈,你會願意嗎?」強者我朋友菜鳥社工李麗嘎(萬華郭雪芙)先前跟我分享他和街友工作的經驗,我才發現,那是一個很特別的世界。

「一個人不會這麼快放棄自己啦,根據我的經驗,要在街頭流浪三到五年,才會慢慢放棄自己。」《無家者:從未想過我有這麼一天》書裡面一位社工提到,聽到「放棄自己」這是個字,我就在想有關自我價值的研究——自我價值就像是人的一個保護殼,當有外來的侮辱、攻擊、或者是傷害的時候,它可以保護我們讓我們不至於受傷[1]。

不過,一個人要怎麼樣才能變成這種「走投無路、放棄自己」的狀態呢?
其實很容易。

有時人生很脆弱的,你可能一夕之間,就會變成和他們一樣,睡在路邊的人。

無家者:你有沒有想過,有一天你會變成街友? | 失落花園

這些街友都是怎麼樣的人?

一般人對街友的印象很可能是:骯髒、工作、每天睡覺喝酒、打架知識、有很多傳染病、只會行乞等等。但根據書裡面幾位社工的描述,其實這只是一部分街友的樣態,加上媒體過度渲染和報導,搞得好像找有建築物失火就說是街友縱火(怎麼不想想是部分建商的陰謀? )、有強盜治安死角,就會聯想到街友聚集。

七成以上的街友是有工作的,大部分的人都領時薪的那種舉牌工作,也有人在萬華區擔任導覽員、在車站或捷運站口販賣《大誌》等等,也有一些人是有地方可以住,只是居住的空間非常糟糕。換句話說,街友可能是:

  1. 有工作,只是可能是臨時工
  2. 有洗澡,有固定去洗澡的地方
  3. 有地方住,只是居住的空間可能不固定,或者是條件很差。
  4. 是,有可能會抽煙喝酒,但你也會不是嗎?

在變成街友之前,他們是怎麼樣的人?

不過,你大概在很多的文宣上面都會看到上面這段敘述,所以我這裡真正想要談的是一個更為立體的東西——他們是怎麼開始流浪的?
我們來看書裡面描述的是十個案例,或許大家可以捕捉到一點端倪——

1.王子

年輕時是野雞車大亨,花錢從不手軟,現在接受社會局的掃地工作,和一個腦傷的伴相依為命。

2.來自四川的周爺爺

退伍軍人,從四川、香港、一路顛沛流離到台灣,卻被颱風把家給沖走了。80幾歲了,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希望能夠存夠錢回四川老家,在媽媽的墳上面摸一摸、抱得緊緊的。

3.阿新

被人陷害入監獄,出來之後老婆小孩都跟人家跑了,不過,仗著他聰明的頭腦和交際手腕,現在變成街友「舉牌工」的人力部部長(就是HR啦!)。

4.強哥

一輩子都在逃跑,20幾年的時間都待在黑道裡面,做過兩次牢,每次都是10年起跳。出來之後,做了一些工作、現在在賣《大誌》因為社工的一句話「你不能再走回頭路,媽媽在天上看你。」,堅持到今天。

5.趙伯伯

因為賭博幾乎輸掉了一生,但現在寧可餓肚子,也要拿那些補助的錢,去買2、30罐罐頭,沿路按照他的路線去餵流浪貓。「因為我是流浪漢,知道餓的滋味⋯⋯養貓最快樂的,就是看他們能吃、能跟他們聊天說說話。有時一整天我沒跟任何一個人講上話,但每一隻貓最少都陪上20分鐘。」

6.老越

當年逃難來到台灣,因為是退伍軍人,所以有著傳說中的18趴,可是卻因為喜歡賭博,輸到脫褲,曾經吞安眠藥自殺不成,後來心想既然死不了,就好好活下去。

7.晃晃

失眠一陣子之後,一直覺得腦袋裡面有聲音、有電磁波。這些幻聽、幻想,讓他覺得一定是有臥底便衣想要監控他。這一生的志願,就是想揭穿政府的這個陰謀。

8.阿輝

長相斯文,復興美工畢業,得過很多的獎,卻因為到大陸經商失敗,開始沉迷毒品海洛因,戒斷的時候會全身像螞蟻在爬都想死⋯⋯憑著他慧眼獨具的美學眼光,現在開始重新經營賣玉,希望能夠回饋遊民收容所。

9.阿忠

是個養子。家庭失和,從小父親家暴,讓他一起來在家裡面都「演」到長大。但因為心臟有問題,他每次都會覺得「就這樣死掉好像也不錯」,對未來沒有什麼期待,有幾次走到森林裡面,想要說看能不能夠就這樣死掉。不過最後都還是打電話給養母求救,這樣的輪迴持續了很多次。母親過世之後,從打給媽媽改成打給社工,因為這樣認識了上帝。其實他知道自己生父母在哪,但他不知道要如何面對他們。

10.阿明

先天性小兒麻痺, 35歲就離家到街頭上。一開始覺得很不習慣,只能假裝在公園趴石桌上面「休息一下」,可是這樣休息了半年之後,鄰居都注意到他了。他喜歡吹口哨,夢想是有一個類似「人民公社」的地方,大家都可以一起吃飯、一起工作、一起聽音樂演奏唱歌。

街友5部曲

看完這些個人的故事簡短介紹,不知道你對他們是不是形成了更立體的感覺?他們還是你眼中那個骯髒、惡臭、好吃懶做的人嗎?這些人看起來很相似,又有許多獨特的地方。在我看來(至少這本書裡面的這10個人),會變成街友大概會經過下面幾個步驟:

步驟1. 常人

曾經過著一般的生活,或者曾經風光一時。

步驟2. 轉折

因為離家、被朋友詐騙、犯罪、吸毒、或者大環境的改變,讓他們開始走入人生的幽谷。

步驟3. 掙扎

就像前面說的,沒有人會一開始就放棄自己,有些人是掙扎了幾次之後,各種困難和打壓,形成了一種防衛、不信任的個性。

步驟4. 轉機

能夠被寫到這本書裡面的當事人,或多或少可能都還是和機構有聯繫的人。大部分他們都會遇到一些轉機,例如透過教會、志工、社會局獲得一定程度的協助和補助,是真正能夠「過活」。

步驟5. 輪迴或是蛻變

當然,其中有一些人拿了補助的錢,就去買酒買煙、然後墮落回到之前的無間地獄當中;但有一些人,開始穩定的工作、存錢、想要重回原先的生活。
看了他們的故事之後,我有一種感覺:如果某天我遇到了什麼變故、房租繳不出來、拉不下臉麻煩親人、有可能也會變成睡他們旁邊的「房客」。

從未想過我有這麼一天

「沒有誰的氣候是晴朗的。」——宋尚緯《先走的人》

這本書的副標題是「從未想過我有這麼一天」,對一個每天早上起來買一杯現磨咖啡、用的是Apple電腦、手機用的是iPhone7的人來說,可能從來都沒有想過,自己有一天會躺在台北車站的迴廊旁邊,包裹這政府發放的睡袋——但躺在地上的這些人,他們曾經在台灣經濟起飛的那些年代,或許也擁有像我們身上所擁有的這些「等級」的配備,甚至更多。

當然,《無家者:從未想過我有這麼一天》這本書裡面可能只捕捉了一部分的無家者,根據萬華郭雪芙利嘎的說法,在和他們工作的時候,有時候真的會有一種牙癢癢的感覺,有時候你真的會被他們感動,想要陪他們一起存錢、沒想到隔天就花完了。

聽到利嘎的心聲,我想到一個笑話。

「幾個心理師才能夠修好一個壞掉的燈泡?」
「一個就夠了。只要那個燈泡想改變的話。」

不過,當你看到一個人慢慢變好的時候,那個背後的是成就感也是很大的。

「我們都是幸運的人。」芒草心協會發起人張獻忠說。當我們抽離了這些社會支持、抽離了這些薪水,或者是當我們遇到了身體精神上面的疾病,都有可能變成這個在路邊討生活的人。

回到最開始的問題:我們究竟要在什麼樣的情況下,才會放棄自己?看完這本書之後,我有種感覺,

真的「放棄自己」並不在於你是不是街友,而是在跌宕的生活當中,有沒有什麼是你能緊握、一直堅持的信念?

如果沒有,就算每天大魚大肉,夜闌人靜的時候也還是會覺得空虛;如果有,就算是顛沛流離,也甘之如飴。

芒草心捐款資訊

勸募核可文號:衛部救字第1051364553號
彰銀–萬華分行(銀行代碼009)
匯款帳號:5029 01 007201 00
戶名:社團法人台灣芒草心慈善協會
愛心碼:9487

延伸閱讀

[1]Steele, C. M. (1988). The psychology of self-affirmation: Sustaining the integrity of the self. Advances in Experimental Social Psychology, 21, 261-302.

[2]Sherman, D. K., & Cohen, G. L. (2006). The psychology of self-defense: Self-affirmation theory. In M. P. Zanna (Ed.), Advances in Experimental Social Psychology, Vol 38 (Vol. 38, pp. 183-242).

✍你是低自尊的人嗎?總是虧己寬人嗎?:10種童年情感忽視特徵

心理學小工具:情緒樹洞 - 記錄情緒,埋藏秘密

#街友 #無家者 #走投無路 #放棄自己 #芒草心 #從未想過我有這麼一天
作者介紹

海苔熊 心理學家

商品數量:8

文章數量:98


『先穩住自己,再穩住關係!』失落戀花園知識總監/共同創辦人。台大心研所畢,彰師大諮商輔導所博士生。專長領域:兩性關係、親密關係、社會心理學、正向心理學。

你可能會喜歡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