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的眼淚:一輩子都在幫家裡收拾殘局,怎麼有資格娶妳?

文章日期:2017-10-02觀看人數:289人

在男人的記憶裡,高中以前,母親一直都是缺席的,套一句話來形容,就是「偽單親」,也因此,教育及照顧孩子的責任就落在父親身上。

男人的父親是個公務人員,父親對工作的認真投入,一直影響著這個兒子,並且始終以父親為標竿。不論是過去的業務工作,或者後來為了追隨父親腳步,而成為基層公務人員,他要嘛不是做到頂尖,還曾被同業挖角;就是頗得長官的賞識,被賦予許多的責任。

然而,現實的是,不論他表現得再好,在他目前的職場體系裡,自己的這個職務永遠都是其他比他還高的人,視為是「雜役」的工作,所以其他人不願做的事,都會交給他及跟他一樣職務的人做。

渴望擁有自己的家

原生家庭的生命經驗讓男人內心很自卑,也因為一直沒有感受到母親的愛,讓男人很渴望擁有自己的家。

男人始終都覺得「自己要值得被愛,就得先付出愛。」所以,過去的每段感情,他總是完全地投入、總是盡全力給予對方所需要的,但結果卻往往是無疾而終。

最痛的一次,就是多年前,有個交往已久的女友,彼此也論及婚嫁。但只因沒有自己的房子,即便對方的父母親很喜歡他,也不在意他有沒有錢?但最後,他還是被女方甩了。

男人不諱言,當年那段論及婚嫁的感情,不是因為自己沒有能力買房子,而是,賺來的錢,都投入了家裡的錢坑,一直幫母親及哥哥惹出來的事情善後。

但當自己需要錢來籌辦婚禮、為未來的家購買房產時,男人的母親卻以「我必須要照顧自己的後半輩子」為理由,硬是悔了原先答應拿部份錢給兒子的約定,讓他很心痛。

男人說,自己心裡的自卑、孤單、難過與疲累,根本無法跟別人說,而只能暗自流淚。

逃脫原生家庭帶給我們的負面影響

聽著男人的故事,我想到心理學大師歐文.亞隆在他的《媽媽和生命的意義》所反思的一段文字:

「我一輩子都在拚命追求自由和成長,難道我根本沒有逃脫我的過去和我的母親?」

我相信,每個人都會想要讓自己變得更好,都很努力地追尋自己想要擁有的價值感與成就感。

但我們有沒有可能,這一輩子也一如亞隆曾經有的思索一樣?其實我們並沒有逃脫自己過去的生命經驗、我們的原生家庭帶給我們的負面影響?

或者是,身上依舊背負著被我們視為「重要他人」的期待,但卻不是我們真正想要成為的「自己」?

而且,有沒有可能,那些過去的重要他人,不論還在不在世,其實早已經放手,願意讓我們走自己的路,但是,我們至今依舊抓著他們不放手?

「如果你的父親就坐在這裡,你覺得你父親會怎麼看你今天的成績?」那一天,我問男人。「我想,他應該會心疼吧…」,男人說。

我請男人閉上眼睛,想像父親就在眼前,並且邀請他與父親在心中有個對話。我告訴他說,雖然你父親的身體已經不在,但只要你願意,你依然可以帶著愛與思念,在心裡面與父親再次連結。

我坐在這個男人的旁邊,看著他流下的淚,我也不禁跟著滴淚。

活得自在,先要自己認可自己

這個男人的故事,其實不是他一個人的故事,也是很多人的故事,是一個很努力地希望放在心裡深處的提問:

「xx,我表現得怎麼樣?我表現得怎麼樣?」能夠從自己所在意的人身上,得到一個被認可、被讚賞的答案的故事。

很遺憾的是,我們可能再也無從得到心中期待得到的答案,而我們,卻一直抓著想要它,而活得不自在,甚至,失去了自己。

#結婚 #原生家庭 #自己 #男人的眼淚 #家
作者介紹

顧浩然 諮商心理師

商品數量:1

文章數量:22


杏語心靈診所資深治療師。曾任職軍旅、媒體及公部門,對於工作轉換與選擇之徬徨與困擾、壓力之調適、難以面對權威人物之相關議題擁有豐富之工作經驗。

你可能會喜歡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