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外遇、女兒自傷⋯⋯我是不是一個失敗的母親?

文章日期:2019-06-03觀看人數:3610人

結婚前,明明自己從小在家人或朋友眼中,是很傑出的,為什麼會將自己的人生搞成這樣,幾乎是兵敗如山倒般地節節敗退!

「我是不是一個失敗的母親?十分糟糕卻不自知。」在最近的會談裡,張太太這樣問我。

認識張太太不知不覺已超過十年,最初是在某知名女中的輔導室。那年,小女兒湘君被導師發現左前臂有許多細細的傷痕。那個年頭,自我傷害行為(self-harm behavior)才剛受到國內心理衛生相關專業重視的新話題,敏感的老師也就很想積極協助,找我去和家長及相關老師做個案討論。

印象深刻極了。我坐在會議長桌的一端,訝異眼前的一切:身為母親的張太太,反而最不以為意,覺得學校太小題大做;倒是專程從東莞趕回臺北的父親謹慎求問,十分在意的模樣。

究竟怎樣才可以成為好父母?

當時,眼前這對夫妻,我直覺認定這個媽媽太不用心了。直到多年陸續陪伴這個家庭的過程,我才改變這個想法,也更深刻體會到身為父母的不易。

身為父母,原本就比想像的來得困難,也比想像來得壓力重重,一言一行,都不是自己就能做決定的,而是有很多的顧慮。特別是母親,需要顧慮的何其多,包括配偶、自己的原生家庭、其他子女、大家族和社會關係。

十多年前見到張太太,我還清楚記得那個下午室外的陽光很烈,整片毛玻璃格子窗椰樹葉影清楚地左右曳動。當時的我雖然有點資歷,但永遠有經驗不足的地方。如果同樣的情景再出現一次,我也就不會對張爸爸的憂心忡忡有所感動,更不會對處處自我防衛的張媽媽在不知不覺中流露出不耐和不悅了。

如果再來一次,我會問身為父親的張先生:既然這麼擔心,他打算採取怎樣的具體行動?是否積極向公司爭取調回臺北?將湘君轉學到他工作的城市?因為在那一次會談後,十分誠懇的父親,拍拍屁股就回東莞。

他與其說是父親,不如說是聖誕老人,每次都只是在重要場合做一次性的亮眼現身,平常卻是在距離最遙遠的北極,連電話都不太通暢。

至於母親的處境,我是後來和張太太的會談次數愈多且彼此有些信任後,她才慢慢說得更清楚。

原來張先生在臺北總公司時,經常和女同事在言談舉止間曖昧撩撥。張太太原本不知道,直到有位單身女同事為張先生拒接電話而吞藥自殺,整件事在公司鬧得沸沸揚揚,她才知道先生的行徑。幾次責備先生,但張先生總是一付無辜模樣,也就無從追究。

那一年,準備升高中的大女兒湘雲,成績忽然大大退步,只好選住家附近的社區高中。而張先生仿如完全與湘雲的成績失常無關,反而指責專職在家帶小孩的太太沒盡到責任,只顧無端鬧他,忽略了女兒成績都不自知。張太太明白湘雲是受他們夫妻吵架影響才心情大亂,只是,也確實找不到先生外遇的證據,覺得理虧,更以為真是自己失職害了大女兒。

後來,公司將張先生調到東莞當主管。乍看是升官,其實是有誡訓的用意。他一開始有些失意,後來卻愈來愈習慣天天應酬的生活,甚至傳出包二奶的風聲。張太太盡管聽聞這些,卻也只能自憐自艾地告訴兩個女兒要爭氣,好像先生的行徑都是母女合作出來的成績不夠理想才造成的,好像兩個女兒成績夠好就可以挽回先生。

果真兩個女兒愈來愈自律,她們以近乎自虐的態度來要求自己的行為舉止,特別是成績。

而這也是小女兒湘君自傷的原因:原本總是第一名的她,暑假升高三時開始有幾位同學成績逼近她,甚至超越。她愈來愈慌亂,不自覺地用刀片劃傷自己的手臂。當刀鋒滑過皮膚而血滴微微泌出,那股痛楚反而紓解了長期緊繃的壓力,忽然整個人輕鬆起來;同時,這樣的儀式,也是對自己成績表現不完美進行應有的處罰。

母親的心境也和兩個女兒相近,仿如她們的表現夠好,是確保自己婚姻的必要條件。

這也是為什麼我們第一次見面時,她的表現充滿自我防衛。因為如果承認女兒有任何問題,不就代表她更沒資格向丈夫要求他該有的責任義務嗎?

身為父母,是一件充滿顧慮的差事。其中最常見的顧慮,就是配偶,或者更準確地說,是婚姻關係。

像張太太,自結婚以來,和先生的婚姻關係愈來愈失衡。依家庭動力學的講法,兩人原本應該平衡的權力關係,愈來愈傾向先生那邊。她開始不自覺地以受害者的姿態,將兩個急著想幫忙的女兒拉到自己這邊,勉強將權力的天平維持住。於是,對婚姻的顧慮,滲透到她擔任母親的角色意識。

有些時候,身為父親,也同樣會被婚姻的顧慮所扭曲。我曾聽一位已離婚的父親說:「我怎麼可能對小孩太嚴格?如果這樣,對他們媽媽,不是正中下懷?」

男性一樣會因為顧慮自己的婚姻而影響自己的為父之道。這影響很難說是否比女性少,但至少是細微且隱蔽許多。

像張太太的女兒們這樣十分賣力地努力,可以挽回爸爸嗎?當然,事實根本不是這樣。

會談的過程中,張太太愈來愈清楚這些年所發生的一切,她可以有更多不同的解釋,而不是一味地自責。

一次會談裡,她因為更清楚一切而近乎崩潰地大哭。

她問說:明明自己從小在家人或朋友眼中,是很傑出的,為什麼會將自己的人生搞成這樣,幾乎是兵敗如山倒般地節節敗退!

grayscale photo of man and woman sitting beside table holding smartphones

那麼多的好對象,為何偏偏嫁給他?

大學生時,追求她的男同學許多家世或外貌都遠遠優於張先生,以致於戀愛時張先生是如此殷勤,唯恐惹她不高興而失去她。

我反問張太太:那麼多的好對象,為何偏偏會選上張先生?

她才幽幽講起自己父母的婚姻,包括連先生也不知道的父親的另一個家庭。

老是在怨嘆的母親,是她最大的噩夢。她總覺得是母親能力不足且父親條件太好才造成父親的外遇。自然地,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她覺得自己人生的伴侶應該找條件不如自己的男孩。她反而害怕條件太好的男孩。曾經有一兩個男孩是自己心動的,他們也明白表示愛慕之意,卻都是她自己退怯了。

原生家庭的祕密不只影響了對象的選擇,也造成她自己沒察覺的自卑。每次有任何狀況發生,她總是習慣自責,彷彿事事的失敗都是自己造成的。她不喜歡母親的自憐自艾,自己有小孩後卻也對她們自憐自艾起來。

學習過家族治療的人,必然明白原生家庭對一個人影響之深。家族治療大師薩提爾的書名就直接了當地指出「家庭塑造人」!甚至有些家族治療師表示,我們每個人身後都背負著一大掛的家族幽靈,隨時隨地影響著我們,當然也影響我們如何為人父母。

張太太因為原生家庭造成的自我責備,在兩人關係裡,早早就步步退讓。

在先生還沒在公司出事以前,甚至可以說在兩人交往以後,就開始自我責備而不斷沒道理地讓步了。

colorful graffiti on a gray metal wall

為人父母是一條沒有預習機會的旅程

前陣子,一位臺灣知名的企業家在電視中感慨地表示:他因為偶然的機遇才開始有機會陪兩個兒子生活,才發現自己錯過了許多為人父親應有的付出。他說,對新誕生的女兒,這次他是絕對不要缺席了。

像他這樣,對為人父母的角色可以反省且承認不足的,相當不容易,也是相當好的父母才能做到的。只是,再做一次(女兒的)父親,就可以不犯錯嗎?確實不然。(這位企業家也沒這樣認為。)那麼,犯錯不可避免,但會更好嗎?其實也沒有絕對的必然。

因為為人父母是沒有預習的機會,所有人在成為父母時,幾乎是反射動作般地將小時候父母對待自己的方式,反應在和自己小孩的相處上。

這樣的說法,許多人一定不以為然。很多人往往覺得自己是誠心誠意當更好的父母,甚至下足了苦工。這一切努力,如果好好觀察其結果,可以歸納成如下一句話:「我們察覺曾讓自己不愉悅的教養方式,會努力避免施給下一代,而讓我們喜歡或當年遺憾父母沒提供的,會積極給下一代;但是,不管好壞,有察覺的只是一小部分,而我們經歷的教養,更大部分是自己完全沒意識到的,也就因此經常是反射式地反應了。」

張太太可曾故意抓住兩個女兒來幫忙她和先生之間的平衡?她不只沒有故意,甚至從沒意識到自己有所行為。這一切像是被遺忘的記憶忽然被喚起,反射動作般地發生:因為當年她的母親是這樣抓著她訴苦,她也就對著兩個女兒傷心流淚了。

我們大人總覺得自己曾經是小孩,曾經是青少年,所以就很瞭解孩子。

然而,果真這樣嗎?當然不是。不然所有父母就不會覺得和青少年孩子相處是挑戰了。

但,即便是反射動作式的教養,也不致於全然都是問題,頂多只是些許。更何況,原本就沒有「完美的父母」,只有「夠好的父母」。

我是不是一個失敗的母親?

許多年後,再回來找我的張太太,因為大女兒的憂鬱症而開始自責。許久不見的張太太,會談一開始就說:「我是不是一個失敗的母親?十分糟糕卻不自知。」

從來就沒有會自我省思的失敗母親:會省思,就是有在努力;有在努力,就沒有全然的失敗。

為人父母本來就是充滿犯錯的過程,是後天不斷學習來的。只不過,好一點的父母知道自己盡力了,夠好就好;不好一點的則還在追求不可能的完美,惹得自己和子女雙方都很挫敗。
十多年前,剛認識張太太時,她是如此自我防衛而拒絕思考;現在的她,其實有很多真誠的思考。她只不過還是習慣性地自責罷了。

我告訴她我看到她這十來年的成長,甚至兩個女兒也成長許多。這一次大女兒湘雲的憂鬱,其實是像鳳凰浴火重生般成長前的過程,是正向意義的憂鬱。她其實可以學習信任,相信自己的兩個女兒有她們自己生命的韌性和潛能。

為人父母的最後一課,就是信任,就是放手。

本文轉錄自:《張老師月刊》1月號409期
王浩威:父母,怎樣的差事?
讀家心聞網
張老師文化讀家粉絲團

推薦你

✍你是低自尊的人嗎?總是虧己寬人嗎?:10種童年情感忽視特徵(免費心理測驗)

10種童年情感忽視特徵(免費心理測驗)-失落戀花園

✍你的愛情,絕對值得這10分鐘的測驗:9型戀愛人格檢測(免費心理測驗)

9型戀愛人格檢測(免費心理測驗)-失落戀花園


《情緒樹洞》情緒控制、書寫療癒

#憤怒 #婚姻 #父母 #原生家庭
作者介紹

王浩威 精神科醫師

商品數量:1

文章數量:43


精神科醫師,華人心理治療研究發展基金會執行長,心靈工坊文化公司發行人。高雄醫學院醫學系畢業,曾任台大醫院、和信醫院及花蓮慈濟醫院精神部主治醫師。著有《我的青春,施工中》、《憂鬱的醫生,想飛》、《好父母是後天學來的》、《晚熟世代》、《沉思的旅步:王浩威的心靈遊記》等書。

你可能會喜歡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