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薪時代:趴在地上學狗叫兩聲,現領5萬,幹不幹?

文章日期:2019-05-20觀看人數:2375人

自信與自尊,源自於每個選擇:提升自信心並沒有捷徑,我們是怎樣的人自己最清楚,最難騙過去的人往往正是自己;如果要看得起自己,那麼我們就必須做會讓自己肯定的事、說自己欣賞的話、當個自己會尊敬的人

為了求生,你願意拿什麼來交換?

如果有人請我推薦一部有深度的美劇,我的首選──同時也是我的最愛就是《陰屍路》。是的沒有錯,對我來說陰屍路的重點不在於血腥地打爆活屍腦袋,而是藉由末日題材,來探討人性的本質。想像一下,當世界末日降臨,一切文明制度瓦解,生存下去成了唯一卻困難的真理,你會成為怎樣的人?為了求生,你願意拿什麼來交換?

在無政府狀態,落單的人非常脆弱且渺小,隨時有人為了一個罐頭而奪取你的性命,生存最好的策略就是加入更大的群體,就好像史前時代的部落,人多才是硬道理。在部落中的強者(或者是惡霸)自然成為領袖或者國王,而部落間為了爭奪物資,時常處在戰爭之中。於是有些人為了擁有更好的生活品質,不惜出賣自己的靈肉,自願當惡霸的走狗、妻妾;有些人則為了忠於家人般的夥伴,犧牲性命在所不惜;也有人為了保護親友而沾滿鮮血,懷疑自己還剩下多少人性,因而痛苦地選擇離群索居,不願意再付出愛的代價。

有段劇情最是極端,一群人發現人肉是最容易取得的食材,於是將流浪的人拐騙到部落來,予以豢養烹食。在沒有法律的世界裡,人是徹底自由的,但如果心中所留下來的「準則」只剩下弱肉強食,人與野獸又有何分別呢?所以一個人能保有多少人性,取決於心中還剩下多少準則;時窮節乃見,在艱苦的時代中仍保有氣節,或許遠比生存還困難,現在低薪世代的年輕人何嘗不是如此。

低薪世代對金錢的焦慮

「趴在地上學狗叫兩聲,現領5萬,幹不幹?」。前陣子有人在PTT上提出這個問題,出乎意料的,大概有7、8成的推文表示願意,甚至有鄉民說「500就幹了」、「尊嚴能吃嗎?」。當然網路上的言論不盡然具代表性,但這多少反映出這個時代年輕人對於金錢的焦慮。

就物質上而論,現在的年輕人絕對不是最苦的一代。我爸媽都屬於四年級戰後嬰兒潮世代,他們成長過程真的是苦過來的,用麵粉袋當內褲、便當裡有顆蛋就已經很奢侈,怪不得長輩們老是說現在的年輕人很享受。是的,人手一支智慧型手機的年輕人物質上或許不見得匱乏,然而在精神層面卻面臨極大的焦慮。

雖然少子化的浪潮即將襲擊,但目前台灣的勞動人口卻幾乎是最多的,再加上因為全球化、製造業外移、傾向右派的政策、高等學歷氾濫等因素,在就業市場上對資方較有利,結果就是薪資並未隨著物價上漲,更別說在天一樣高的房價面前,年輕人顯得好渺小。偏偏並非所有人都是如此,假日到景區一看,超跑名車到處奔馳,臉書上出國美食的照片也從來沒少過。或許富裕與匱乏是比較來的,如同《賽德克巴萊》中莫那魯道所說,日本人來了之後帶來很多東西,但只是讓族人看到自己有多貧窮。

讓人心疼的年輕人們

長年在大學從事諮商工作,我深切感受到年輕人對於金錢的不安與掙扎,有兩位同學同意我分享他們的故事。

A年紀較長,是個已經有正職工作的研究生,在大學時期曾被診斷為憂鬱症,目前情況已穩定。有天她跟我商量「方老師,你以前不是在醫院工作過嗎? 能不能告訴我要怎麼樣才能通過殘障手冊鑑定?」。

「妳申請這個要做什麼? 依照妳現在的情況可能不太符合資格。」我驚訝地問。

「是這樣的,那天聽到有人在聊天,說殘障手冊搭公車高鐵等都有補助,我現在上班薪水並不高,台北居大不易,每個月幾乎開銷幾乎打平,想說在交通費上面能省一點也好,如果幸運的話每個月還能領到一些錢。」

在心理諮商的過程中,助人者所要做的是同理,而非價值觀上的批判。

儘管我並不贊同她的想法,但仍試著去了解她的處境。原來A的家境並不優渥,父母親多次提示,既然開始工作了,就應該多少寄點錢幫忙家裡,這讓她承受很大的壓力。當然省一點還是可以存錢,但她也有自己想做的事情,就如同其他年輕人一樣,偶爾看場電影,或者週末出去旅遊,就算殘障手冊一個月只能省下一兩千塊,仍有很大的幫助。

我試著和她討論,申請殘障手冊的隱性代價,例如每當上公車刷悠遊卡時會「嗶」三聲,這是否會提醒著自己的不誠實? 「我並不會有罪惡感,反正那麼多人在騙政府的錢,我只是拿一點點補助而已。」她說。

其實她說的沒錯,詐領殘障手冊的事情不時在醫院上演,既然這麼多人都做了,為何她不行? 如果她過得了自己內心那關,儘管我後來還是沒有告訴她該怎麼「演」(其實我也不知道,通常醫師才是判斷的人),卻也沒有立場批判或阻止她。

幾個月後我又遇到她,問起這件事,她說「我後來還是沒有去申請,因為我想到過去這位醫師曾經幫忙我很多,這次如果去欺騙他會讓我覺得很過意不去。」

原來最後阻止她的不是道德法律,而是人情義理。

在諮商室一坐下就哭了出來的B是大學生,因為家境清寒,打從大學開始就必須自行負擔所有開銷,他告訴我現在打工的主管時常把最多最難的工作指派給他,而溫和的他一直不敢抗議,最近主管甚至變本加厲,時常要他延遲下班時間來幫自己做事(當然沒有加班費),他覺得好害怕好痛苦,非常的無助,連帶地在學校也很缺乏自信,不太敢與同學說話。

「既然壓力這麼大,有沒有考慮換個地方工作呢? 或至少拒絕主管不合理的要求?」我很自然地問,因為我知道慣老闆並沒有下限,前陣子才傳出台中某麵包店因壓榨員工被開罰百萬的新聞。

「嗯……因為在這邊工作時薪比較高,而且我不敢得罪主管,因為班表都是他排的,如果他不高興,在排班上就不會讓我好過。」打工多年的B吃過許多苦頭,當薪水晚發時甚至還餓過幾天的肚子,他真的窮怕了。

「雖然如此,但這點錢或方便卻要用這麼大的痛苦作為交換,甚至是像被奴役一般不能反抗,這值得嗎? 你的自信心是否也連帶受到影響呢?」B在當下所看到的是主管與公司所給的小惠,但卻忽略了隱性的代價。

B逐漸明白,自己的軟弱與不敢反抗,只會讓惡人騎到自己頭上,最終讓他覺得自己好渺小、世界真可怕,就連在學校也無法抬頭挺胸和同學相處。在諮商結束時,很高興聽到他下定決心提離職了。

man sitting near metal bar in front of body of water

自信與自尊,源自於每個選擇

我們中了佛洛伊德的毒太深,以為自我存在於內心深處的黑盒子裡;

然而存在(being)是現在進行式,自我即是過去經驗的總和。

在陰屍路的世界中,我看到了主角們的掙扎,為了生存必須殺人,卻又害怕殺人之後自己又將會成為怎樣的人? 現實生活何嘗不是如此,所有人都帶著曾經的選擇走向往後的人生。

雖然我們的世界不若陰屍路那般殘酷,為了賺取金錢,我們仍付出了相對應的代價,最基本的是時間與心力,此屬天經地義;然而,有時候我們所付出的代價不僅於此,為了得到更好的生活品質,有時可能需要用誠信、自尊、壓力甚至是健康來做交換,我們每個人都應該看到工作中所付出的隱性成本,並且問問自己,這代價是否合理。我並非比較高尚,我知道世道艱難,若到了山窮水盡,或許也會為了5萬塊學狗叫,但倘若處境尚未如此險峻,為了自己,我們是否應該做些不一樣的選擇?

身為心理師,最常被問到的問題之一是「要如何增加自信心」。

坊間流傳了一些方法,例如每天對著鏡子稱讚自己說「你好棒」等等。然而坦白說,我認為提升自信心並沒有捷徑,我們是怎樣的人自己最清楚,最難騙過去的人往往正是自己;如果要看得起自己,那麼我們就必須做會讓自己肯定的事、說自己欣賞的話、當個自己會尊敬的人。

儘管不見得有名車代步,卻得以抬頭挺胸、昂首闊步,問心無愧地將自己所深信的價值教導給我們的孩子,這是漫長的過程,卻也是踏實的人生。

原出處:天下-獨立評論

推薦你

《心理祭:罪生夢死》7場跨界論壇 探討7種人性黑暗

心理祭

心理學小工具:情緒樹洞 - 記錄情緒,埋藏秘密

《情緒樹洞》詳細介紹

#貪婪 #自信 #低薪 #自尊 #尊嚴
作者介紹

方格正 臨床心理師

商品數量:0

文章數量:8


華人心理治療研究發展基金會心理師。曾任署立基隆醫院精神科臨床心理師、大專院校諮商中心兼任心理師、大學兼任助理教授。專長:關係議題、失落議題、疾病適應、個人心理成長

你可能會喜歡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