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職場的情緒勒索,該走還是該留?

文章日期:2018-12-18觀看人數:524人

「你也知道,我一直走任勞任怨、負責任路線……」這位工作遇到困境、想換工作卻又猶豫不決的朋友説。

「是過度負責路線。」了解他的我忍不住插話。

朋友聽了嘆了一口氣,說:「現在也只有你會對我這麼說了。在公司,對我的頂頭上司來說,沒有過度負責,只有共體時艱。每次他都把別人不做的工作丟給我,我本來也想要就這樣忍下去,但我真的覺得越來越受不了了……」

「像上一次,我主管又拿了個專案要我接,我跟他說,我現在身上太多工作了,再接下去會吃不消。我主管居然對我說,沒關係,他尊重我,我可以不接,但他提醒我,今年績效評等就快到了,他會用我們平常的工作表現來評等,所以要我好好考慮後,再回覆他我要不要接這個專案,他都尊重我的抉擇。」

朋友講到這裡,聲音越來越高。

「聽到他這樣說,我哪有可能拒絕?最後,我答應接了那個專案,然後,當天回家,我大哭了一場。這種不能自己決定、被別人威脅的感覺,真的是太差了……我做了那麼多工作,比別人辛苦,這我都認了,但做了那麼多,卻感覺更差、更覺得自己沒用,每天一起床,想到要去上班,就覺得全身乏力……」

講到這裡,他再也忍不住了。

「再繼續這樣下去,我應該會失去活著的動力,所以,我認真考慮要離職,但又在想,不知道換個環境,是否還是會遇到同樣的情況……我也在想,景氣那麼差,我又有個很多人羨慕的工作,為了這種事要離職,我到底是不是抗壓性太差?」

職場中的情緒勒索

實務工作中,我遇到不少想更換工作的來談者尋求諮詢,深入瞭解後,發現時常與職場中的情緒勒索有關。以上文為例,這種情況其實很常見—

藉由「暗示」當你不願意按照主管的方式去做時,你可能就會失去一些「重要事物」:好的績效、薪水、升遷,甚至,是對自我的肯定。

這種用「貶低」或「剝奪安全感」的話語,讓我們產生焦慮,以至於我們最後會毫無選擇地、按照對方希望的方式去走,正是職場情緒勒索最常見的樣貌。

而當長期在這種互動循環中,我們就會感覺「看似有選擇,但其實沒有選擇」;如果覺得痛苦,卻又必須告訴自己:「其實這樣還好,去哪裡,環境都是這樣,如果我受不了,是不是我抗壓性太低……」時,我們就會壓抑、逼迫自己「不要去感覺自己的痛苦」,逼迫自己繼續在這樣不合理的環境待下去。

我們必須懷疑自己的感覺,必須合理化的安慰自己說:「還有比我更慘的。」因為不這麼做,我們可能會撐不下去。
但面對這種沒有選擇的「隱性勒索」環境,我們為了生存而感覺逃脫不了、持續忍耐……直到窒息或放棄的那天到來,成為我們「放棄工作的最後一根稻草」。

於是,我們很可能因為這種「沒有選擇的痛苦」,讓自己只為了擺脫這一切而離開這份工作,卻並非經過理性的思考判斷。

如果是這樣,能夠怎麼做,才能練習:讓自己在這樣的「威脅」下,還能夠不被害怕、焦慮給困住,而能感受到自己是「 有選擇」的呢?
面對職場的情緒勒索,我是否只有離開一途? | 失落花園 周慕姿心理師

該走還是該留?因應的方法

以上文為例,如朋友的主管,當他提醒我朋友:「平常的工作表現會影響績效」,以及詢問他「要不要接這個工作」時,對我朋友而言,他覺得主管似乎在暗示他:「不接,你就等著績效很差吧!」

因此,他才會硬著頭皮接下來。 但仔細想想,主管看似威脅,但其實說得沒錯;不過,和我朋友想的狀況,卻是不同的兩回事。 怎麼說呢?

的確,如果在這種情況之下,我朋友仍然硬著頭皮接下來,有可能,這會增加主管的好感度,也「有機會」增加他的績效(請注意,是有機會,也有可能沒有)。

但是,如果不接呢? 績效或許不如我朋友有接之後的績效好,但那是當然的啊!

因為多做了工作,本來就「有機會」績效更好;只是,當你的工作已經超出負荷,為了那些不一定會增加多少的績效,你真的願意犧牲如此之大嗎?
尤其是,當你看著其他同事,他們可以不接、可以不那麼忙、有自己的生活,他們「有選擇」,但績效也不見得差你太多的時候,你是否會覺得「很不公平」?

那是因為,主管所說的話,配合我們內心的焦慮,有時會過度放大我們的「恐懼」,並且「 災難化結果」。

好像績效要不就很好,要不就是很差,我們卻沒有想到,可能還有一個「中間值」,而「中間值」不見得是我們不能接受的結果。

很多時候,我們聽到了主管說這樣的話,可能很難冷靜地想到這件事。 這種一直處在焦慮與恐懼的狀態,會讓我們覺得自己「沒有選擇」,於是會越來越感覺到無力,直到忍不下去的那一刻,我們就可能直接決定「放棄」這份工作,然後逃離這個環境,越遠越好。 那是很可惜的事情。
面對職場的情緒勒索,我是否只有離開一途? | 失落花園 周慕姿心理師

具體SOP:停、看、應

面對職場時常出現的情緒勒索並不容易,提醒大家,或許可以用「停、看、應」來面對。

一、停

面對對方的「威脅」而讓我感覺焦慮時,先讓自己「停一下」。例如跟主管說你現在在忙,等一下回覆他,或是跟他說:「我瞭解主管的意思了,等一下就回覆你」,

讓自己有機會離開現場、爭取一下思考的時間。

讓自己能夠停下來思考,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如此,你才不會在過度焦慮的情況下,放大對方的「威脅」,而誤以為你只有「按照他的方式做」一途。

二、看

看一下剛剛發生了什麼事,我的感覺如何?或許,我感覺到被威脅,沒有選擇……但是,這是真的嗎?這件事不做,真的會對我的績效影響很大嗎?練習安撫自己的焦慮,稍微理性思考、判斷,主管是否真的在「威脅」,而我,真的不能拒絕嗎?

當你在焦慮時,你會覺得:「對呀,我當然不能拒絕啊!怎麼可能有其他選擇!」可是,我想鼓勵你練習安撫自己的焦慮,讓自己知道:「被這樣威脅,我覺得很不舒服。」

然後,等你情緒比較緩和後,可以試著看看,對方說這些話的目的是什麼。他是真的想要威脅你,還是因為,事情沒有人做,而你是最有可能幫忙做的那個人?

在這部分,練習安撫自己的情緒,並且去看對方的想法,是很重要的步驟。

因為,你仍然必須要回頭去溝通,而不是咬牙承受。如果把對方妖魔化、覺得對方就是找你麻煩,那這個環境,可能就會讓你待的很辛苦。當有機會瞭解你自己的辛苦,找到自己的工作界限—「我沒辦法把整個工作接下來,但我可能可以做一點」或者是,「我如果接下來,可能我的其他工作就會延宕」;並且,瞭解對方的目的與需求:「希望有人幫忙做這件事」,就有機會回頭去溝通。

三、應

練習跟對方溝通。建議溝通時,盡量把對方放在「好的位置」,也就是把他當成跟你合作的對象,是你的夥伴,理解他的立場,但也說出自己的難處。

例如:「主管,我瞭解這個專案非常重要,而你相信我的能力,所以希望把它交給我。不過,我目前的工作有…..在這狀態下,如果我接下這份工作,會使得其他部分的工作有所延宕,這應該也不是你希望看到的結果。我剛看了一下我的工作量,也許我還可以幫忙一部分,其他部分可能需要有同事和我一起處理;或可能需要等我某個專案結束後,才有辦法接這個專案。」

練習清楚的說明自己目前的工作量及所想到的可因應方式,對某些主管來說,當他發現你和他一起想辦法、而不是推掉工作時,會使得他的防衛變得比較低,他才會發現:「你不是想要推掉工作、想要拒絕我,而是你真的有困難。」他才有辦法去理解你的困難,如此,兩人溝通與合作上才會比較順暢。

很多時候,我們並不擅長跟主管討論自己的工作量。有些時候,經過溝通,以及我們瞭解並表達自己的「工作界限」:工作量以及我們的可承受度,有可能會減少被勒索的情況;當然,有的時候,會遇到「溝通無效」的狀況,當主管總是把工作丟到你身上,卻不會分派給其他人時,練習「拒絕」就很重要。(只是,如何在職場上拒絕,又是個困難的課題了)

面對職場的情緒勒索並不容易,由於關乎「生計」,更讓我們綁手綁腳,很難為自己去爭取什麼,而時常會勉強或委屈自己。但是有些時候,真的困住我們的,不一定是「會失去這份工作」的恐懼,而是「擔心自己會被認為不夠好、不負責任的人」的壓力,才使得我們困在職場的情緒勒索中。因此,除了當下因應的技巧,更重要的是,

「不要把主管的否定帶回家」,不要相信那些傷害性的語句,我們才不會一直被焦慮與恐懼綁架,困在這樣的負面情緒循環中。

推薦你

伴侶溝通技巧:焦逃配的小劇場(線上影片)

伴侶溝通技巧:焦逃配的小劇場(線上影片)

情緒樹洞 - 記錄情緒,埋藏秘密

情緒樹洞 - 記錄情緒,埋藏秘密

#情緒勒索 #主管 #該走還是該留 #溝通無效
作者介紹

周慕姿 諮商心理師

商品數量:9

文章數量:71


心曦心理諮商所負責人,2017誠品暢銷榜冠軍、金石堂「十大影響力好 書」《情緒勒索》作者,另著有《關係黑洞》一書。除去心理師/作者身份,私底下也是民謠金屬樂團「Crescent Lament 恆月三途」的主唱。她相信我們擁有「選擇的自由」且若能以「真實的自己」面對生命,我們就能掙脫無形的束縛。

你可能會喜歡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