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現他有小三:妳一直努力地討好他,那妳怎麼討好妳自己?

文章日期:2019-06-30觀看人數:4051人

坐在我面前的她,才剛經歷被男友拋棄的傷慟中。

她哭著告訴我,她很努力地讓男朋友快樂,甚至還提供經濟上的支援,可是最近她發現他有小三了。

妳一直努力地討好他,那妳怎麼討好妳自己?

person sitting on outdoor bench during daytime

紅著眼眶的她,訴說著自己好幾段的感情生活,似乎都有著這樣的模式:

一開始,男方很努力地追求她,接送她上下班、帶她去逛街,她想做什麼?他就會立刻拋下所有手上的事情,陪在她身邊。

對方的行為讓她覺得自己很重要,是被呵護的,幾次下來,她慢慢地接受了他。

可是確定兩人的關係後沒多久,她卻開始感受到他的態度怎麼變得愈來愈淡漠?於是她心想,會不會是自己愛的不夠?為了挽回關係,她開始為他做更多。直到自己再也受不了了,她終於鼓起勇氣,抗議他忽略了她,但他卻只淡淡地告訴她最近很忙;她說「你變了。」他回以「是妳想太多。」

一次、二次…,男方終究洩了底,她才猛然驚醒:她有了競爭對手。

聽著她的故事,我說,「聽起來,在過去的感情關係裡,妳好像一直在討好對方?」她點頭。「妳一直努力地討好他,那妳怎麼討好妳自己?」她楞住了:「我沒想過這個問題。」

然後她告訴我,從小到大,她努力地要讓週遭的人開心,讓爸爸開心、讓媽媽開心…,可是,她沒想過,要怎麼讓自己開心?

把自己放得好小好小,卻把對方放得很大很大。

為了得到這個心中渴望的愛,她努力地做很多很多。她委屈自己,把自己放得好小好小,卻把對方放得很大很大。這種不對等的互動關係,一開始固然讓她得到短暫的被愛的滿足感,但拉開了時間之後,她付出的是更為慘痛的代價,就是「失去了自己。」

「妳覺得自己值得被愛嗎?」她的淚再度流了下來。

這個眼淚是在訴說著她的悲傷、她的失落,對一直沒有感受到被愛的難過。

我請她在會談室找一個象徵物代表受傷的自己。她找了一個抱枕。

我請她閉上眼睛,想像那個抱枕就是受傷的自己、渴望愛的自己。我輕輕地引導她,去靠近那個受傷的自己,我邀請她是不是願意可以把那個自己抱在胸口?

她點點頭。我說,接下來是妳和它共處的時間,我不再說話,如果妳覺得ok了,隨時可以睜開妳的眼睛。

她緊緊地抱著抱枕,用手輕輕地撫拍,此刻,她的淚水一直流一直流。幾分鐘之後,她睜開了眼睛。

我邀請她願不願意分享剛剛的經驗?她告訴我,她感覺到小時候的自己,那個想像中的孩子,一開始對她有點害怕,不太敢靠近。她沒強迫她,但試著一小步一小步地接近她,她沒有躲開。她再試著張開雙手,輕輕地搭在小女孩的肩上,感覺上,小女孩的肩有些鬆了。

她再試著輕輕地將小女孩攬在胸口,她感覺到小女孩把頭靠在她的肩上。

她邊說邊哭。

她開始願意相信,其實,她也可以藉由自己的能力給她自己更多的關懷、接納與愛。

我問她,這個眼淚在說什麼?她告訴我,那是對小女孩的心疼,還有對小女孩的愧疚。

「那妳感受到了什麼?」「在我抱著小女孩時,我感覺到有股暖流,透過我的手與胸口,輸送給她。」

「妳覺得那是什麼?」「我不確定,好像就在那一刻,我接觸到她的那一刻,我好像…好像是,把我的愛給了她,讓她整個都鬆了下來。」

「妳相信嗎?妳給了小女孩她所需要的愛與接納?」她點點頭。

談話末了,她原本一開始的愁顏,有了笑容,抱枕還被她抱著。

我知道,這個經驗只是個開始,不會因此就會立刻有180度的改變,畢竟她討好了三十多年,可能已是不自覺地。

但至少,她已開始學習如何去疼惜自己了。我知道,她開始願意相信,其實,她也可以藉由自己的能力給她自己更多的關懷、接納與愛。

只要她願意,她可以繼續來討好自己、愛自己,而不會再需要委屈自己,犧牲自己,去從別人身上得到愛。

#分手 #失戀 #小三 #愛自己
作者介紹

顧浩然 諮商心理師

商品數量:1

文章數量:22


杏語心靈診所資深治療師。曾任職軍旅、媒體及公部門,對於工作轉換與選擇之徬徨與困擾、壓力之調適、難以面對權威人物之相關議題擁有豐富之工作經驗。

你可能會喜歡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