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你和我之間》:當你想關心,他卻說有壓力⋯⋯

文章日期:2019-05-17觀看人數:312人

如果說,所有的煩惱都是人際關係的煩惱,那麼所有人際關係的煩惱,其實都是「你和我之間」的煩惱。只要兩個人的距離沒有拉好,當你需要關心的時候他沒有「接好」,或是當他需要空間的時候你太過靠近,這些不知不覺當中所累積出來的壓力,就會成為煩惱的根源地。

想一想,這一段時間以來,你有沒有下面這樣的情況?

  • 某個人跟你說「我這樣是為了你好」,可是你卻承受不起他的好
  • 最靠近你的人,卻變成傷害你最深的人
  • 覺得自己對於某一段關係開始感到疲憊
  • 發現自己一直在過,別人所期待的生活
  • 不敢麻煩別人,總會顧慮東顧慮西
  • 因為害怕孤獨,所以分手以後找一個人湊數
  • 你想要關心,但對方卻不領情

上面這些內容,其實都是《你和我之間》這本書裡面談到的事情。沒有複雜的理論、沒有高深的技巧、沒有那些你就算看了也不會做的練習,有的只是43則小品,有好多作者自己的例子以及生命當中的故事,來談一談,人跟人之間的距離到底怎麼樣才比較合適?甚至你跟自己之間,又該保持怎麼樣的距離?

害怕受傷所以不敢去愛

舉例來說,我經常被問到,逃避依戀到底在想什麼?

事實上, 100個逃避依戀就有100的腦袋,那我們在量表上面得到的分數相同,也無法成為彼此肚子裡面的蛔蟲,這樣一張標籤沒有辦法定義我們所有。不過,如果問「我本人」的話,我覺得我經常會擁有的一種擔心是——如果所有的依靠最終都會倒、如果所有的親近最後都會換來分離,如果只要靠近一個人就必須需得承擔他情緒所給予的壓力,那麼為何我們要信任一個人,把自己的脆弱交付給彼此的人生?

發現了嗎,有些時候我們維持距離只是為了保護自己,好像隔著某一種距離,就可以暫時避免內心當中的恐懼。我曾經把我這樣的想法分享給我一個死黨阿毛聽,結果他這樣回覆我——

「噢,原來是因為怕受傷害所以才不去愛呀,反正所有曾經得到過的東西最後都會失去對吧?那,你怕胖還不是照樣吃?而且反正吃了也會拉出來,幹嘛還吃?」要不是念在我跟他10年的交情,我早就把他的頭巴下去(好啦,實際上我還是有巴他XD)

上面這一段搞笑的對話,某一種程度上就是這本書作者在28頁所說的話(的翻譯):「世界上沒有任何不會受傷的關係,唯有具備受傷的覺悟,並且提起勇氣,才可以靠近某個人,才能獲得自己所渴望的愛。」

回到一開始的問題,或許你點進這篇文章是為了想知道為什麼你很努力的想要關心和靠近他,他卻覺得壓力很大?你知道嗎,在這種靠近當中,或許也有你自己的恐懼,所以你表面上是想要付出關心,實際上無形當中也傳遞了你的焦慮。當然,你的關心也可能是很純粹的關心,所以我們這裡可以用排他法來看看,你上一次想要靠近他的時候,內心是不是有這樣的感覺:

  • 我想要跟他融為一體
  • 想要透過靠近他來趕走我的寂寞
  • 我自己一個人的時候會想東想西
  • 我很害怕他如果不跟我分享他的事情,有一天我會變得不了解他,然後他就會離開我了

當然要列舉的話還有很多,但整體上來說就是,當你的付出感情的時候你到底是真心誠意的,還是在這個「關心」的背後,你有更多的是「擔心」?

為什麼我們需要「距離」

「幸福的婚姻生活並非取決於彼此是否能夠好好相處,而是取決於彼此能夠承受多少的不一致。」

作者在35頁引用托爾斯泰的名言(真的是一個很喜歡引用名言的人XD),看起來很像雞湯,但其實也是一種自我反省,如果你曾深陷於上一段所說的那種「你想要付出但是他不願意接受」的困境當中,或許第一個要想的並不是該如何才能夠讓他接受你的愛,而是你是否能夠接受兩個人之間有許多的不一致?例如:

  • 你們對於愛的定義不一樣
  • 你們對於相處的時間期待不同
  • 受傷的時候,他可能需要獨處,但你可能需要安慰
  • 你喜歡維持少數幾段深刻的關係,他偏向維持蜻蜓點水的許多關係

發現了嗎,人跟人之間之所以需要距離,是因為有了距離我們才能夠有自我(self)。透過跟某一個人接觸、透過跟某一個人分開、甚至透過在正每一次的接觸跟分開,慢慢去定義自己的模樣,找到自己的形狀。畢竟,如果我們「總是倚靠」在別人身上,就很容易會不知不覺「變成OO的形狀」了!

「越是親密的關係之間,越是需要為彼此保持適當的距離。」作者在第57頁說,每個人都有他自己的私人空間,在這個私人空間裡面,他可以自在的做他自己,而當他能夠自在的做自己,也比較能夠自在地跟這個空間以外的人互動。

作者在書當中引用了Edward Hopper 《The hidden dimension》的4種人際距離(可以上網搜尋一下),說明我們和不同的人互動,根據關係的深淺,可能會需要保持的距離有所不同。不過,這只是一個相對的指標,並不是說每一個人都要按照書上所說的距離來進行,而且更重要的事情是,對你來說可能覺得舒適的距離,對方不一定覺得舒適,所以就像是作者在書裡面提到的叔本華知名的例子——與人相處,我們經常是渴望被愛又害怕受傷,所以就像是兩隻刺蝟一樣,在一來一往之間,試圖找出最佳的距離(p.58)。

為什麼我們需要「彼此」

看到這裡你可能會覺得奇怪,如果我們這麼渴望做自己,那麼又為何需要彼此呢?其實人類就是這麼矛盾的。

「我們渴望親密關係,是因為我們期盼得到愛⋯⋯有些人一直說自己喜歡一個人,但卻不能夠真正享受獨處的時光⋯⋯最嚴重的寂寞,是無法與你自己安然相處。」作者說,最後這一句其實是他引用馬克吐溫的名言。

我們之所以需要彼此,心理學上給了一個比較容易理解的理由——在生命陷落的時候,有一雙能夠接住我們的手;讓我們感到困頓匱乏脆弱的時候,還有一種溫柔願意為我們等候。

講的這麼浪漫,說穿了就是「社會支持」(social support),這裡的支持可能是一碗麵、一句問候、一通電話、或者是一種「在」的陪伴,畢竟我們不可能永遠都堅強,難過的時候,還是希望有人能夠陪著我們一起走——只是,如果你習慣的親密距離是比較短的,他習慣的親密距離是比較長的,那麼就算是一起走,也要拿捏兩個人之間的距離。具體的做法,你可以這樣問他:當你心情不好的時候,你希望我怎麼做?

作者說,現在生活資訊龐雜,每一天我們都要受到很多的訊息轟炸,累了一天,我們都會有一些不想說話的時候,但你要的可能是他安慰秀秀,他要的可能只是你在旁邊安靜等候。你們對彼此都相當重要,只是這個重要,不一定需要「很靠近」才能夠給到。就像作者在182頁提到的,兩個相愛的人之間回家的距離,就是培養一種「既可以獨立又可以陪伴的能力」。這其實就是研究親密關係的大前輩 Harry Reis 古時候曾經跟我說過的——感情當中最大的難題,就是如何去平衡「親密」跟「獨立」。

讓你的存在變成一種自在

(翻攝自書中 p.186,作者引用的紀伯倫《在你的依偎中保留空隙》的片段)

「獻出你們的心,但不要將自己的心交給對方保管,因為只有生命之手才能收藏你們的心。」紀伯倫說,也輝映作者在這本書一開始所談到的:樹與樹之間要隔著一些空間,才能夠好好成長。

其實,能夠讓彼此之間保持著某種空間,並且在這樣的空間當中找到溫暖,就是一種對於自己和對於對方的尊重,這樣的尊重,蘊含著「承認自己跟對方並不相同」的事實。

「對待人就像對待火一樣,只要靠近時不會被燒到,離開時又不會凍結就好。」

作者在第55頁引用了希臘哲學家Diogenes這句話(說了他是一個很喜歡引用名言的人XD),看起來很像是一種藝術,但實際上就是一種自在的本事。

試著在相處的時候,讓自己的存在變成一種自在,當你能夠好好跟自己相處的時候、當你不再需要努力滿足你所認識的每一個人的時候,當你終於接受那些令人討厭的人際關係,成就了現在的你,或許你不僅可以慢慢承受某些分離,找到遠不孤單,近不受傷,剛剛好的距離。

推薦閱讀

金惠男(2019)。你和我之間:找到遠不孤單,近不受傷,剛剛好的距離(何汲譯)。台灣,台北:大田。

#關心 #壓力 #你和我之間
作者介紹

海苔熊 心理學家

商品數量:8

文章數量:92


『先穩住自己,再穩住關係!』失落戀花園知識總監/共同創辦人。台大心研所畢,彰師大諮商輔導所博士生。專長領域:兩性關係、親密關係、社會心理學、正向心理學。

你可能會喜歡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