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析《前男友不是人》:真的放不下的,並不是心裡面那個大魔王

文章日期:2018-12-05觀看人數:1204人

「我曾經相信一個男孩,以為自己會跟著他到天涯海角,但是那相信稍縱即逝,如此短暫。現在才明白,大魔王不是真的那麼壞,他們只是追趕不上我們成長的速度,我們要的他們給不起,他們想給時,我們也許已經走遠了。」

連續劇《前男友不是人》中,黎親愛和初戀男友戴海安在分手之後選擇不再聯繫彼此,直到多年後的同學會才又促使兩人見面並開啟了後續的互動,慢慢重回朋友的關係。然而事實上,親愛也逐漸感受到自己並未完全放下海安,因此也開始了她日後「征服心魔」的一連串過程。

分手後就不能做朋友?

究竟和前任情人分手之後,能夠做回朋友的機會有多高呢?Busboom等人的一項研究中指出,有63%的人在分手之後仍與前任伴侶保有友誼關係,顯示「後分手關係」絕非少見。然而還是有一定比例的人,會像三十一歲那場同學會前的戴海安和黎親愛一樣,選擇分手後就不再和前任伴侶聯繫。

關於這類情況,Busboom提出阻礙前任伴侶成為朋友的幾個「障礙」

  1. 家人和朋友不支持:若身邊的親朋好友不支持兩人繼續聯絡,即使有心想保持友誼關係,也將難以維繫
  2. 自己擁有新的伴侶:會繼續和前任當朋友的原因,很大一部分是由於對對方仍有一些資源上的需求(在本文稍後會詳述),但新伴侶已能滿足多數匱乏的需求,因此也沒有與前任持續聯絡的必要。此外,新的另一半有可能也會對持續和前任聯絡的這個行為有所顧忌,導致友誼關係難以維繫。
  3. 採用逃避、忽略的方式分手:若分手時沒有採取正面溝通的方式,是以如傳訊息等較為逃避的方式,很容易導致雙方在分手後不再聯絡彼此。
  4. 交往期間常常發生衝突:不論是朋友或普通朋友,時常吵架皆會有損關係,若在交往期間常常發生爭吵,那麼分手後也容易覺得對方難以相處而選擇不再繼續當朋友。不過後續研究有新的發現,有時爭吵反而是成長的契機[1]。

此外,在交往過程中滿意度較低者,在分手後也較不傾向維持朋友關係[2]。
(以下有雷)

海安和親愛在交往期間便時常有摩擦,包含親愛不斷質疑海安與國中同學鍾書盈的友誼不單純;以及親愛在父母吵架離異時,海安卻沒有及時出現陪伴她等等。在分手之際海安說「我們先暫時分開一陣子,彼此冷靜一下」,而親愛則希望海安說清楚到底是不是要就此分手。在結束這段感情後,親愛又陸陸續續談了幾場戀愛,也遇見了非常愛她、論及婚嫁的周立陽。兩人在交往期間時常發生衝突,並以逃避的方式分手,加上親愛在日後也擁有了新的交往對象,滿足了上述Busboom提出的三項條件(2、3、4)。分手後各自不錯的生活使海安和親愛在往後的日子中不願意也不需要再擁有彼此,因此分手後便沒有友誼關係的存在。

和前任伴侶維持友誼關係的原因

那麼又是什麼樣的原因,讓原先已多年沒有聯絡的海安和親愛,在一次的同學會後又開啟了互動並逐漸重拾友誼關係呢?一項研究針對這種「後分手關係」(Post Dissolution Relationship, PDR)做了深入的探討,首先請348名受試者寫下他們認為的願意和前任繼續當朋友的原因,總共歸納出153項原因並將之分為七大類,包含

  • 可靠性(reliability/sentimentality):如對方的個性值得依靠,他讓我成為更好的人
  • 實用性(pragmatism):較為現實的考量,如對方能提供經濟資助
  • 愛情吸引力的持續(continued romantic attraction):對對方仍保有感情,如想繼續保持朋友關係增加未來復合的可能性
  • 小孩及共享的資源(children and shared resources):如兩人已經有小孩,需要持續共同承擔撫養小孩的責任
  • 愛情吸引力的減低(diminished romantic attraction):由於沒有像以往一樣太多的浪漫吸引,退回朋友關係相對較為容易
  • 社交關係的維持(social relationship maintenance):如兩人仍有共同的交友圈,若不維持友誼關係會導致整個群體的尷尬
  • 性需求(sexual access):想要和對方持續有性行為

接著再找另一批受試者,請他們就上述這些項目選出他們和前任繼續當朋友的原因,並以量表調查他們的個人特質。這項研究結果顯示雙方資源的交換[註1]是能夠繼續使前任情侶維持朋友關係的主因,上述七大類原因雖然屬性不同,但幾乎都涉及到資源的提供[3]。

回到劇情當中,解析親愛和海安的關係,可歸納出符合上述研究的三項因素:

  1. 愛情吸引力的持續:親愛將有關於海安的回憶封藏在時間的長河裡,僅是久未碰觸但並不曾真的消逝,直到一場車禍的意外,親愛看見了小海安的幻象,在和小海安談話的過程中,才慢慢意識到自己其實從未放下海安。而海安在劇情後段也非常想和親愛復合,多次詢問許聖仁的意見,顯示兩人仍對彼此存有一定程度的情感。
  2. 性需求:在最後一集中,海安和親愛發生了性關係後,海安隔天再度消失。
  3. 社交關係的維持:聖仁和陳大發都是當年兩人的同班同學,在劇中四人也有不少次約出門聚會敘舊,因為兩人仍有共同朋友的情況,使兩人有時雖然感到尷尬但還是答應了朋友的邀約,也促成了兩人幾次的見面契機。

因此與前任伴侶的友誼關係,事實上多少是夾帶著一些複雜因素的。就像親愛誤以為書盈是海安的前女友時所說的:「交往過就不可能是純友誼啦!」而十幾年後,她自己和海安也印證了這句話。

Schneider針對182名與前任伴侶仍維持友誼關係的大學生進行研究,結果發現這種「和前任伴侶的友誼形式」,與和「不曾交往過的一般朋友」的友誼有本質上的不同,不僅友誼的品質較低,也往往具有目的性(如仍在同一個生活圈內,有保持友好關係的必要等等)。因此,分手後繼續做朋友的情況是存在的,然而這種友誼關係很難像沒交往過的異性間的友誼那樣純粹,並非所謂的「柏拉圖式友情」[4]。

與前任的羈絆

「怪我捨不得 卻又假裝著 信誓旦旦說我忘了愛的每一課 活該要痛徹 心的每個皺摺 愛你的課怎會不記得」-楊丞琳 《忘課》(《前男友不是人》片尾曲)

親愛過去一直逃避參加同學會,直到三十一歲這年為了證明自己已經放下海安而選擇出席,沒想到在見到海安之後才發現,原來他一直是自己的心魔,在腦中仍存有許多有關他的記憶。即使過了很長一段時間,許多人仍然難以忘記前任,不論分手後還是不是朋友,兩人畢竟曾是情侶,衍生出日後大大小小的複雜關係的源頭,大概就是這種心中仍有掛念與牽絆的心情。

真正的大魔王其實是我們自己

為什麼親愛放不下呢?整體來說,《前男友不是人》以「大魔王海安」貫串整個劇情,親愛在看見小海安的幻象之後整個生活隨之被打亂,但也使她開始思考自己的現況是否真的是自己所想要的。

相信許多人都曾聽過一句話:「你會喜歡上這個人,事實上是因為自己缺乏了那個人所擁有的特質。」而心理學家榮格的「原型」(archetype)概念也有做出類似的解釋,「原型」是集體潛意識當中人類心中所共同擁有的一種象徵,其中 anima 即是男性潛意識中的女人形象,animus 則是女性潛意識中的男人形象。

當我們對異性產生情感時,便是由於我們將潛意識中的 anima 或 animus 投射到對方身上,認為對方是我們心目中所想像的那位完美無缺的對象[5]。親愛在一開始之所以會被海安吸引,就是因為海安不怕老師、不怕校規,令平時都是乖乖牌的黎親愛覺得他很特別、很勇敢,但時間一久,親愛漸漸覺得他「變了」,並不如當初所期待的那麼好。將時間軸拉到十多年後,親愛原先已和立陽論及婚嫁,但漸漸發現立陽對她事事順從、從不與她吵架的個性並非她想要的,因此最終也是走上分手一途。

就如小海安對親愛說的:「我是因為你的意念而存在的。」這個幻象是她最初喜歡上的海安,那個心目中的完美海安。有時候我們喜歡一個人,是喜歡對方擁有的那些我們沒有的東西,並不是這個人本身。

劇情的最後雖然海安又再度消失了,但親愛逐漸懂得自己真正所想要的是什麼,更加釐清愛的本質,或許她終於理解忽遠忽近並不是她要的,或許她終於看破,她所愛上的其實是想像中的大魔王,也或許正因為他的離開,她反而找回心中完整的一塊。

就像整部連續劇所要傳達的主軸一樣,想要放下前任,首先要征服的是自己的心魔,這個心魔不是前男友或前女友,而是自己心中過去一直從未釐清的一些想法。

我的朋友曾和我抱怨他前女友的事,說他仍和前女友維持友誼關係,因為不想白白失去一份交情,但他的前女友卻把他當工具人,時常要求他幫忙一起去購物。我當時反問朋友,你前女友都這麼過分了,為何你還願意一直幫下去?事實上我覺得他一定是仍對前女友留有情愫,只是他不願承認而已。這份友誼的背後,感覺上是因朋友未放下的情感以及他前女友經濟和勞力等需求建構而成的。在大約一年多後,朋友似乎終於看清了前女友,而連友誼成分都不想再保留。

失戀後對於前任的心境糾葛是必經的過程,但即使關係結束了,我們也能藉由這段感情中多理解自己一點,讓每次的失去幫助我們更加完整。儘管最後你要的感情沒有回來,你卻也漸漸的,把自己找回來。

註解:
[1]在一方有需求時,另一方可以提供相對應的資源,且這種需求和付出的關係是互相的。例如一對夫妻離婚後,女方需要養小孩的經濟來源,男方可以定期給予金錢的支援;男方覺得女方仍是一位很好的傾訴對象,在遇到一些工作上的不如意時和女方談心尋求安慰。

參考文獻:
[1] Amy L. Busboom, Dawn M. Collins, Michelle D. Givertz, & Lauren A. Levin (2002). Can we still be friends? Resources and barriers to friendship quality after romantic relationship dissolution. Personal Relationships, 9(2), 215-223.
[2] Melinda Bullock, Jana Hackathorn, Eddie M. Clark, & Brent A. Mattingly (2011). Can We Be (and Stay) Friends? Remaining Friends After Dissolution of a Romantic Relationship. The Journal of Social Psychology, 151(5), 662-666.
[3] Justin K. Mogilski, & Lisa L. M. Welling (2017). Staying friends with an ex: Sex and dark personality traits predict motivations for post-relationship friendship. Personality and Individual Differences, 115, 114-119.
[4] Schneider, C. S., & Kenny, D. A. (2000). Cross-sex friends who were once romantic partners: Are they platonic friends now? Journal of Social and Personal Relationships, 17(3), 451-466.
[5] Burger, J. M. (2015). Personality (9th ed). Boston,Commonwealth of Massachusetts: CENGAGE Learning.

#分手 #做朋友 #前男友不是人
作者介紹

陳穎芝 心理系學生

商品數量:0

文章數量:4


政治大學歷史學系,雙主修心理學系。心理學之於我可能不是最圓滿的解答,但它幫助我一點一滴的更認識自己。期盼能將艱澀的研究文獻化為有溫度的文字,讓大眾更了解心理學,點亮心中的那盞明燈,撫慰心底的那塊黑暗角落。

你可能會喜歡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