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於恨、卻超越恨,從傷害中拯救自己

文章日期:2019-07-06觀看人數:3116人

妳有權利指控傷害妳的人,但妳更有權利從傷害中將自己拯救出來!

父母離異後,她跟著媽媽。爸爸帶走了所有值錢的東西,一毛錢也沒留下,原是家庭主婦的媽媽,咬著牙,帶著她,一口氣兼了三份工作,無論如何也要把這個家撐下。

小時候不懂,只知道媽媽常常很晚回來,三天兩頭就會躲在棉被裡哭。她睡上鋪,總是裝睡,直到聽見啜泣聲漸漸小去,探頭去看,確定媽媽還在,才敢睡覺。有一次,媽媽睡太裡面,她看不見,她拼命伸頭出來,一不小心,就從上面掉下來。還好地上堆滿沒洗的髒衣物,她竟然沒受傷,只是眼前一片黑,七暈八素。她也不敢出聲,自己趕緊爬回去。媽媽太累,竟然沒被吵醒。

「這種事也幹得出來!就留下我們母女倆──」當她放學回家,媽媽常常突然摟住她,眼淚就撲簌簌流了下來。說來好笑,多年以後,她回想起來,當時她掛心的竟是手中的作業──這樣一抱,習字本就被壓爛了,第二天到學校鐵定又要挨罵,然而,她不敢掙扎,生恐媽媽更難過。

她見過阿姨好幾次,都是在學校。有幾次,爸爸去接她,就摟著阿姨一起去。最後一次,阿姨跟著他們回家,但到了門口,她扣住門把,就是不讓任何人開門。爸爸當場翻臉,大吼一聲後就扯住她頭髮,掏出鑰匙圈、打火機從她額頭砸下去,還揍了一拳,隨後被阿姨勸住。爸爸怒氣消了後,才摟著阿姨離開。

她沒告訴媽媽這些事──事實上,她從來沒把她遇到的任何事告訴媽媽,甚至,連她三年級時,被幾個男生拉住,一個男生趁機把營養午餐吃剩的菜渣剩飯倒進她的書包裡,她也沒告訴過任何人。後來,她的成績越來越好,這樣的事情就不常發生了。

然而,她還是一樣沉默,很少跟其他同學往來。放學之後,總用最短的距離回到家,洗完澡、寫完功課、做完家事之後,就坐在門口等著媽媽回來──這段時間是她最難熬的時間:她很害怕看見媽媽回來時,喝得醉醺醺、抱著她痛哭、見到東西就摔的模樣;但是,她更怕的是等不到媽媽回來。

升上小六,媽媽總算把父親留下來的一屁股賭債還完,在巷口開了一家麵攤,她自然是無條件的小幫手,功課寫完就過去幫忙。她能做的事情可多了,從洗碗、煮麵、招呼客人,樣樣都行。或許是老天幫忙,麵攤生意倒是不錯,而且越來越好。感覺上,生活突然變得寬裕許多,家裡也多了不少東西,甚至,連房東太太都客氣許多。她反而覺得有些怪怪的,要確切說那些地方不對勁,她倒也說不出來。

有一天,媽媽收了攤,在回家的路上,媽媽突然打破一貫的沉默。

「下個月,妳就不要過來幫忙了。」

她愣愣地看著媽媽。

「我幫妳報了補習班。國中英數理化先修班。妳明年就要升國中,不好好準備,萬一跟不上別人,怎麼辦?」

她會意過來之後,拒絕了。媽媽當下就生氣了。「妳自以為以前都考第一名就了不起啊?我告訴你,小學只是個小池塘,裡頭都是小魚,到了國中,那就是大池塘,競爭對手多,比不過人家怎辦?」

她牛脾氣發作,堅持不肯。

「莫非妳一輩子就要像我這樣,什麼都不會,被甩了的時候,差點就要去要飯,跟自己小孩一起活活餓死?」媽媽火氣也上來了。「好,妳如果妳要跟我一樣,那妳就跟我來賣麵。」

「我要跟妳去賣麵。」

這下媽媽可真的爆炸了。「我為妳做這麼多,為的是什麼?妳都不為我想一想嗎?我想給妳一個更好的生活,難道我錯了嗎?我但願妳以後能夠有個一技之長,幸福快樂的人生,我完全不求回報,只不過生妳養妳,就有義務要給妳有個好日子過。妳卻在這裡跟我鬧,妳什麼時候這麼不懂事──」

自從還完債,很久沒見到媽媽這麼生氣,她雖然難過,最後還是讓步了。

媽媽另外請了兩個歐巴桑來幫忙,而她補習結束回家,麵攤也收了,再也看不到那爐子冒著煙、她跟媽媽忙進忙出、食客人聲鼎沸的溫暖角落。

過不久,連小攤子也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家全新開幕的台式麵店,跟掩不住喜色的媽媽,還有一下子冒出來、據說是「鄰居」不絕於耳的道賀聲。

雖然生意一樣的好,她跟媽媽碰面的機會卻少了。不知曾幾何時,媽媽旁邊多了一個可疑的張伯伯,好幾次媽媽似乎有意想介紹她認識,她連看都不想看,隨便找個理由就閃人。

媽媽越來越少跟她說話。有一天,她意外發現:同學口中的打卡名店,竟然是自家的店。她跟著同學跑去看,她完全認不得了,那是兩個店面打通,有著精緻裝潢的一家麵店,人潮一路排到十字路口。

「這是怎麼回事?」當晚,一回到家,她幾乎是用興師問罪的音量質問。

「我擔心妳分心,影響功課,不想讓妳知道。」

她不知該回應什麼,掉頭就走,正要回房時,背後傳來媽媽的聲音。「也好,順便告訴妳,我買了一棟房子,下個月搬家。」

她只記得:那一天她好氣,是哭著睡著的,在氣些什麼?她也不清楚。

第二天,補習完,回到家裡,已經是十多點了,媽媽一如往常,坐在客廳沙發上等到睡著了,電視機還開著。

她一關掉電視,媽媽就醒了,拉開她剛搬來的毯子。「功課準備好了嗎?」

陡然一股氣衝上來,她忍住了。「我才剛回到家,今天補習班補課,上的比較晚。」

「跟妳講的槌球隊,妳去找郭老師報名了沒?他會帶妳們出國比賽。」

「我不會打槌球,哪可能出國比賽啦!」她急的跺腳。

「又不用比賽,只是去拿冠軍。」媽媽支吾半天。「問這麼多幹什麼?國外比賽加分最多,會考規矩又不是我訂的,瞪我幹什麼?不然就去念私校。」

「我不要念私校。」

「那妳就給我去報名!」

她轉身哭著跑回房間,癱在椅子上,旁邊都是箱子,當初爸媽離婚時,以為沒錢租下去,東西打包好擱在那,現在放了一張桌子,就當她書房。

她哭到睡著。媽媽也硬氣的沒叫她回房睡覺。到了搬家那天,那一箱箱的東西都被搬走了。臨走前,她忽然發現卡車上「清運公司」幾個大字。

「當然,全扔了,妳不是去看過新家了嗎?那堆垃圾拿過去要擺哪?」

「我國小的獎狀、課本、畫冊──還在裡面啊!」

「那些妳早該收好,現在跟我吵這個幹什麼?」

她氣到根本沒心情唸書。結果,高中沒考好,只上了第二志願。媽媽大失所望,除了大發雷霆,就是安排了更多的課後輔導。

先前逢人就吹捧自己的女兒,現在卻轉為對她無止盡的冷言冷語。她只能忍耐再忍耐。糟糕的是,學校的功課始終沒有起色,不管她怎麼努力,還是考不進媽媽要求的前五名。結果就是換來更多的譏諷與酸言酸語。

繁重的課業壓力也開始產生負作用:她無法參加其他同學豐富生活,在這麼一個活潑動態的校風裡,她變成了一個異類,幾乎沒有朋友。

最後,大學聯考她大失常,不管學測還是指考,結果一樣慘不忍睹。

「後來呢?」我問。

「總會有學校唸的。」她拿出一張照片。「這是大一的我。」我愣住了。照片裡頭的女孩,瘦瘦高高的,有種纖細而易感的靈氣。

女孩把照片抽走,站了起來。霎那間,那清秀的女孩不見了,只見一圈又一圈的肥肉在我眼前不停地抖動著。

「吃!妳把自己吃胖!好讓妳媽對妳徹底失望。」

女孩慘然一笑。「我原本沒想到。只是當時壓力太大,開始發胖,我媽就拼命罵。我忽然有種復仇的快感,我乾脆癱在那裏,什麼也不要做,吃完了就睡,睡完了就吃,課也不去上,要打要罵就隨她。」

「我知道她很辛苦,我何嘗不是?在這世界上,我在乎她比任何人事物都重要,但她永遠嫌我做的不夠好。我知道我是個沒用的人,沒人願意跟我當朋友,我就是不孝──但我知道我本來不是這個樣子的。妳毀了我的人生,那好,我就毀了妳的女兒!」女孩聲嘶力竭的吼著。

我笑了。「既然如此,那妳又何必來找我?」

女孩愣住了,久久說不出話。

「這幾年來,我媽很健康,沒出車禍,事業沒垮,沒斷絕母女關係。」女孩黯然說道。「我沒變壞,沒發瘋,沒被退學,除了沒朋友跟瘦不下來以外,什麼事也沒發生。」

我微微一笑。

女孩看我一眼,又低下頭去。「畢業後,到處丟履歷,做了幾份工作,都做不久。今天,我還得跟媽媽拿錢才有辦法來看你!」

「最難熬的,就是生活。電影會落幕,人生卻不會。」

「是啊,故事劇情,到了現實世界,完全不一樣。」

「媽媽還繼續罵妳嗎?」

「自從我開始擺爛,她跑去報名心靈成長課,之後竟然跟我道歉,說她不該把我當成證明自己的工具,然後就不曾無故兇我了。」女孩沮喪地說。

「有種被遺棄的感覺,是吧?」

「沒錯!」女孩陡然提高音量。「為什麼她可以罵我這麼多年,然後上幾堂課,道個歉就沒事了,繼續安享她的事業男人跟朋友?而我剩下什麼?爛學校、爛工作、沒朋友、沒身材,有時候還要跟她拿錢──」

「還不能跟別人訴苦,」我接腔。「別人會罵妳:那是妳自暴自棄,別牽拖妳媽!」

「沒錯!就是那樣!」

我笑了。「你真的認為:這一切都該怪妳媽?」

女孩遲疑半晌。「不能,因為她也是受害者。可是,那我又該怪誰──」

我正色問:「如果找出加害者,妳就能立馬變瘦、人緣變好、找到天菜?」

女孩又愣住了。「不能。」

源於恨、卻超越恨,從傷害中拯救自己

「妳停留在受害者情結中:因為無法從加害者得到補償,就不願意走出來。」我說。「事實上,妳根本不需要加害者的救贖,自己就可以解決問題。正義跟療癒是兩回事:妳無須寬恕任何人,不須拋棄心中的恨,就可以療癒受傷害的自己。」

「當妳走出受害者角色的那一刻,妳就會發現:當妳不再受害的同時,加害者也就不復存在了。那不是愛的寬恕,那是『正義的寬恕』:一個源於恨、卻超越恨、不曾原諒卻自然而然的赦免。妳有權利指控傷害妳的人,但妳更有權利從傷害中將自己拯救出來!」

女孩沉默許久。「現在我該怎麼做?」

「妳對自己最不滿意的地方是什麼?」

「全部都不滿意。我討厭我自己。這幾年來,我媽每次──」女孩發現我在看她。「身材吧?」

「好,那我們就從減重開始吧!」

雖然,女孩再也沒能回到大學前的身材;考了幾次研究所都落榜;多次面試與相親失敗後,她明白了人性對於身材刻板印象的根深蒂固。甚至,她在間歇性憂鬱發作中載浮載沉,然而,她已經不再迷惘──

「這就是我的人生:至少,那是我的。」

【倫理及保密原則聲明】故事由超過十位人物,去除個人隱私,萃取欲傳達之意念,據此重塑人物風格、場景與劇情而成。

推薦你

太執著,也沒關係!(電子書)

太執著,也沒關係!(電子書)

放不下,那就提著吧!(電子書)

放不下,那就提著吧!(電子書)


情緒管理,是一場獨處的心靈體驗

心理小工具《情緒樹洞》:情緒管理,是一場獨處的心靈體驗

心理小工具《情緒樹洞》:情緒管理好,愛情、職場、生活沒煩惱!

#放下 #執著 #原生家庭 #傷害 #拯救自己
作者介紹

陳俊欽 精神科醫師

商品數量:2

文章數量:53


杏語心靈診所院長。台大醫學系、台大法律系、台大國家發展研究所經濟組。 先後於台大醫院、署立八里療養院、馬偕紀念醫院完成醫師與精神科專科醫師訓練。中國時報文學獎小說獎。譯有精神醫學兩大經典之一的《牛津精神醫學》;著有《臨床精神藥物學》、《急診精神醫學》等大學用書與十多本大眾書籍。

你可能會喜歡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