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獸被趕跑時的心情是什麼?代我問候,你心裡的年獸

文章日期:2019-01-07觀看人數:207人

你是那種時不時會討厭自己的人嗎?
或者,經常把情緒壓下來,不要讓它爆發的人?
如果你是這樣的人,該怎麼樣和自己相處呢?

年獸的故事

還記得年獸的故事*嗎?如果你不記得,現在讓你看看(修改自這裡):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隻長得像獅子和龍組合起來的怪物,住在很深很深的海底,平時牠棲息在海裡面,但每年會有一次上來陸地上吃人,大家管牠叫年獸。海邊的一個純樸的村莊裡面,村民都非常害怕這隻年獸,都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很快的又快要過年了,村民打包東西準備逃跑,只有一個老人沒有打算逃跑,悠閑自在、好整以暇,一個大媽問他為何不逃跑,他說:「如果你能夠提供我食物和住宿的地方,我將幫村村莊趕走年獸。」
於是好心大媽就真的給他吃的和住的,之後便和村民一起爭相躲避。可怕的過年要來了!除夕那天晚上,年獸果然像哥吉拉一樣從海裡面一步一步地踏上岸,揪竟老人要如何扛下這一場硬仗呢?
老人先去廚房剁水餃發出聲響、在門口燃放爆竹轟隆隆、然後在整個村莊裡,家家戶戶貼上紅色的春聯。因為年獸害怕紅色的東西,也很害怕巨大的聲響,所以就被嚇跑,滾回海裡去了。

解析年獸的故事

看起來真是可喜可賀、可喜可賀。不過,這個故事有個bug就是:今年年獸雖然跑走了,明年他還是會再來——換句話說!我們亞洲人鴕鳥心態真的不是一天兩天,「逃避並不可恥」這個招數原來從很久以前就沿用到現在。

真的是這樣嗎?如果我們比較西方的故事和我們東方的民間傳說***,就會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

西方奇幻文學 年獸故事

惡魔代表 因應方法 故事結局
龍/火龍 派個英勇的戰士去屠龍 從此以後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獅、龍的組合體 智慧老人智取趕跑牠 明年再來

看起來我們好像很笨,只是選擇「趕走」卻沒有杜絕後患。

這讓年獸每年都有機會來傷害我們,也讓我們每一年都要懷抱著擔心,恐懼牠會再出現。但人生何嘗不是如此?那些你所害怕恐懼的事情,總是會一再地來訪。

其實,這裡有兩個值得思考的點:

1. 怎麼沒有人想想年獸的心情

有一次我和朋友分享這個故事,他聽完年獸被趕跑,只好明年再來的時候,竟然在我面前哭了(天啊,哭點也也太低了)。

他說,可能年獸只是想要跟大家當朋友,可是人類卻很無情地把他趕走了。

他覺得年獸很可憐(雖然我覺得這個部分他自我投射的程度應該比較大XD),為什麼人類要這樣做?

仔細想想,這個「年獸」有可能是我們內心黑暗、負面、抗拒不想面對的那一塊,所以牠經常來造訪,某種程度上,是想要讓人類看見「嘿!你心裡面有一隻野獸喔,不要忘記了喔!」這麼說起來,的確有可能如我的朋友所想,牠並沒有真的想要傷害人。

那個關於年獸會吃人的傳說,可能只是人類內心的恐懼而已。

如果我們真的讓年獸上岸,或許他還能跟大家和平共處——不過,這的確很不容易做到,要和自己的黑暗面一同生活,往往需要多年的「修行」阿。

2. 殺死/趕走的分別

我們的民族採取面對恐懼的方式,是用「趕跑」的方法(可能還沒想到更好的方法),而不是採取直接殺掉的方法,或許對我們來說,有兩個意義:

  • 你是殺不死黑暗的,就算你殺掉了,他還是會不斷不斷地出現,你能夠做的,就是暫時讓它不要影響你的生活。
  • 然而,你所逃避的東西,在你和它和解、和他好好說話之前,還是會一再地出現。和心裡的黑暗和解回到一開始的話題,如果你很討厭自己、很討厭自己某個黑暗的部分不斷地出現,那該怎麼辦?多年前,我曾經遇過一位有「穢語症」(Coprolalia)的朋友**,每次他出現負面的想法的時候,都會「罵髒話」把它趕跑。這樣做雖然暫時趕走了那些想法,可是反而讓他困擾,因為有些時候在朋友聚會、公共場合,他就會不知不覺地冒出那些髒話,別人都以為他是「思覺失調」,不知道在跟誰講話。

直到後來有一天,他(看了一些書之後)終於好好坐下來,真的在房間裡面拿了一張椅子,跟內心那個黑暗面說話[1][2]:「哈囉小黑,過去這段時間以來真的是委屈你了。每次你一出現,我都把你罵走。其實我知道,你也是我的一部分,只是我現在還是很害怕,你出現了以後會影響我的生
活。我還暫時不知道要如何跟你相處,不過我看見你在哪裡了,特別跟你說一下。」

好玩的是,那天過後,他所說的那個「小黑」(負面想法和回憶)來拜訪的頻率也變少了,換言之,他也不需要經常在人群面前罵髒話趕走他。我後來問他說,你有因為這樣更喜歡自己嗎?他說沒有,可是好像也不那麼討厭了一些些,雖然只是很小很小的一些些。

從榮格心理學的角度來看,其實我們的黑暗面,也是我們內在成長的一種動力,換句話說,如果你趕走黑暗,那麼某一種程度上,你也驅逐了自己[3][4]。

而驅逐自己的人,是沒有辦法真正成長的。
當你願意開始接受,他也是你的一部分,改變就有可能發生。

*這是來自於「榮格心理學2:夢的解析」課堂上老師說的故事所整理分析。
**Coprolalia是非自願或不自主地說出髒話、社會不適宜語言,可能是神經衝動所造成,經常伴隨妥瑞氏症,不過這個朋友他並沒有妥瑞氏症。
***關於東西方的二元對立議題,也是本土心理學家感興趣的主題。這裡雖然用東西方字詞,但其實也是過度化約的詞(例如,西方指的是哪一個西方?美國人和英國人是一樣的嗎?台灣人和印度人是一樣的嗎?)。礙於行文流暢故,無法在此多贅述,對於二元對立、誰是西方誰是東方等等的議題與討論有興趣者,可以參考黃光國老師的論文

延伸閱讀

[1]金樹人(2016)。東方智慧與心理諮商。「含攝文化下的諮商心理學:本土諮商心理學國際學術研討會」發表之論文, 南投日月潭。
http://lpf.guidance.org.tw/project.php
[2]Sand, I.(2018)。我就是沒辦法不在乎:鈍感世界中,給高敏感族的人際關係指南!暢銷話題書《高敏感是種天賦》行動篇!(Tools for Helpful Souls)(梁若瑜譯)。台灣:平安文化。
[3]蘇益賢(2018)。練習不壓抑。台灣:時報文化。
[4]許皓宜(2017)。情緒陰影「心靈整合之父」榮格,帶你認識內在原型,享受情緒自由。台灣:遠流文化。

#年獸 #榮格心理學 #夢的解析
作者介紹

海苔熊 心理學家

商品數量:3

文章數量:97


『先穩住自己,再穩住關係!』失落戀花園知識總監/共同創辦人。台大心研所畢,彰師大諮商輔導所博士生。專長領域:兩性關係、親密關係、社會心理學、正向心理學。

你可能會喜歡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