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希望將來照顧自己的子女,不一定是自己金援最多的那一個

文章日期:2019-06-06觀看人數:80人

父母希望將來照顧自己的子女,不一定是自己金援最多的那一個。

父母可能把自己認為比較沒用的那一個放在身邊、讓他負起持家的責任,放過了從小就大力「投資(金援)」的「理想孩子」。

這樣做,他們才不會讓這個「完美傑作」捲入自己需要照護等麻煩之中。因為如果讓他捲入了這樣的麻煩,自己這輩子的「投資」就化為泡影了。

與父母親同住的不是「身為菁英的哥哥」

故事的主角是兩兄弟中的弟弟正樹(49歲),他有一個大兩歲的哥哥悟史(51歲)。

正樹和年近八十歲的媽媽一起住在老家。媽媽幾年前在外面跌倒以後,走路或移動常常變得很吃力,因此採買、打掃、洗衣服等家事都是正樹在做。

他在大約八年前開始和媽媽一起住,主要是因為他當時剛好離婚,否則他以前和媽媽的關係並不算特別好。

大學中輟之後,正樹和父母常有爭執,因此在工廠找到工作後,馬上就搬出去住了。他在快三十歲的時候和女同事結婚,也生了小孩,一家三口在太太的建議之下,逢年過節時多少會回家看看爸媽,只是他總覺得和父母之間仍有些隔閡。

不過正樹離婚之後,母親的態度開始「軟化」,父親過世時,她便問他「要不要搬回來住」。

母親的理由是一個大男人獨自生活很辛苦,又希望他能幫忙管理父親留下來的一間出租公寓,而這件事也已經獲得哥哥同意。恰好正樹當時工作上遇到了瓶頸,於是接受母親的提議,辭去工廠的職務回到家裡,開始和媽媽一起生活。

其實正樹很難想像自己現在竟然會和媽媽一起住,因為他總覺得會和媽媽同住的是哥哥悟史。

因為悟史很得爸媽的寵愛,從小他的功課就很好,不但讀的是頂尖大學,之後也是進知名的大企業工作,是正樹眼中的「菁英哥哥」。悟史上大學後同樣搬出去住,可是他在學時的花費都是爸媽出的,結婚有了小孩、要買比較大的房子時,也是爸媽提供金援。

而正樹離家以後就盡可能不和爸媽往來,倒是悟史常和媽媽聯絡。事實上,正樹會知道悟史一家的近況,幾乎都是從媽媽那裡聽來的。

此外媽媽和長媳的關係也很好,有時候悟史太忙,嫂嫂會自己帶小孩來玩。媽媽看起來也很喜歡這個媳婦,正樹曾經看過她開心地對鄰居說:「真是娶了個好媳婦呢!」

一和悟史相比,正樹的心情就會變得很複雜。他覺得自己這輩子都沒能回應父母的期待是他自己不好,可是一方面又覺得「誰叫爸媽眼中只有哥哥……」。

儘管如此,媽媽還是對剛離婚的他伸出了援手,所以她並不是不重視不成材的自己。於是,正樹雖然擔心除了打工之外只能收租金的生活有點不穩定,但還是盡力照顧母親,「善盡之前未盡的孝道」。

手足風險

不讓「完美的傑作」被捲入麻煩

不知各位如何解讀正樹、悟史以及他們和媽媽的關係呢?誠如我一開始所說,這個「小故事」是虛構的,但我確實目睹過好幾個類似的例子。
就像正樹說的,媽媽的確在他人生中的關鍵時刻「伸出了援手」,可是倒過來說,媽媽對他這一生比較像樣的支援,好像也「只有」這麼一次。相形之下,哥哥悟史結婚以後則屢次接受父母的金援(而且金額絕不是只有「零用錢」的程度)。

每次遇到類似的案例,我都會覺得很疑惑──為什麼父母不依靠自己最喜歡的那個孩子呢?(在這則故事中指的是悟史)

父親過世後,日常生活中需要幫忙的時候,媽媽也不會向悟史求助,倒是她所謂的「哥哥已經同意由正樹收租」,就像是拉起了一道防線,讓悟史可以不必幫忙家裡的事。可是媽媽明明和悟史比較親,這樣看來不是很不自然嗎?

然而,如果把這樣的行為解釋成「媽媽想守護悟史的人生」,一切就說得通了。

假設正樹和悟史都不和母親住,一旦她生活上有需求,應該會主動找平常比較要好的悟史幫忙吧?可是如果悟史為了幫母親的忙而回老家,他的生活就一定會受到影響,尤其母親要是到了必須照護的程度,甚至可能妨礙到悟史的工作──因此母親才會先買保險。

也就是說,她是把正樹放在身邊、讓他負起持家的責任,留下弟弟而放過了哥哥。

對他們的母親來說,哥哥悟史是「完美的傑作」,是從小就成功「投資(金援)」的「理想兒子」。

他在職場上也很成功,還娶了可以向鄰居炫耀的太太,而且夫妻倆對自己都很孝順。正因為這樣,她才不能讓這個「完美的傑作」捲入丈夫過世或自己需要照護等麻煩之中。因為如果讓他捲入了這樣的麻煩,自己這輩子的「投資」就化為泡影了。

先前我曾提到,「父母希望將來照顧自己的子女,不一定是自己金援最多的那一個」,而且這種說法已經經過證實。但如果前提是「提供的金援要有相等的回饋」,這種說法就不完全正確,然而這些金援如果是為了製造「理想子女」的「投資」,「不給這個孩子添麻煩」,顯然就成了不讓「投資」血本無歸的策略。

我不知道這位母親心裡有多少盤算,不過從結果來看,為了守護悟史的人生,正樹確實「被利用」了。當然媽媽可能是真的心疼離婚獨居的正樹,雖然如此,但除了把他叫回老家之外,難道就沒有其他方法可以幫他了嗎?像哥哥悟史儘管一直沒有和父母住在一起,之前還是接受了各種資助,和正樹的待遇不啻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只是長遠來看,母親現在做的事,並不一定能「守護悟史的人生」。

母親不讓悟史捲入自己的麻煩(全部由正樹接手),反而會使得兄弟的「差距」進一步擴大,會讓哥哥悟史認為沒有穩定工作而待在老家的弟弟正樹是一個很大的變數。

如果母親過世了,正樹該怎麼辦?悟史是不是要照顧他?要是母親過世的時候,正樹和悟史也都上了年紀,悟史若沒辦法一個人扛起照顧正樹的責任,勢必會向自己的家人尋求協助,那麼就很可能導致「依賴的骨牌效應」。

要是往負面的方向想,其實母親只要能在健康的時候看到悟史「完美」的樣子就好了,反正也要等到母親去世,悟史才可能為了照顧正樹而導致自己陷入困境。

無論如何,母親把正樹放在身邊以「守護悟史的人生」,只限於自己還算健康,而且資源也還算充裕的時候。她在兄弟間種下了禍根,等到她撒手人寰之後,想「守護」的悟史和他的家人就很可能因此面臨悲劇。

手足風險

一肩扛下所有問題會導致整個家庭瓦解

總結以上的內容,父母把「差距」帶進手足之間,不只會產生兄弟鬩牆等「人際關係的麻煩」,還可能導致手足間社會經濟層面的差距。

尤其在由誰照顧父母這種關係到「父母和家庭」的手足交涉中,父母的干預影響非常大。

因為「父母和家庭」的責任分擔,與「手足差距」的發生和擴大直接掛鉤。

父母在過往和現今對子女們的態度,會左右責任分擔的交涉方向,假使父母過去或現在偏愛特定子女,往往會讓這個孩子在交涉中立刻處於劣勢。「反正媽媽最喜歡你」、「爸爸最依賴你」──其他手足會基於被「冷落」的不愉快經驗,要求受寵的手足一手包辦「父母和家庭」的大小事。

然而這正是「依賴的骨牌效應」的開端。兄弟姐妹因為背負照顧「父母和家庭」的責任所導致的貧窮,會透過家庭這個網絡散播。

一個人一肩扛起,並不表示就不會輪到其他兄弟姐妹,而且往往輪到自己時,「加碼的程度」已經遠遠超乎想像。

不過因為這樣就指責父母是這一連串悲劇的元凶,並不能解決最根本的問題。

手足風險

為什麼父母要操弄兄弟姐妹之間的關係?

為什麼他們要想方設法讓特定的子女擔負「父母和家庭」的大小事?──那是因為年邁雙親的依賴對象受到限制。

請回想一下上野千鶴子女士對於日本人「偏好女兒」的分析[1]。日本人偏愛女兒是因為社會無法消弭大家對照護的隱憂,借用上野女士的話,就是由於「日本的照護保障付之闕如,所以才會出現這種半吊子的福利制度的產物」。

事實上,現今的長照保險制度仍是以家庭的存在為前提。

在「顧家是女性的責任」這種性別分工的結構下,必須依賴家人照護的制度背後,存在著父母為子女關係間帶進的各種差別,包括性別差別、排行差別以及「子女是否成材」的差別。

由於依賴對象僅限於家人,因此父母為了尋求保障,便會干預子女彼此間的關係,以確保自己的依賴對象。

在父母最終掌握了特定的子女後,卻導致「手足差距」擴大,這些「差距」形成「完美風暴」,讓手足關係陷入危機,都是起因於社會過度期待靠家庭來解決年老和貧窮的問題。

由於這些問題被限縮在家庭這個框架裡,才會導致骨肉相殘的困境,而且不久後整個家庭都會因此瓦解。

如果不改變社會偏重家庭福利的現況,世代間(親子)和世代內(手足)所發生的家庭失和風暴,就很難完全避免。

[1]上野千鶴子,《女性的生存大作戰》,頁一四八。

本文摘文自《手足風險:當我們慢慢變老,兄弟姐妹究竟是我的資產,還是負債?找回親情與現實的平衡點》

推薦你

不放手父母:如何救回失落的自己?(線上影片)


不放手父母:如何救回失落的自己?(線上影片)


心理學小工具:情緒樹洞 - 情緒控制、書寫療癒

《情緒樹洞》詳細介紹

#父母 #子女 #手足風險
你可能會喜歡
你可能會喜歡
關於花園
服務列表
其他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