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力充沛後的一瞬間:漫談第一型躁鬱症

文章日期:2019-06-21觀看人數:5200人

一般而言,躁症有兩種強度,一種是一般的躁症發作,一種是輕度的輕躁症。當患者只有輕躁症而無躁症發作時,必須稱之為第二型躁鬱症,當患者有過一次或以上的躁症發作時,就得稱之為第一型的躁鬱症。

「我好快樂!」林小姐喜上眉梢地說。

「終於想通了。覺得自己以前都沉浸在那些想法裡,實在很沒意義。我要重新開始過我的生活。勇敢地面對問題,以前我都太壓抑自己,什麼事情都先為了別人,但是事實上,別人也不一定會考量到我。我不想再這麼做。我忽然覺得很輕鬆,當自己真好。很感謝你,這些日子來的照顧,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你——」林小姐不斷地鞠躬著。

我靜靜地望著她。

「以前那段時光,想起來就真是可悲。」林小姐忽然眼眶紅了。

「我努力地工作,回家還要帶小孩,不時就會被婆婆罵,要不是嫌我做事情太慢,就是嫌我不夠認真。」林小姐掩面哭了起來。

「真是謝謝你!這些日子來的開導,我總算了解自己。真的!那種感覺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說!」林小姐破涕為笑。

「真好!我現在總算了解到自己的價值。我是好人。我有力量。我知道什麼是力量。我不再會軟弱,我要勇敢地站起來,我要對抗那些對我不好的力量。」林小姐面露剛毅之色。

「我還要去幫助那些值得幫助的人,這世界上有太多人很可憐。」林小姐突然站起來,雙手握拳,憤憤地發著抖。「就是壞人太多!專門欺負我這種好人!所以好人才總是那麼辛苦,我要打倒那些壞人!」林小姐大叫。

「我們不要再那麼辛苦!要勇敢地戰鬥!勇敢!」林小姐開始在診間內大叫,並跑來跑去,她的家屬連忙抓住她,但是她用力掙扎著,並試圖推開其他人的手。一不留神,林小姐拉開門,對著外頭大叫。

「救命!他們要害死我!滾開!不要碰我的手。這些年來我受夠了。滾開!」

警衛也跟著上來幫忙。

我徵得家屬同意,幫林小姐安排了一個床位。正好樓上的病房有空病房,警衛跟家屬就半抬半拖的,把林小姐送進病房。

入病房後,先找另外一位同事與家屬,依法開立強制住院書。林小姐進了病房後,打了一針,之後就不再掙扎了。
精力充沛後的一瞬間:漫談第一型躁鬱症 | 失落花園 陳俊欽精神科醫師
後來,從床上起來後,開始在病房裡繞著圈子跑。護理人員問她在幹什麼。

她笑笑地說:「我在運動。」在病房中,林小姐的活動量繼續上升,越來越好動,晚上都不睡覺,問她,只說自己完全不會累,根本不需要睡覺。

林小姐隨後開始挑戰病房規矩,在不定時的時間內要求吃飯,拒絕服藥,只說自己沒病。林小姐甚至將牆上的布飾拉下來,批在自己身上,紅紅綠綠,五顏六色,又把自己的臉濃妝豔抹,口紅塗得紅通通的。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我要出去救人!世人需要我來救!」林小姐站在門口邊,對著外面大叫。「我的能力很好,你們這些鐵欄杆根本攔不住我,我一捏就斷了。」

林小姐大鬧病房,鬧了五六天,每次護士都得努力說服她服藥,她就故意跟護理人員搗蛋,並發出格格格的笑聲。一個多禮拜過後,林小姐的活動力開始減少,她變得比較沉默一些,但是話量還是很多,而且一講起來就滔滔不絕,難以打斷。

藥物繼續使用。林小姐雖然還是不認為自己有病,但是比較願意規則服藥。狀況繼續改善,兩個禮拜過後,林小姐已經不再亂跑了,睡眠狀況也改善許多,林小姐反倒有些難為起起來,反問醫護人員。自己是不是看起來很怪?

又過了一個禮拜。林小姐的情緒已經穩定下來。當別人問及先前的行為時,她都會滿臉通紅,表示連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麼做。林小姐的表情越來越平和,不再與其他人衝突,也願意配合服藥。再過兩天,林小姐就出院了,但是必須在門診繼續追蹤治療。

此後五年內,這樣的情形又重演了幾次。
精力充沛後的一瞬間:漫談第一型躁鬱症 | 失落花園 陳俊欽精神科醫師

躁鬱症,精力充沛後的一瞬間

林小姐的診斷是「第一型躁鬱症」。什麼是躁鬱症呢?那什麼又叫做第一型躁鬱症呢?

躁鬱症的問題,在《躁鬱之心》一書後,慢慢在國內為人所重視。到底什麼是躁鬱症呢?就是煩躁嗎?憂鬱嗎?很多人聽到躁鬱症這個疾病,就會懷疑自己是不是也罹患有這個疾病。
但是從上面的這個例子可以看得出來:

躁鬱症不是一個單純煩躁、憂鬱的疾病而已,躁鬱症是一種很嚴重的疾病,也相當的慢性化,即使在症狀平復後,之後還是有可能繼續復發。

躁鬱症由兩種截然不同的症狀所組成。一種是躁期,一種是鬱期。

躁期

在躁期的時候,患者的情緒會過度高亢,活動量大增,講話的速度變快,話量增加,旁人很難打斷,嚴重的時候,話語之間等於就像是在飛的一樣,所以又有一種名詞來形容這情形「飛躍性思考」。患者的腦筋會動個不停,不斷想東想西,一大堆想法,而且往往過度誇張。患者可能誇大自己的重要性,覺得自己很偉大,覺得自己很有能力,而且可能想幫助別人。當別人不能配合她的需求時,她可能認為別人在阻撓她,對她不利,處處與她對立,所以事情才不能盡如她願。嚴重時,甚至會有被害妄想與自大妄想。

躁期的患者還會過度投入一些享樂的事情,過度工作,精力充沛,有些時候,甚至可能把自己給累壞。注意力也很容易分散。暴躁易怒。當患者需求不能滿足時,就會暴跳如雷,但是稍加轉移注意力,患者就會忘掉先前的事情。

鬱期

鬱期與躁期正好相反。鬱期患者的情緒低落,講話速度變慢,思考也變慢,腦袋空空的,好像都沒什麼想法了,表情減少,動作遲緩,對什麼都興趣缺缺,什麼事情也不想做。患者會自責自怨自艾,充滿罪惡感,對於一些小事情也會覺得自己有錯,不應該如此。

鬱期的患者可能會食慾下降,但也可能食慾上升,睡眠可能減少,但也可能過多。鬱期患者會感覺到自己變得比較容易猶豫,反應變慢,沒有辦法做決定。

第一型的躁鬱症

這兩個時期可能交替出現,也可能只單獨出現一種,當只出現鬱期的時候,只能稱之為重度憂鬱症。單純躁症的時候,則可稱之為雙極性情感性疾病,簡稱躁鬱症。一般而言,躁症有兩種強度,一種是一般的躁症發作,一種是輕度的輕躁症。當患者只有輕躁症而無躁症發作時,必須稱之為第二型躁鬱症,當患者有過一次或以上的躁症發作時,就得稱之為第一型的躁鬱症。

躁鬱症的成因至今未明。與躁鬱症相關的腦部病變比較少,並不如精神分裂症那麼強烈,但是在少數患者身上,仍可出現腦室擴張、腦皮層萎縮的現象。由於鋰鹽治療的有效,目前懷疑躁症相關的病變發生在腦細胞的細胞膜中,但到底怎麼回事,則目前尚不清楚。

躁鬱症有明顯的家族關聯性,在有躁鬱症的家庭裡面,成員罹患躁鬱症的機率會上升。

治療上,可以使用的藥物包括:鋰鹽、抗癲癇藥物、抗精神病藥物。一般而言,鋰鹽是治療躁鬱症的主要用藥,但是鋰鹽的效果通常得三個禮拜以上才會出現。而躁症患者往往不認為自己有問題,所以也不願意服藥,要跟患者耗上三個禮拜,是一件大工程。

以在急性期,通常會加上抗精神病藥物,這類藥物的作用速度較快,比較快就能產生抗躁狂的效果。但是在長期使用下,則有出現遲發性異動症的危險性。部分患者對於鋰鹽的反應不佳,此時,可以使用抗癲癇藥物來治療。這些藥物雖然是用在癲癇症的治療上,但是也可以用於抗躁狂的用途之上。無論是鋰鹽或是抗癲癇藥物,都有過量中毒的危險,所以需要定期抽血、監測濃度。

精力充沛後的一瞬間:漫談第一型躁鬱症 | 失落花園 陳俊欽精神科醫師
躁鬱症是一種慢性的疾病,症狀會反覆發生,但是通常都能自己緩解,緩解之後又會再度出現,只有少部分人可以僅發作過一次而不再復發。為了避免疾病發作時的傷害性,長期服藥是一種可以考慮的方式。

試想,倘若為了一個穩定的人生,所付出的代價只是每天吃幾顆藥物,這應該也是值得的。

推薦你

太執著,也沒關係!(電子書)

太執著,也沒關係!(電子書)

放不下,那就提著吧!(電子書)

放不下,那就提著吧!(電子書)


情緒管理,是一場獨處的心靈體驗

心理小工具《情緒樹洞》:情緒管理,是一場獨處的心靈體驗

心理小工具《情緒樹洞》:情緒管理好,愛情、職場、生活沒煩惱!

#躁鬱症 #鬱期 #躁期
作者介紹

陳俊欽 精神科醫師

商品數量:2

文章數量:52


杏語心靈診所院長。台大醫學系、台大法律系、台大國家發展研究所經濟組。 先後於台大醫院、署立八里療養院、馬偕紀念醫院完成醫師與精神科專科醫師訓練。中國時報文學獎小說獎。譯有精神醫學兩大經典之一的《牛津精神醫學》;著有《臨床精神藥物學》、《急診精神醫學》等大學用書與十多本大眾書籍。

你可能會喜歡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