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過戀愛的人,多半應該都有吵架的經驗吧?我談戀愛時很討厭吵架,因為多半都會出現一種「你追我跑」的情況。

關於愛情:吵架時的你追我跑 - 失戀花園|周慕姿 諮商心理師

關於愛情:吵架時的你追我跑 – 失戀花園|周慕姿 諮商心理師

不知道大家對於你追我跑的想像是怎樣,例如說像這樣:

不過通常,當然都不是這麼歡樂的情況。實際情況可能像這樣:

焦慮依附與排除依附

焦慮依附與排除依附(pursuer-withdrawer)是伴侶關係中一個非常常見的狀況/配對:

焦慮依附的人(接下來我稱呼為小P),在關係中比較需要與對方確認彼此的感受與關係,小P比較能夠察覺對方的感受、情緒變化,也會比較願意配合或改變,看起來常常是在關係中比較積極努力的人,所以吵架的時候,小P也會特別需要「講清楚」,因此就會追著另一半跑,或是用力表達自己的需求與感受。

排除依附的人(我稱呼為小W),過去經驗讓他比較相信自己,什麼事都自己來,對自己頗有信心,不太習慣求助或表達脆弱,對人也比較不信任,比較難理解對方的感受,遇到吵架時,小W就很需要空間,需要自己躲起來,用自己的方法療傷或轉移注意力,真拉著他吵架,他多半會用「理性、指責」包裝,吵架就可能一發不可收拾。

當小P跟小W遇到,會發生什麼事呢?

狀況篇

1. 衝突上升

2. 小W不講話或是落下一句話準備落跑

3. 小P不甘心,拉著他要「說清楚」,認為這樣才能修復關係

4. 小W得到的訊息則是:「他想跟我繼續吵架,讓關係變得更糟,不給我空間」,所以小W要爭取自己的自由與空間,因此進入戰鬥模式,出現可怕的話語/或自動導航,完全不理

5. 小P被攻擊受傷極深逃走/面對無反應的冷漠而心灰意冷,只好離開

6. 醖釀下波戰爭/或小P割地賠款,簽下喪權辱國條約以息事寧人

7. 面對小P軟化,小W覺得這招好像不錯,下次就會繼續開啟戰鬥模式,用以爭取自己的空間。

8. 或者,小P開啟戰鬥模式,不停攻擊小W–>小W只求息事寧人,只好打扮妖嬌哄騙陪笑–>暫時休兵,下次爭執再開始…..

我自己就是個小P,對方則就是個標準的小W,每一次吵架,大概都跟勇者鬥惡龍一樣的驚天地泣鬼神,吵完兩敗俱傷,誰都沒贏,也完全無助於溝通。當時對我們而言,不管有說出或沒說出,對我們來講,那樣的過程就是非常的挫敗,因此我們開始都很怕吵架,但更完全無法避免吵架。

後來,我稍微懂了一些依附理論與伴侶諮商的皮毛,回到我自己的關係中,我發現最重要的,就是打破我們兩人之間吵架的惡性循環。不過,到底要怎麼做呢?

應用篇:循序漸進

步驟一:轉移情緒

很多人會說,那你就走開啊、離開現場啊、冷靜一下啊….

我一開始有努力照做,但可能我不是普通的小P,我是戰鬥力超強的PPP,面對戰鬥爆發力也超乎常人的triple W,不是捨得走的,而是會想要當下留在那裡跟他拼出高下….應該說,發洩完自己的情緒才甘心。

但是,兩邊發洩完後,帶著的傷,只是讓關係更糟、更難修補,尤其是過去吵架的傷從來沒好,新仇加舊恨,好容易兩人就會馬上又進入戰鬥模式。

所以,我後來在「離開現場」的步驟,再加一個小細節,就是讓自己「離開當下的憤怒委屈情緒」。

首先,在快要吵起來/彼此準備要惡言相向時,我可以感覺到我情緒很高漲,有些話不吐不快時,我就會開始:

1. 從1 3 5 7 9 ……奇數序列一直心裡默數到201,不夠的話再繼續往下數。

2. 在心裡背歌詞,從專輯第一首背到自己轉移心情為止。

3. 想好笑的事情。

總之大概就是這些方法,大家也可以發展出適合你們自己的方法,重點在轉移(注意,是轉移,不是壓抑)當下具傷害性的情緒。

步驟二:思考自己發生了什麼事

當情緒轉移後,通常那時我蠻有能力離開現場,我會再回想一下,剛剛到底發生什麼事?為什麼我這麼生氣?這件事值得我這麼生氣嗎?如果不值得,我會這麼生氣是什麼原因?是想到過去什麼事情嗎?還是他的態度讓我覺得他不尊重我嗎?

搞清楚自己發生什麼事之後,我才會想:那我要怎麼跟他說呢?而他,到底又發生什麼事呢?

也就是說,我一定先搞定我自己,行有餘力,我才會去想他的狀況,以及要怎麼跟他溝通。

步驟三:表達自己想法/了解對方感受

在冷靜一段時間後,我會寫信、或是寫訊息告訴他我的想法以及我生氣的原因,還有或許以後他可以用什麼方式跟我說或怎麼做,是我可以接受的,也希望他告訴我他想要我怎麼做,還有我傷害他的地方。

關於愛情:吵架時的你追我跑

關於愛情:吵架時的你追我跑

有時候我也會用說的,但是用說的,常常會出現小P跟小W的可以溝通的時間搭不起來的狀況,對方可能還在憤怒的情緒,找他溝通,我反而很容易被對方的怒氣刺傷,所以我後來學會寫信,然後等到兩個人情緒都比較好時,我才會再稍微提一下這件事。

在我自己的經驗中,如果小P別追得這麼勤,小W就不會跑得這麼快,小P的焦慮也不會因為小W的跑而升高,小P焦慮不升高,小W就會比較願意待在小P旁邊,這樣大家都開心。

用這樣的方式,兩個人的惡性循環慢慢會打破,事實上,建立新的循環是需要時間的,因此我現在講得很容易,但實際上我也是經過好多年的撞牆期~

推薦你

 

周慕姿 諮商心理師

政大新聞系、政大廣電所、國立臺北教育大學心理與諮商所畢業。目前為心曦心理諮商所所長,書籍《情緒勒索–那些在伴侶、親子、職場間,最讓人窒息的相處》作者、風傳媒/失戀花園專欄作家、多個電視節目專家群……等。私底下則是歌德金屬樂團「Crescent Lament 恆月三途」主唱。

從傳播到心理諮商、心理師到金屬樂團主唱,不管在哪裡,都是個「非典型」角色。認為「接納自己,獲得自由」,是人生最重要的事。

看看慕姿的影片和慕姿線上聊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