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慕姿 諮商心理師

婚姻完全手冊系列(電子書)心曦心理諮商所所長,書籍《情緒勒索》《關係黑洞》作者。歌德金屬樂團「Crescent Lament 恆月三途」主唱。從傳播到心理諮商、心理師到金屬樂團主唱,不管在哪裡,都是個「非典型」角色。認為「接納自己,獲得自由」,是人生最重要的事。推薦你:《伴侶溝通技巧:焦逃配的小劇場(影片課程)》、《婚姻完全手冊系列(電子書)

「我之前談的幾次戀愛,時常遇到爭吵、甚至對方疑似劈腿的痛苦,因此,戀愛過程,幾乎都在懷疑、痛苦跟眼淚中度過……最近我交往的對象,跟我以前的對象相比,願意給我很大的安全感,而且願意理解、尊重我,我們的相處是舒服的……但不知道為什麼,越舒服、越平順,我越不安,我開始會想找一些蛛絲馬跡,來找他吵架、懷疑他。我的朋友都覺得我『沒事找事做』,我也不想這樣,但我就是停不下來……」

「在結婚前,我是個『情場浪子』,一個對象換過一個對象。後來,我遇到我老婆,和她在一起,我感覺到心靈很平靜,這是我從來沒有過的感覺……所以,我想要跟她結婚,希望跟她組成自己的家,這也是我一直很嚮往的感覺,而遇到我老婆以前,我以為這是不可能的事……

結婚之後,她仍然很好,一切似乎都很棒,但不知道為什麼,我心裡開始不安分了起來,突然很想要去認識新的女生、出軌……我一直努力克制內心的這個衝動,這是不是所謂『人性的劣根性』?」

《關係黑洞》不安全感:我越幸福,我越不安 - 失落花園|周慕姿 諮商心理師

被「不安全感」束縛的我們

在實務工作中,我認識了很多因不安全感而受苦的靈魂。在曾經苦痛之後,即使在幸福裡,也沒辦法好好的享受那些幸福的感覺;越幸福,越擔心「啊,這幸福是不是有一天會消失?」或是「怎麼可能這麼幸福?我一定有事情沒有擔心到!」

於是,我們被不安全感給綑綁了,只能享受三秒的幸福,然後,惶惶不安,不停地想找出蛛絲馬跡,去證明:「絕對沒這種好事,我怎麼可能可以這麼幸福?」

甚至,內在有一股趨力,逼迫自己,親手斬斷這樣的幸福。

有的時候,會有這種不安全感,和我們對自己的看法有關。

一旦,我們無法相信:

「自己是夠好的、是配得上這個幸福的;因為這個人,這個世界對我是安全的、我不需要這麼擔心害怕」時,我們就很容易,即使在自己想要的幸福裡,仍然惴惴不安,擔心幸福消逝,然後找出一大堆小到不行的「徵兆」來考驗這個得來不易的幸福。

或是,在最幸福的時刻,做出傷害別人、傷害自己的選擇,以此證明:

「我是不配獲得幸福的。」
「怎麼可能,會有人愛這樣的我,這一定是騙人的。」
「老天怎麼可能對我那麼好,這一定是假的。」

於是,人生的劇本不斷重演,而我們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只是誤以為,是我的人生特別坎坷。

《關係黑洞》不安全感:我越幸福,我越不安 - 失落花園|周慕姿 諮商心理師

越幸福,越不安?察覺自己的不安

例如,有很多人,因為不安全感,追求著他人的認同與肯定;但卻也在人生最巔峰、擁有名利與他人肯定的時刻,突然染賭毒,或是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從事一些自己並不熟悉的高風險的投資等,一口氣將自己的生活弄的亂七八糟,也把別人對自己的印象弄的亂七八糟。

因為,「這一切太好,你們的期待太高,而我,真正的我,就只是這樣等級的人而已。」

不安全感,影響著我們的生活方式、生存策略。如果想要改變這個狀況,那麼,開始覺察自己的不安全感,如何影響自己的每個決定,尤其是那些:「我知道這樣很蠢、但我就是想這麼做」的決定。

然後,深深吸一口氣,好好理解自己的不安、自我懷疑,怎麼讓自己想做出這樣的決定。並且,找一個你可以信任的對象,去談談這個不安。

例如,前例的浪子,他其實很擔心:「如果我的老婆,有一天突然發現我其實是個爛人,不值得對我那麼好,於是決定拋棄我了,怎麼辦?」

當有能力看到這個不安,去和自己所擔心的對象說出這個不安與脆弱,就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當他對自己妻子說出這個害怕時,妻子的回應,才是他懷著疑問、不安的心理,最想要知道的答案。

如此,我們才不會因為過度害怕、不想面對真正的問題與困擾,而用其他方式去「找到自己的答案」,於是,出現各種逃避行為,而傷害真正重要的關係。

「追求幸福許久,得到時,卻親手毀掉自己的幸福」,真的是一個令人難過又常見的狀況。

相信自己是個有價值、值得被愛的人,是一件說得容易,但卻很難真正相信的事情。

但如果,先能練習看到自己的不安、掙扎與困難,那或許,在要下意識做出傷害自己與他人的決定時,我們能夠停一下。

然後,讓自己有更多選擇。

而不是毫不考慮地往那條,指向懸崖的路走去。

愛,時常伴隨不安;學會如何安撫自己的不安,或許,我們才能懂得怎麼愛,以及被愛。

《關係黑洞》不安全感:我越幸福,我越不安 - 失落花園|周慕姿 諮商心理師

推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