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希望媽媽健康,卻造成關係緊繃……

王醫師您好:

我是一名30歲的上班族,想請問王醫師,應該如何和觀念不同的長輩相處?

這個問題困擾我很久,因為我媽媽62歲了,很多觀念都和我不同。 像是她認為能省則省,所有的東西要物盡其用,所以過期食物她還是會吃。

一開始我理性告訴她這對身體不好,但媽媽聽不進去,幾次之後我們說話的語氣愈來愈差,她開始說我忤逆長輩,最後索性表面上答應,卻偷偷吃那些過期食物。

但這不是我的目的,我希望媽媽健康,卻演變成相處上的緊繃,當然也就更不可能說服她了。

請問如果是王醫師遇到這種情況,會怎麼處理?

脆弱時,不安全感就會如滾雪球一般

最近我剛剛去美國加州帕羅奧圖拜訪過去的老師,夫妻倆82和80歲了,還單獨居住在過去的屋子裡。

我特別注意一下房子的一切。老師雖然行動不便要拄著助行器,屋內的擺設除了配合助行器而將部分家具加以挪動,唯有的改變,大概就是將後院游泳池封起來和裝了上下樓電動滑椅。

平常,就一位照顧人員按小時計來提供服務,包括帶他們開車到市區等等。 我待在他們家1、2個小時,師母剛好出去。

聊著聊著,老師想再拿飲料,我很理所當然地要為他服務,他笑笑而動作堅決地拒絕了。他一個人很吃力地站起來,拄著助行器站穩腳步,再慢慢走向廚房自己倒了飲料回來。

這時突然門鈴響起,他說可能是照顧人員來了,但又困惑表示好像沒有約。

我直接走出去開門,原來是位華裔小女孩。她表示今天可以幫忙遛狗,老師告訴她兩隻狗已經去散步了,小女孩有點失望。

老師沒有安慰,卻一直誇讚她好有遛狗的天分、兩隻狗好喜歡她。

小女孩靦腆地笑了。

溝通從理解父母的心理狀態開始

我的母親最近也愈來愈衰老。

她逐漸衰老的過程,性格也跟著改變,慢慢變成不是我們以往熟悉的母親了。

有些時候,衝突也不免發生。

人因為衰老而脆弱的時候,因為強烈的不安全感,所有習性都放大了,特別是跟安全感有關的。

我的母親和你的母親一樣,對於物質有強烈的不安全感,總是擔心自己的經濟有所不足,不斷地表示自己的困難,而暗示各種期待。

關於這點,因為我學心理學,自然能理解在我母親那個時代,物質相當匱乏,特別在我中學時,家裡還因父親經商而一度破產,淪落到必須變賣家產還債、一切重新再來的困境。

在這樣的情況下,她必須去幫傭、在菜市場擺攤子……,在最困難的狀況繼續將這個家撐住。

童年時期整個時代的貧窮,成家後又完全垮掉,從心理學上來說,對我母親所造成的心理創傷是不言而喻的。

然而,在那個時代甚至到現在都一樣,這些創傷、情結,在人脆弱時很容易會跑出來。

當然,衰老或孤單就是一種很容易變脆弱的情境。

人一旦覺得脆弱了,所有的不安全感都會像滾雪球一般,無法停止地愈來愈龐大。

推薦你

該走還是該留?你缺的不是競爭力,而是面對自己的勇氣!(電子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