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博安 諮商心理師

我們的愛怎麼了?分手前的關係挽救(電子書)通常只是觀察人群,沉澱自己。腦海閃過太多,卻又忘的太快。世界成為絲線,快速又模糊地向後掃過。只能借助文字,刻下日常的瑣碎和震撼,撈回生活的感動和凜然。找尋,一種不被束縛的自由生活。推薦你《我們的愛怎麼了?分手前的關係挽救(電子書)

如果真的走到即將分開的階段,「預知分手」則是一項帶有強烈焦慮的經驗。腦中跑出各式各樣的原因,這個時候也是你開始受傷的時刻,因為你有了即將失去一切的預感,每一次回憶都像再嘲笑一次曾經擁有的美好、再踐踏一次深深相信的永恆。

「考慮分手期」(疑惑不安),「經歷分手期」(分合拉扯)與「確定分手期」(悲傷失落),三者都會出現受傷的感受,但因為關係形式不同而有些微的差距。本書主要聚焦在「考慮分手期」,也是最有可能復合的時期。我們將從一個人的外在行為、內在情緒、腦中思考、深層渴望,分析彼此溝通時的關係狀態。以及最後,如何重建信任或妥善分離。

分手是個重大的決定,更是一個嚴重程度不一的創傷經驗[9]。如果真的愛過,那麼這份愛情會成為胸口最重的負荷,緊壓著難以喘息。不只是分手的當下,而是想到即將要分手就難以呼吸。

真的要說再見嗎?分手前症候群- 失戀花園|莊博安諮商心理師

曾提出複合型創傷後壓力失調症(CPTSD)的心理學家茱蒂絲‧赫曼認為,創傷應該以光譜式的觀點來看待,也就是由輕微到嚴重[10]。若將創傷的概念應用在愛情關係裡,則是從微小的爭吵演變成巨大的嘶吼,從關係能夠自行修復到雙方都不願低頭,使得愛情的破洞大到難以癒合。這些可能發展出以下三項特徵,分別是「過度警覺」、「回憶湧現」、「封閉退縮」等「分手前症候群」。這些特徵也許出現在行為上,但更多是心裡的感受,一種從安全、穩定越趨轉移,到焦慮、浮躁的感受:

(一)過度警覺:身處分手焦慮中,對方的一舉一動都特別在意。對方說了什麼,做了什麼,都讓你認為是在拉近或推開你們之間的距離。你會放大檢視對方,「他是不是偷吃」、「他是不是想分手」、「他好像沒有心了」或是「他這麼做是想挽回我嗎」、「我看見原本的他了」、「他好像還是愛我的」。你也會放大檢視自己的一舉一動,深怕一個不小心,漏回一個訊息或說錯一句話,這段關係就此成為遺憾。所以你處在高度警戒的情況下,時時惦記手機,到處發問爬文,對於「他」或「關係」的一切變化特別敏感。可能也會因此失眠、隔天又疲憊的爬不起來,吃不下飯或暴飲暴食,還有大量的時間在放空。

(二)回憶湧現:你看到任何一點「回憶提醒物」,都會引發空洞失落的情緒,為什麼?因為這個情緒卡在心中動彈不得,潛意識這位掌控心靈的老大看不下去,跳出來提醒你需要趕快處理,否則你就要被冰封在回憶裡了。舉凡遊玩的景點、路邊的小吃、牽手走過的人行道、他送的史迪奇抱枕、文章中某個和你相似的女孩,甚至只是跨過家中浴室的門檻,抬頭看見沒有他的房間,都可能再次回想起你們當初的相遇,相戀。我們會自虐地拿來與現在的關係做比較,然後努力不讓淚水掉出來。

(三)封閉退縮:一種徹底的無能為力。任何形式的作為都喪失可能後,容易陷入屈服放棄的深淵中。暫時不動或許是當下能做的最大努力,因為說了什麼或不說什麼,似乎只會讓關係惡化。常見的原因是雙方仍用原本的溝通模式,但也是因為這個模式才讓彼此走到今天這一步,因此產生「我做了什麼都沒用」的感覺。後續會再討論如何觀看並跳脫現在的狀態,以及可以做哪些新的嘗試,改變原有的惡性循環。

上述三者的折磨之下,加上求助無援,不論自己原有的方法、對方的回應、朋友的建言,都無法改善爭吵越演越烈、愛意越減越少。分手,似乎成了唯一選項。即便像心臟被用力掐著的難受,但好像沒有辦法了,你需要止血,痛一時總比痛一世好過,理智這麼告訴你。

但另一方面,你又不甘心這段感情就此結束。如果你在這之前也有過深刻的情感經驗,也許會意識到自己正在重複某些迴圈。如果跑了,那也是和下一個人進入相同的關係模式、相同的痛苦,然後痛久了之後麻木。所以,如果他真的是你在乎的人,你願意做出一些不同的嘗試嗎?

真的要說再見嗎?分手前症候群- 失戀花園|莊博安諮商心理師

你的心還在我身上嗎?愛情死去的那些天

愛情是兩個人的事情,如果我方感受不到對方的心意或努力,那麼這段愛情你會把它定義成什麼?有人覺得自己不在戀愛中的話,其實分手也沒差。有人覺得自主獨立很好,但需要對方時卻找不到人,那麼談戀愛做什麼?一段關係裡如果感受不到「心」,肯定快速地支離破碎,因為人與人是由親密互動建立起「關係」,若摻雜了迷戀的感覺,它就成了「愛情」。若再加入雙方的承諾,則順利發展成一段「愛情關係」。

即便,現代的「關係」快速變化、型態迥異,但一段穩定的「愛情關係」,多數仍需要上述的各種元素。尤其交往時間拉長,迷戀的感覺會漸漸消退,但不減反增的是親密感。

什麼是親密感?在我方的世界中,能感受到對方多數時刻的同在:「我知道你會一直陪著我,在我需要你的時候,我可以相信你。」最直接的表現就是情侶天天講電話,不間斷的相互私訊,或至少,是在可接受範圍內的不在身邊,那也是「我能夠在視線餘光看到你、注意你,而我知道你也是」。

所以當不被理會的感覺出現時,就變成了「我看不到你在哪裡,我大聲喊叫、四處奔跑都沒有你的身影。」化作實際的作為就是不讀不回,電話不接,找不到人。另一種情況是「我能夠在視線餘光看到你,但你卻沒有在注意我」,這情況發生在你知道對方在哪邊,他也會讀你或回你的訊息,但很慢,慢到你懷疑他是手機壞掉還是人壞掉,不禁為他擔心,但後來又看到他打卡,知道兩者都沒壞,那就更生氣了,因為那好像代表關係壞掉。

「回應」是維繫親密感的來源,讓我方感受到雙方的連結是親近密實的,它代表了語言及非語言式的溝通,對方才接收的到「關係」的連結,更不用說一段需要具有擁抱性的「愛情關係」。

一段愛情關係若少了相互回應的親密感,它就只剩下承諾,空洞的承諾。

本文摘錄自:我們的愛怎麼了?分手前的關係挽救

推薦你:

「你愛我嗎?」的問題背後:「嘿……我們還要繼續走下去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