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俊欽 精神科醫師

 放不下,那就提著吧!(電子書)杏語心靈診所院長。台大醫學系、台大法律系、台大國家發展研究所經濟組。 先後於台大醫院、署立八里療養院、馬偕紀念醫院完成醫師與精神科專科醫師訓練。中國時報文學獎小說獎。譯有精神醫學兩大經典之一的《牛津精神醫學》;著有《臨床精神藥物學》、《急診精神醫學》等大學用書與十多本大眾書籍。推薦你:《放不下,那就提著吧!(電子書)》

男性家暴的第一個動作,就是切斷受害婦女對外的連繫

在這個階段,不管是言語或是肢體上的暴力,都還不會出現,至少,不會很明顯;甚至,男性呈現出來的,是對女性高度重視、呵護、愛惜,如果要用一個句子來形容,那就是千萬寵愛在一身──事實上,這動作就是控制慾的初步表現

發現恐怖情人:首部曲 - 失戀花園│陳俊欽 精神科醫師

我是如此特別,他是如此細膩……

但是,在這個階段,獵物女性並不會感覺到,她們只會感覺到「幸福」,宛若自己成為7-11販賣的廉價小說中的女主角,所有的甜蜜、被呵護、無微不至的寵愛就這麼從天而降,莫名其妙,無可解釋──其中,會有兩個感覺特別強烈:

第一個就是自己是「特別」的,別的女性都無法擁有的美好,都給自己碰上了;

第二個就是這些討好是「細膩」的,自己的一顰一笑,對方全捕捉到了,而且願意為此「小題大作」,特別為此竭盡討好之能事,這輩子沒見過第二個人,能做到這一點。

事實上,若非這麼無微不至的照料,女性怎麼可能卸下心防?若非這麼全面性的包抄、封鎖與攔截,女性怎麼可能:家人的忠告不管了、幾十年好友的提醒不要了、自己受過的現代高等教育通通報銷了、用基本常識就能看見的荒謬性也視而不見了?(推薦閱讀:危險愛情——心理師教你如何辨識恐怖情人

發現恐怖情人:首部曲 - 失戀花園│陳俊欽 精神科醫師

當甜蜜轉為暴力

但仔細觀察,還是可以看出端倪的:男性往往會提出一個相當「合理」的質疑:「在這一方面,我都已經陪妳那麼多了,妳還需要跟別人互動嗎?」,偏偏男性在「所有方面」都陪得很多,所以女性似乎在「所有方面」似乎也沒什麼理由再向其他人維持基本的交流與互動。

如果女性不從,男性會流露出那麼一點無法全面掌控的不耐或惱怒,但在這個階段,男性會很警覺的自我壓抑著──畢竟他還沒得手。女性與她身旁的親友若不注意,很容易就會用「男人嘛!脾氣比較大也是很正常的。」來合理化這反應──特別是在家暴家庭長大的女性:因為她們從小對於家暴的種種情緒變化,從前奏到暴怒,從大爆發到殘局,大多數情境都見慣了,因此喪失了敏感度(desensitization)。(推薦閱讀:糾纏不清的家庭魅影:父母的愛情觀對擇偶的影響

在傾向於使用暴力(無論是語言暴力還是肢體暴力)來解決問題或抒發壓力的男性,逐漸顯露其真面目時,其他的女性陸陸續續都被嚇跑時,這些女性卻還不知道應該盡速遠離,甚至以自己有愛心跟耐心而沾沾自喜

(例如:當一位女性見到有男性竟然會在盛怒之餘,拿椅子砸碎玻璃窗。就算男性隨即回神過來,不斷道歉,在非家暴家庭長大的女性,可能嚇到躲回自家中,再也不敢往來;而家暴家庭成長的女性,卻只是短暫的驚嚇,隨即就原諒了對方。)

隨後的階段裡,女性為了「報答」這位天底下「最貼心男性」的「呵護」與「愛惜」,逐步放棄工作、朋友、親情、信仰上的互動等等--特別是「工作」:男性宣誓一定要照顧女性一輩子,女性在感動下,放棄了工作,但等同也放棄了:

1. 所有與工作相關的朋友
2. 所有與工作相關的事務意義(eg, 專長)
3. 所有與工作相關的對外連繫管道

發現恐怖情人:首部曲 - 失戀花園│陳俊欽 精神科醫師

以愛之名,進行掠奪

男性一步一步吞噬女性的生活,讓女性喘不過氣,但女性若有任何反抗,男性就可以用「我是愛你的」來指控女性的反抗,讓女性無法反駁,只好任男性像蜘蛛一樣,用毒針插進身體,注入一種叫作「愛」的毒液,麻痺了女性的所有能力,這毒液也是一種消化液,會開始消化女性的各種能力、自覺與自主意識。

當女性完全斷絕對外關係時,男性就開始可「以愛之名」,進行所有掠奪的事實。外界已經無法知道這位受害女性的狀況了,受害女性也在男性的威脅下,不敢與外界聯繫。

女性會陷入認知失調,因為無法理解自己怎麼會走到這一步的,而且,越是高學歷的女性,越是難以接受──唯一能夠「製造出來」的理由是:這個男的真的非常非常非常愛她,只是忌妒心太強、情緒化太重而已--事實上,根本就不是這麼一回事,女性不斷在合理化自己的受害,否則就無法自我平衡。

最後一個階段是:女性終於成為男性情緒的垃圾桶,男性以各種方式:肢體暴力也好,語言暴力也好,緊緊的鉗制住女性,把自己內心的情緒垃圾排泄到受害女性體內。

而且,這些男性本身在社會當中,往往也有適應上的問題,因此,無法透過成功的社會行為表現來滿足自己,反而容易因為社會孤立或失敗的社會行為而讓內心充滿了挫敗感──這些負面情緒,當然全部都會排泄到受害女性體內。

幸運的女性可能會因為男性作出自己無法合理化的動作,例如:外遇等等,而終於整個崩潰而徹底覺醒,開始進行逃離的動作;或者是遇到了生命中的貴人,被有力量的介入,因而開始產生質變,認知失調系統崩潰,回憶起以前的自己,開始進行大逃亡。

不幸的呢,則終其一生,都在無法確定自己是對還是錯當中度過,在某種意義下,等同是「心靈貧窮線」的邊緣人,苟延殘喘的過著一生,直到她的利用價值完全被消耗殆盡為止。

發現恐怖情人:首部曲 - 失戀花園│陳俊欽 精神科醫師

家暴的六個階段

這是整個淪陷的六大階段:

  1. 一開始,男性對女性「特別」且「細膩」的高度重視、呵護、愛惜\
  2. 男性提出相當「合理」的質疑:「在這一方面,我都已經陪妳那麼多了,這樣還不夠嗎?妳還需要跟別人往來嗎?」
  3. 男性在女性生活的每一個領域都提出上述的質疑
  4. 男性宣誓一定要照顧女性一輩子,女性為了擔心失去男性的愛或引起男性生氣,逐步放棄工作、朋友、親情、信仰上的互動等等--特別是「工作」
  5. 男性一步一步吞噬女性的生活,讓女性喘不過氣,但是只要有質疑,男性就會表示這是愛她、關心她的表現,「本意」是善良的
  6. 女性完全斷絕對外關係後,女性終於成為男性情緒的垃圾桶,男性以各種方式:肢體暴力也好,語言暴力也好,緊緊的鉗制住女性,把自己內心的情緒垃圾排泄到受害女性體內

推薦你

我們的愛怎麼了?分手前的關係挽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