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或多或少都有過「曖昧」的經驗:

  • 對方輕碰了肩膀,會偷偷欣喜他可能也對我有意思;
  • 對方隔了很久才讀那個我line給他的今日糗事,也暗自神傷或許之前只是自己自作多情。

在曖昧當中的忐忑,讓我們對曖昧的感覺又愛又恨,好想確認對方是否也對我有意思,卻又害怕一旦確認幻想破滅也怕,就連朋友都當不成。

在關係中,我們不再拘泥於「男女授受不親」,人跟人之間的距離,變得靠近卻變得也更模糊不清。模糊讓我們更想知道「他對我,到底是不是只是朋友?」

我們都渴望被愛、被喜歡,當感覺到對方的心意,我們又「不討厭」對方,兩個人之間愈靠愈近,我們可以如何去看待這樣彼此愈來愈靠近的關係?我們又可以怎麼去了解對方到底是把我當朋友、只想曖昧的朋友、還是真的想更往交往那一步邁進?

有時候,我以為我們彼此曖昧,卻發現對方覺得我是死纏爛打,曖昧真的很難懂。

如果你看過艾蜜莉的異想世界,片中有一個片段是,艾蜜莉對咖啡店的一對男女做了一個善意的調皮惡作劇,她偷偷地告訴失戀的約瑟其實喬姬對他有意思,約瑟因而開始把注意力從前女友身上轉移到注意喬姬的一舉一動。

同時艾蜜莉也偷偷告訴喬姬說,其實約瑟開始對她感到好奇與有興趣,然後他們逐漸把眼光追向彼此,進入愛河。

先不論後來他們又如何跳入同樣的愛情模式當中,但是你可以發現:

「互相喜歡」,有時包含了我們腦袋裡的一系列的猜測,感受對方可能對自己擁有興趣與好感,而讓我們感覺自己是被他人接納,也讓我們開心。

「曖昧」有時也是如此,我們在曖昧當中,不只是被動地等待對方,也可以主動創造前進的方向。

推薦你

吳宜蓁 諮商心理師

國北心諮所畢業。心曦心理諮商所的創辦人之一,目前為心曦心理諮商所的心理師、淡江大學兼任心理師。踏入心理學的初衷,是為了找尋自己;踏進諮商領域後,發現愛上自己比想像中的不容易,也比想像中的需要「真」功夫。想成為最真的自己,也希望自己能成為一盞燈,照亮在找尋自我的路途中迷路的夥伴們前方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