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醫師您好,請問當想法與主管不同,如何核對彼此期待?

在執行企畫或是方案前,主管常會有自己期待的形式與方向。他的期待可能來自於經驗法則,或是基於公司利益抑或人脈連結,想將其效益最大化,但是未必符合需求性與適切性,也與我的預計方向不同,導致執行起來缺乏動力。當然主管的考量也有道理,考慮的點跟我不一樣,是以公司整體利益優先而非服務對象,所以往往最後還是採用主管意見,讓我不太甘心。

想請問王醫師,我要如何與主管溝通,核對彼此的期待,甚至創造雙贏?

小心陷入害怕受傷而產生的「自戀」盲點

王醫師:這個問題讓我想起年輕時候的我。 31歲那一年,我結束了台大醫院住院醫師的訓練,到東部一所新的大型醫院擔任精神科的代理主任。當時,因為滿腔的熱血,真的想要將所有最新最好的理念,全都用上來,尤其當我穿越美麗的花東縱谷時,這樣的抱負更是油然而生。 只是,問題來了,每次開會討論精神科的計畫時,當我將充滿理想的提案報告以後,總是沒有回音。我忍不住去找院長,院長打哈哈,顯然是沒有實權;我再往上找到真正有權力的主管,她告訴我這個案子很好,可是會賠錢,醫院不能開這樣的先例

「可是,這不就是我們醫院的理想?做一般醫院不做的..」

當初應徵的時候,這個醫院就是以這樣號召來吸引我的。 我繼續去找最上層,她只是笑笑的說:「有多大的願,就有多大的力。」沒有反對、也沒有積極支持的意願。 4年後,我因為其他因素,離開這個當初的理想所在。

現在回想起來,自己的理念其實還有很多方法可以完成的,不一定就要用自己堅持的方法。當然,當初那個理念,是不是真的那麼值得投入,其實也有了不同的想法。 只是,如果時光能夠倒流,我會有不一樣的做法嗎?我想,我還是希望自己會堅持原來所追求的。但是,我希望那時有一位可以讓我信任的智者,至少是可以理解我、好好聽我想法的同伴,也許就不會這麼堅持。

親愛的你,從你的敘述,看起來比我當年成熟多了,知道老闆的「期待可能來自於經驗法則,或是基於公司利益抑或人脈連結,想將其效益最大化」。你固然感覺挫折,但你還是想辦法找出路。 只是,在成長的過程,我們總不容易分清楚:什麼是永恆的原則,什麼是自己的堅持。

在我當時的醫院,有一位我尊敬的前輩,家庭醫學科主任王英偉醫師。對他來說,如何讓上級理解他的計畫,爭取支持,似乎從來都不是問題。我也曾十分困惑,甚至懷疑他是否有任何妥協,或其他讓我不屑的途徑。然而,他對花東地區貧困民眾的醫療服務,卻始終比我還投入,也更願意花時間去努力。現在回想起來,當年的我一定陷入了某一個自己看不到的盲點。

在心理學裡,有許多對理想性格的相關研究。有一個被稱為「自體心理學」的流派,認為每個人都有一定的自戀,只是成熟程度不同而已。年輕時的心理結構太脆弱,其實十分害怕受傷,因此,在外表反而不自覺的更顯得強硬,態度也許容易太過於強勢或太過於堅持。 想想我自己當年的反應,不也是如此?當時,也許重點不在於我的理想,也許重點在於我的自戀:

害怕自己被傷害,反而更堅持而不退讓。

如果當年那位副總真的答應我的越級要求,我可能開始面臨執行力不足的困境、整個計畫推不動的難堪。當然,年輕的我,一定不會說是自己的能力不足、經驗不夠。因為年輕,我一定會找到理由,責怪別人,特別是公司或上司──受挫時,批評權威是最容易感覺自己還是很美好的最佳方法。

實現理念是否只能用你堅持的方法?- 失落練花園|王浩威 精神科醫師

如果再來一次,我會開始把想法改成公司立場

我不曉得你當初為何選擇了這一家公司,但一定是有你所認同的價值。你當初進公司的目的,如今是否仍存有一定的意義?如果答案是肯定的,就繼續朝原來的目的而努力吧;反之,也許就該四處看看是否有更好的選擇。

然而,不管你因為怎樣的因素繼續留下,千萬不要像當年的我一樣。當年我留下來了,卻一直往外跑。雖然在花東地區投入許多努力,卻始終沒好好去面對我職責所在的醫院精神科。

我給自己太多理由去忽略它了。那些年我也許專業表現很好,對社會的貢獻也不少,但,確實是一位很差勁的主任。 如果再來一次,我會開始將自己的想法改成公司或主管的立場,特別是,我一定會要求自己不要像當年那麼自以為是,老是認為公司或上司比我愚笨、比我妥協。我一定會努力假設:如果他們果真是有智慧的,為什麼會這樣決策呢?是不是有一些思考,是我日後成為高階主管時可以借鏡的? 當年我沒有做到這一點。也許也因為這樣,我從來不曾有機會擔任一個大型機構或人數眾多之團體的領導。我年輕時未能即時察覺的自戀,讓我永遠失去了這樣的機會。我錯過了,但我期望你的未來不會是這樣的。謝謝你的問題,提供了我一個好好反思當年種種一切的機會。

更多內容推薦你

該走還是該留?你缺的不是競爭力,而是面對自己的勇氣!(電子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