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 TAAZE讀冊生活直播時,我看到許多人問這個問題:「當伴侶出現不安全感時,我該怎麼做?是否應該盡量安撫他?」

但如果有讀過《關係黑洞》的朋友,可能會注意到,我在書中特別強調:

如果在你的伴侶,因為自身的不安全感,而不停跟你索求所謂的「安全感」,希望你藉由做一些事情,來證明你是可信任的、能夠增加他的安全感;

而這些行為又讓你覺得壓力很大、很辛苦、很焦慮,卻又不得不回應時;你慢慢發現,你的安撫,可能會讓他更需索無度;如此,你們可能已經陷入了因「不安全感」而過度焦慮、一方不停索取、而另一方不停給予的「 上癮行為」中

當對方有不安全感,是否應該盡量安撫他? - 失戀花園│周慕姿 諮商心理師

不安全感的來源

很多時候,我們的不安全感,來自於我們過往的經驗。當我們沒有足夠的被重視的經驗,甚至曾經被忽略、被拋棄等創傷經驗,可能都會使我們很沒有安全感。

但如果,我們沒有發現這個安全感來自於本身,反而外求,希望自己的另一半,能夠盡力的安撫我的這個不安全感。那就會出現一個惡性循環:我一面渴求控制你的行為,以求暫時安撫我的不安

但另一方面,我知道這個行為是我控制、求來的,所以我不相信你真心想做這件事、不相信你是愛我的;而我,也矛盾地厭惡著自己這種「求來的愛」的行為,因此我不相信這樣的自己值得被愛,因而更懷疑你是否愛我

不安全感的來源,其實是「對方到底能不能愛這樣的我」的懷疑;但我卻因太過焦慮,沒辦法去面對真正的根源,反而是試圖用一些重複性的行為,來安撫自己的焦慮不安。

當對方有不安全感,是否應該盡量安撫他? - 失戀花園│周慕姿 諮商心理師

例如控制對方的行為、行蹤,重複性的測試對方的愛,用憤怒、情緒勒索來逼對方就範……然後,我好討厭這樣的自己。

我深深感覺:「我得到你的人,卻得不到你的心。」

最後,對方離開了,而我反而鬆了口氣。

因為這證明了:「我是不好的,沒有人會愛我的。」這個我所熟悉的劇本。而不用一直待在「其實有人會愛這樣的我」的這個不熟悉的故事劇本中,天天惶惶不安,覺得「會有這麼好的事嗎?如果我失去了這份愛,不是更可怕嗎?」

因此,面對我們自身的不安全感,仍然必須靠我們自我的力量,去辨識自己習慣性的愛情劇本,重新相信:「自己是值得被愛的」。

當對方有不安全感,是否應該盡量安撫他? - 失戀花園│周慕姿 諮商心理師

 用「規則」、「信任」及「愛」,練習面對不安全感

但或許,你有著這樣的另一半,你希望可以協助他。

如果可以,請建立起你們兩個人都做得到的規則,以及練習告訴對方你的感受,以及去理解對方的感受

用說好的「規則」去互相安撫,而不是用因焦慮而引發的強迫行為、被迫回應來互相安撫。

最後,更重要的:請信任對方,以及你自己。

對方留在這裡,是因為他愛你,而不是因為無可奈何;而你,選擇了對方,是因為他夠好,所以你愛他,也不是因為無可奈何。

如果他不值得信任,請你尊重自己,離開這段關係。如果他值得信任,請你尊重自己的選擇,好好珍惜對方的愛。別再不停的測試、懷疑。

那些互相折磨,只會讓你們之間的愛消失殆盡。

信任,是對自己的尊重,也是對另一半的尊重。

而,如果你們願意一起,努力面對不安全感、面對那些關係中的黑洞;即使是曾因愛而被傷害、那顆破碎的心,也有機會能夠補全。

這,也是愛的力量。

◎本文改編自《關係黑洞》

推薦你

《關係黑洞》:練習看到自己的傷痛-失落花園|周慕姿諮商心理師

周慕姿 諮商心理師

政大新聞系、政大廣電所、國立臺北教育大學心理與諮商所畢業。目前為心曦心理諮商所所長,書籍《情緒勒索–那些在伴侶、親子、職場間,最讓人窒息的相處》作者、風傳媒/失戀花園專欄作家、多個電視節目專家群……等。私底下則是歌德金屬樂團「Crescent Lament 恆月三途」主唱。

從傳播到心理諮商、心理師到金屬樂團主唱,不管在哪裡,都是個「非典型」角色。認為「接納自己,獲得自由」,是人生最重要的事。

看看慕姿的影片和慕姿線上聊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