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怡發現,自己總是會喜歡上木訥、不懂表達感情的男生。雖然每次分手,小怡就會決定:「我再也不要喜歡木頭了!」但每次,自己總還是被木訥內斂的男生吸引。

文偉發現,自己總是會喜歡上有可憐遭遇的人。所交往的伴侶,每一任都有「可憐的身世」,自己也總是有一種「我想要讓他幸福」的使命感,最後,總是在為對方做牛做馬的過程中,耗掉了愛、對方也離開了他。

有些時候,我們會被與我們不同的人、因為他們擁有跟我們不一樣的特質而被吸引。也有可能,他讓你想到了你的爸爸、你的媽媽,那些你沒有完成的需求,也會讓你選擇他。

你可能因而選了個特別像的,或是特別不像的。

想要得到認同、想要拯救、想要照顧、想要讓自己在過去受傷的關係中,有一個新的結局。

這些過往經驗、「未竟事宜」,我們不一定會意識到,但卻隱隱地影響我們的親密關係、影響著我們生活中的某些選擇。

如果你總是「掉進同一個坑」,當你發現時,你可能開始會問自己:「是什麼讓我在愛情中,總是做出一樣的決定?」

為什麼在愛情裡,我總是被同一類型的人吸引、掉進同一個坑裡?朋友說我「得不到教訓」,我的飛蛾撲火,連我都討厭我自己?為什麼看到某一類型的人,我特別心疼他/她,想要照顧他/她、拯救他/她……

你知道嗎?可能你最想拯救的,其實是曾在原生家庭受傷的你自己。

許多研究指出 #原生家庭對我們伴侶選擇的影響,甚至提到,你可能會在尋找伴侶時找尋父母的影子。因為有時,我們會因為曾在父母處獲得挫折、被否定或是不被愛的經驗,使得我們下意識找尋與父母類似的人,然後,藉由希望「重新獲得這些人的愛」,來安撫在原生家庭中受傷的自己。

也就是說,那些在過往家庭中沒有被滿足的遺憾,也就是所謂的「未竟事宜」,成為影響我們選擇伴侶的重要關鍵。

推薦你

周慕姿 諮商心理師

政大新聞系、政大廣電所、國立臺北教育大學心理與諮商所畢業。目前為心曦心理諮商所所長,書籍《情緒勒索–那些在伴侶、親子、職場間,最讓人窒息的相處》作者、風傳媒/失戀花園專欄作家、多個電視節目專家群……等。私底下則是歌德金屬樂團「Crescent Lament 恆月三途」主唱。

從傳播到心理諮商、心理師到金屬樂團主唱,不管在哪裡,都是個「非典型」角色。認為「接納自己,獲得自由」,是人生最重要的事。

看看慕姿的影片和慕姿線上聊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