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閱覽人次:438
王浩威 精神科醫師

精神科醫師,華人心理治療研究發展基金會執行長,心靈工坊文化公司發行人。高雄醫學院醫學系畢業,曾任台大醫院、和信醫院及花蓮慈濟醫院精神部主治醫師。著有《我的青春,施工中》、《憂鬱的醫生,想飛》、《好父母是後天學來的》、《晚熟世代》、《沉思的旅步:王浩威的心靈遊記》等書。

接「世界毀滅前,用力愛我」之四|愛生哲學」

我提這個是舉個例子,在東方文化背景里長大的我們真的不太容易分手。拿佛洛姆進一步提出來說,他覺得人有六個基本價值,就是人我們每個人有這六種需要:關係、自我超越、歸屬感、自我認同(不管是來著個人的或者集體的) 、世界觀(我們也要知道這世界長什麼樣子?)、方向感(我們在這世界是怎麼樣的位置,方向是怎麼樣?),同樣的我們對這個世界是會主動追求的。

關係、自我超越、歸屬感、自我認同、世界觀、方向感

那這是他提出來的六個名詞,如果我們真的覺得自己是活的、alive的、活著的,就需要這六個基本。

「世界毀滅前,用力愛我」之五:活著的六個基本需要 - 失戀花園|王浩威精神科醫師|失戀花園

家的生老病死

因此對他來說愛本身是一個對話的狀態,兩個人的關係在變化的環境當中產生無限的對話。這不止是愛情,親情也是這樣。我們看到很多爸爸媽媽捨不得,捨不得小孩子的改變,怕他受傷怕他怎麼樣。

可相對來說一個家庭的發展就像孩子的發展,進行家族研究到了某個階段他們就命名,就是家庭也有它的發展的循環圖。比方說兩個人相認識了,就好像是一個家開始要誕生了正在懷孕期;兩個人結婚了就是一個家宣告成立,就是懷胎成功了;這個家開始有小孩出現,這家在長大,那長大到一個程度了,小孩子獨立了,像火箭炮launcher peeling發射器一個一個離開,這家也就開始衰老,一直到這家的成員離開的離開、死亡的死亡,就是生老病死,一個家也有它的生老病死。

「世界毀滅前,用力愛我」之五:活著的六個基本需要 - 失戀花園|王浩威精神科醫師|失戀花園

與改變協調

現在很多父母很怕小孩子受傷,很希望這個家是不要改變的,所以拼命抓著家。西方的觀念,或者很台灣的觀念(之前的文章有提及,台灣舊的社區的觀念)有它的支持力量,有它互相照顧所帶來的降低成本的好處,但是到底哪一個是好,哪一個是不好我不敢說,我們到底要怎麼樣才對,我真的不清楚。

但是我們看到台灣,民間的智慧自然發生很多可能性,比方說:我看到台灣中產階級採取的是家族雖然各自成家,但盡量住近一點甚至住同一棟樓,一方面有各自的隱私,但是一方面又能很快速的相互照應,我覺得這是很民間的智慧。

這不是政府的作為,而政府應該往這邊輔導,而不是像李登輝當年一直鼓吹三代同堂。三代同堂是一種離譜的講法,因為三代同堂,古時候的三代同堂是祖父母是在空間裡面是最重要的,中間祠堂旁邊左右是祖父母住的、最大的;愈旁邊、愈邊邊是愈不重要的,所以空間是有地位的。

可是我們城市裡面三代同堂,最大的空間是給誰?賺錢的父母,名義上是說也許是說他們賺錢,也包括說他們必須做愛需要有衛浴的套房。那再過來呢,第二大的給誰?給小孩子,因為他要讀書,最小的給祖父母,祖父母萬一有天走了,就是菲傭住的,所以祖父母的地位等於菲傭嘛。

可是在這種三代同堂的空間裡面,祖父母怎麼有可能就是說所謂「家有一老是一寶」的這種功能。事實上那時候政府在提這三代同堂,這是政府把政府應該扮演的福利、資源提供這方面的角色踢回去給人民,用家庭的力量想辦法自己解決。

「世界毀滅前,用力愛我」之五:活著的六個基本需要 - 失戀花園|王浩威精神科醫師

選擇愛情,接受變化

所以說我們的愛情也好,我們做父母也好。對子女和伴侶事實上是應該欣賞他們的變化,欣賞他給我們的surprise而不是對surprise充滿不安全感。

可以選擇不要有愛情,因為最安全了,不會被拋棄、不會受傷

當然這是真的很難,我必須講這真的真的真的是很難。我們當然可以選擇不要有愛情,因為最安全了,不會被拋棄、不會受傷、不會怎麼樣…可是如果今天我們有一個愛情,而且是一個我們不斷的去思考怎麼回事的,因為它困難,我們努力去思考去經營,而非勉強維持住,是一個真的愛情,我們是很真的、是很誠實的去面對這個感情而且努力讓這感情繼續有對話、繼續有活力。

如果我們能夠做到這樣的話,其實你會發覺對個人來說這是一個很不容易的一種修行,會說這是可能最難的一個求道之途。自我的修行里面,如果你選擇孤獨然後要去修行是很容易的,可是要維持在親密關係裡面來修行,卻是很難的。不管在怎麼樣困難的時代其實這個道途永遠都還是存在的。

「世界毀滅前,用力愛我」之五:活著的六個基本需要 - 失戀花園|王浩威精神科醫師|失戀花園

什麼是好?什麼是壞?

社會環境事實上沒有所謂的好壞

外界對感情的誘惑或者是其他影響因素,也許幫助我們扒掉了一些感情裡表面的東西。比方說家族的支持,反而讓我們可以真正的面對對方,更直接的面對對方。比方說離婚率,沒錯,現今離婚率可能提高了。可我很難講沒有離婚的那些家庭難道就真的感情比較真嗎?到底怎樣孕育感情,孕育感情比較真的關係?

說不定現代的社會環境事實上沒有所謂的好壞,反而是多了很多思考的機會。

#本文由王浩威醫師授權失戀花園發佈

推薦你

三角關係完全手冊

 三角關係完全手冊(電子書)

放不下,那就提著吧!

曖昧:我們之間,是愛嗎?

曖昧:我們之間是愛嗎?(電子書)

如何安慰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