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閱覽人次:2,575
周慕姿 諮商心理師

婚姻完全手冊系列(電子書)心曦心理諮商所所長,書籍《情緒勒索》《關係黑洞》作者。歌德金屬樂團「Crescent Lament 恆月三途」主唱。從傳播到心理諮商、心理師到金屬樂團主唱,不管在哪裡,都是個「非典型」角色。認為「接納自己,獲得自由」,是人生最重要的事。推薦你:《伴侶溝通技巧:焦逃配的小劇場(影片課程)》、《婚姻完全手冊系列(電子書)

「我那麼愛他,就算當他的小三也願意。我小心翼翼的取悅他、配合他,但最後,他還是拋下了我,跟他的女友準備結婚……最難過的是,我發現我忘不了他,我好難過,我吃不下睡不著,根本沒有辦法正常生活……」

「當初我們兩個人說好要一起走一輩子,結果他換新工作沒多久,就劈腿同事,被發現之後,他居然跟我說:『你很好,但我發現我不適合你,是我的錯……』分手後,我根本沒辦法忘記他,也沒辦法好好生活,連工作我都沒辦法做.……」

「我的男友會打我,當我被打的鼻青臉腫時,被我的朋友看到,大家都會勸我分手。我也知道,我『應該』要分手,但是,當他哭著對我苦苦哀求,跟我說『對不起我錯了,請原諒我』……我發現我根本沒辦法離開他,即使我感覺到痛苦不堪……」

放不下,該怎麼辦?

放不下,該怎麼辦?

或許,你放不下的,是曾經,還有那些可能以為會有的美好。

放不下的曾經,忘不掉的折磨

面對親密關係的結束,要選擇「放下」,是很不容易的事情。因為,決定「放下」,幾乎是要赤裸裸面臨一個我們最深層的生存焦慮與恐懼:被拋棄、被忽略、失去一段重要的關係。如果,我們過往有這樣的經驗,會因為被拋棄或失去一段重要關係,而懷疑自己的存在價值與意義,那麼,我們更有可能緊抓著不放,不敢放下。

這麼深的生存焦慮,會提醒我們:「喂,你該做點事情改善這個情況!」於是,我們很有可能被這個焦慮要求、推著做些事情;而如果,無法實際上做些什麼來改善關係,但焦慮還是要我們做些什麼時,我們就會要求自己不停的想。不停地想著對方、想著對方「為什麼要這麼做」、「是不是我不夠好才會被拋棄、被打」、替對方找藉口、把對方的傷害說成自己的問題,例如:「是我不夠好嗎?」……

如果,在過往的成長經驗中,有過需要靠「改變自己的行為」、「讓自己做更多、變得更好」來獲取父母或權威的肯定與愛;或是,曾在其他的關係中有這樣的經驗;那麼,我們更會在一段關係要失敗、或已經失敗時,仍不停地想「是不是還能做些什麼、是不是我的問題」,用這種習慣性的自責與追根究底的「強迫思考」,勉強安撫一下自己的生存焦慮。

也就是說,這是一種生存策略,是一種習慣。但矛盾的是,當你在這麼想的同時,你的自尊會越來越低,於是,你就更需要你所想對象的肯定與認同,以此來獲得自我肯定感,來讓自我感覺良好一點。

也就是說,你的想,很多時候,是在餵養自己上癮的毒。

放不下的曾經,忘不掉的折磨

但如果,我就是不能不想,那怎麼辦?

請你練習看到自己的委屈,以及被傷害的痛。並且,請練習不要責備自己。看到這些痛,你可以生氣,也可以心疼自己。這麼做,並不是為了要責怪對方,而是必須了解到:你受傷了,你委屈了,你是可以被好好對待的。而你必須要保護你自己,這是你自己的責任。對方會這麼對你,是他的選擇、也與他的性格有關,但卻並非跟你的價值有太直接的關連。

有的時候,我們最放不下的,可能是:「為什麼,為什麼你要這麼對我?難道是我不夠好嗎?」

這種深層的被拋棄、被否定的痛,深深的刺痛我們的心,讓我們忍不住一次一次地檢視之前的點點滴滴,想找到一點理由與跡象,讓我們想要相信自己就是不夠好,所以才會被丟下,但卻又忍不住想替對方找一些理由,或看到一絲絲希望,讓我們在這樣的狀況下,繼續撐下去。這種矛盾的心情,讓我們的情緒不停震盪,停不下來,而讓自己覺得痛苦。此時,如果我們還責備自己,那麼,我們會失去自己的力量,更會覺得需要對方,沒有對方就活不下去。尤其是,如果你覺得生氣,覺得自己應該要趕快好起來,趕快放下,但卻又做不到時,內心必然極為痛苦與糾結,甚至可能會失去對自己的敬意。

因此,我想提醒你:

當你放不下,或許,那代表著你們之間有過很美好的回憶,也可能代表著,你付出了你的真心真意。如此,你放不下,當然是正常的,這正是代表著「你是個真誠的人」的證明。

好好安慰受傷的自己,慢慢地提醒自己:「學會保護自己、建立界限」。

記得把你的愛與真心,用在值得的人身上。

特別是,你自己。

推薦你

失戀以後,為什麼我戒不掉你?

放不下,那就提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