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是什麼關係?」小雨問著莫凡。
「好朋友呀!」莫凡牽著小雨的手回答。

用同一根吸管,共喝一杯飲料的兩個人,背景音樂似乎播放著「曖昧,讓人受盡委屈,找不到相愛的證據…」。

小雨問我:「我和莫凡有可能再進一步嗎?」
我則回他:「你的進一步是指生理,還是心理?你那麼正,生理上一定可以的呀!」
小雨:「你很賤耶!」

小雨和莫凡是「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的曖昧狀態,莫凡帥氣又有才氣,個性很好相處,小雨對莫凡心動,但兩個人處於一個微妙的關係,走在一起大家都以為他們是情侶,但是對外都說只是好朋友。

我們是曖昧?還是他只是愛妹?|失戀花園 - 林俊成(Jason)臨床心理師

單純接觸就能產生熟悉好感

大學時代,小雨和莫凡原本只是教室裡的同學,在一門課被分在同一組,要一起完成功課,認真的兩個人常需要一起討論,一起找資料,接著發現彼此又共同的興趣。這樣的場景進入職場,原本陌生的同事,一起負責專案,一起討論,慢慢地產生革命情感,然後不小心編織出情網。

在心理學裡有「單純曝光效果(Mere Exposure Effect)」現象,當一個人對某個人或某件事情累積到一定熟悉度後,就會開始產生好感。

你沒聽過「近水樓台先得月」嗎(只是有些人的樓台比較多一點)?這是一種因為熟悉產生的莫名好感。這時候,我們會開始問自己一個問題「我是不是喜歡上他了?」、「我們是什麼關係?」。這些問題的背後,可能在暗示自己去找「他是不是愛我」的證據。因為自己產生好感了,也會想要確認對方是不是有相同的感覺?

當兩個人開始有互動時,更有機會發現彼此的相似性,這些相似性讓我們產生好感,也容易產生親密感的錯覺,稱為「心理親密性」,兩個人開始知道彼此更深入的想法,以及支持和肯定的互動滋潤著。

偏偏人很特別,當開始想要去確認彼此的關係時,在已經產生好感的情況下,容易出現「注意力偏誤」,注意力開始擺在自己關心的事物上,對方的一顰一笑,都可能牽動著我們整個世界(是有多少男少女心呀!)。

「他對我笑耶!」、「他說要來接我耶!」、「他約我看電影耶!」、「我和其他人出去,他好像會生氣耶!」腦海裡飄過許多對方對我有好感的證據,或者說其實是自己在找尋相愛的證據。這些都加深了「他可能真的喜歡我!」的信念,但卻沒有發現其實可能是自己先愛上了對方。在無法客觀均衡地觀察各種情況下,這時候的我們,容易把注意力放在和情感相關的訊息上。

曖昧,是你愛他,還是他愛你?

「我喜歡你」小雨提起勇氣向莫凡告白了。
「你為我做了那麼多,我很感動,但是感動不代表心動,我們還是當朋友就好」莫凡這樣回應,兩人之後就再也沒有聯絡了。

每個人對世界有不同的看法,對同一個事件也會有不同的解讀。在心理學上,我們對事件的解釋稱為「歸因」,但同一件事情,每個人的歸因可能不太相同。就像是小雨和莫凡,雖然經驗了同一段關係,但對這段關係卻有各自不同的認定。曖昧,其實就是兩人的關係在友情與愛情之間來回渡步的過程。曖昧的辛苦,是因為每個人對愛情與友情的界線不太一樣。有些人的界線真的是就是一條「界限」,不可以越雷池一步;有些人的界線則是「界陷」,看誰先認真先陷入,彷彿先認真就輸了。

歌詞裡說「曖昧找不到彼此相愛的證據」,其實這有可能是自己在麻醉自己。當我們認真觀察、認真搜尋些蛛絲馬跡,或許可以找得到他愛別人的證據。你哼著「曖昧,讓人受盡委屈」,廢話!他那麼「愛妹」,最不缺的就是妹,你當然會受盡委屈呀!

感情是兩個人互動的結果,都有主動和被動的角色,當陷入曖昧裡,不一定要讓對方決定最終的方向,你也可以掌握要往哪裡去。

問自己一個問題,不需要花太多的時間:「我喜歡他嗎?是情侶那種喜歡」。如果連自己的感覺都不知道,那我們還蠻勇敢的,讓我們不知道的東西,牽引著自己的生活。

不管怎麼樣,當曖昧進入愛情,戀愛成功了,參與的兩人才會追朔這段情感是真愛。萬一不小心分開了,那兩個人也只會說,哦!這只是好友之間一時的迷戀而已。

推薦你

曖昧:我們之間,是愛嗎?(電子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