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閱覽人次:91
莊博安 諮商心理師

通常只是觀察人群,沉澱自己。腦海閃過太多,卻又忘的太快。世界成為絲線,快速又模糊地向後掃過。只能借助文字,刻下日常的瑣碎和震撼,撈回生活的感動和凜然。找尋,一種不被束縛的自由生活。

「好像再一次發生了?」我看著他。

「對,像是那天凌晨,再也沒有比那更加可悲的時候。我躺在他身邊、親吻他的手背。但我不愛他,我很肯定。但他要離開時,我不想要他走,一個很重很重、密度接近無限大的鐘擺垂掛在胃裡,它要把我拉下去,拉回無止盡的黑暗中。我需要他繼續待在我身邊,做一塊石頭也好,至少讓我不會掉下去,我需要一段感情來證明我值得。」

「似乎你和他都只是愛情的魁儡,是嗎?」我腦海有些畫面。

「…」他眼神低垂,默默點頭。

成為我愛情的魁儡,好嗎?- 失戀花園|莊博安諮商心理師

成為我愛情的魁儡,好嗎?

交往時,即便不是很喜歡的人,但對方不喜歡你,你卻開始了甜言蜜語的攻勢,那些不是你的語言,但似乎是你從哪邊聽來不錯的工具,可以達成自我情聖般的想像。

浪漫文化的驅使,加上媒體傳播的渲染,我們好像非談戀愛不可,好像非得做出驚天動地的告白舉動,還是大陣仗的求婚儀式,似乎那才代表我們被愛,也才代表「愛情」。

這是種自戀主義的蔓延。

現代,或說「浪漫」被病態的延展開後,我們對於某種情愫的想像與追求達到高點。而在獲利與傳媒的時代鼓吹下,更是將其衝破雲端,讓我們只想活在愛情的憧憬當中──而那與現實總是有所差距。

愛情的目的,這時,就只剩下自我想進入愛情的慾望。當擁在懷中的人,不是真心所愛的人之時,那麼所剩下的,就只是我們對於愛情的浪漫想像,以補足自身身處在充斥粉紅色泡泡的現代的虛華潮流。

不成熟的愛情「透過愛」來從情人身上得到些東西,好補足自我缺陷,像是關注、尊重、依賴感等等。成熟的愛情不從他人身上強求事物,這時愛情就是單純的愛情,「因為愛」所以想與另一半共同分享、溝通、與承擔。

這時候的愛情是充分了解自我本質後的反映,了解我是誰、我想要什麼、我會變成什麼人,因此這個愛意味著對自我本質的確認,並也才在理解自我後,進而明瞭自身所需,才付出愛情來體驗愛情。

成為我愛情的魁儡,好嗎?

失去的是愛情,還是自己?

但若一有好感,馬上就跳升到「愛」的程度,我會和你說,太快了。先檢視自己什麼因素愛上他,否則換來的又是一次傷心。而在迅速的轉換「愛」人中,你會慢慢失去對「愛」的信任,但其實那是潛意識中某些誘餌在浮動,你卻誤以為是神祇的操弄。原來,你失去的從來不是對愛的信任,因為你根本沒愛過,而是失去自我的價值,認為自己不值得被愛。

人們表現得如同這是普遍的人性現象,與生俱有的一般。但其實真的也許多人是這麼認為的,認為自己已經過足夠的判斷與檢驗,對方是此生的靈魂伴侶,值得我用上一切去愛他。

所以當時的愛情已是經自我檢驗過後、賭上自我本質的舉動。因此在三個月後的分手也才會如此痛徹心扉,因為不只是少了一個人的陪伴,更令人難過的是,自我判斷的失誤與本質尊嚴上的喪失。

照這種完美主義的邏輯來說,一旦是經過完全覺察過後的愛情,那才是智性上與情感上的終極確認,即能夠走上一輩子的情人。

成為我愛情的魁儡,好嗎?- 失戀花園|莊博安諮商心理師

可是真有人能做到這一地步嗎?能夠不受到眼前的誘惑率先偷嘗一口禁果?迷人的微笑?鬱悶卻又帶點堅定色彩的眼神?(推薦閱讀:交友選擇:誰才是對的人?真能找到靈魂伴侶?

錢財?名聲?權位?酒後的誘惑?甚至是寂寞、痛苦、悲憤不勘、覺得再也沒有人能夠明白自己的感受時,那個人出現了,那個解救你的人出現了,再普通不過的人,唯一讓他在宇宙中閃爍的是,他能夠給予你所需要的情感或物質,那是避免掉入深淵的繩索,或是分手後不想讓自己太清醒的威士忌。

被愛情操縱的必然性,建立在昏沉的意識中,佇立於潛意識的同意下。

唯有重新接回理想與現實的軌道,看清如何被周遭環境給影響,理解想要什麼樣的關係型態,才能認得自己,清楚愛的是什麼人。

更多文章,歡迎至臉書專頁:標註自由-莊博安諮商心理師

推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