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還記得當年十八歲就投入軍旅,經過兩年半的學年教育,然後肩上就掛起了一條槓,接著就下部隊服役。

擔任隊職幹部期間,連隊輔導長發信時間,也是弟兄們最期待的時刻。他們期待的不僅是家書,更是另一半的來信。這可是當年極其苦悶的軍旅生活中,來自另一半的精神食糧,是支撐他們度過至少七百多個日子的最重要力量。

如果弟兄收到的,是來自另一半的分手信,那這鐵定就會成為隊職幹部重點關心的對象,因為總是需要擔心弟兄會不會因此而想不開?

也因此,常常可以看見,收到信的弟兄,臉上洋溢的雀躍,沒收到信的弟兄,臉上推滿著落漠。更要留意的是,如果弟兄收到的,是來自另一半的分手信,那這鐵定就會成為隊職幹部重點關心的對象,因為總是需要擔心弟兄會不會因此而想不開?

恢復單身以後:請你重新和自我相遇 - 失戀花園|顧浩然 諮商心理師

恢復單身以後:請你重新和自我相遇 – 失戀花園|顧浩然 諮商心理師

當關係裡不再有「我們」

從曾經的出雙入對,變成現在的形單影隻,這不僅僅只是從「我有男/女朋友」到「我被甩了」身份上的落差,其中所揭示的意義更是,失去了原本那個可以讓你/妳依靠、耍賴、撒嬌、分享心情、可以相互依偎的關係。這樣的失去所衍生的,可能是一個更大的痛苦。

每一個人都渴望自己是被愛的、被接納的、被肯定的,也因此,如果被迫單身的當事人,將自己的失戀,或失去一段關係,定義成「我是沒有人愛的」,對他來說,這會是多大的害怕、驚懼、不安、痛苦…?

於是,每當夜深人靜獨自一人的時候,或經過曾經一起造訪的熟悉場景想起共同回憶的時候,那悲傷的黑影,勢必如鬼魅般地襲上身,逃不開,也躲不了。

然而,回到現實面,其實,沒有一段關係真的可以是永恆不滅的。

存在主義大師、心理學家歐文.亞隆(Yalom)曾經提到人的四大痛苦,其中一個,就是「孤獨」。
試想,當我們有另一半,或有了一段關係之後,我們真的就不會感受到孤單嗎?你/妳的另一半真的完全了解你/妳嗎?而如果沒有了另一半,變成單身一人,是不是就一定會孤單?

恢復單身以後:請你重新和自我相遇 - 失戀花園|顧浩然 諮商心理師

恢復單身以後:請你重新和自我相遇 – 失戀花園|顧浩然 諮商心理師

其實,孤單與否,往往關乎自己的心境。

工作多年,我從許多的個案身上看到了一件事,所有的關係,包括夫妻關係、男女朋友關係、職場人際關係…,其實都奠基於「我們跟自己的關係」。

無論我們擁有什麼樣的關係?都不要忘記一件事:「我就是我!」

這是什麼意思?
它指的是,「『我』擁有一切屬於我的。」我的身體,及一切它的作為;我的思想,及其所有的想法和意念;我的眼睛,及一切所看到的影像;我的感覺,包括憤怒、喜樂、挫折、愛、失望、興奮…;我的口,及一切從它所出的話語;我的聲音,不管是喧嚷的或輕柔的…。

很多人害怕只有自己一個人的時候,特別是在習慣了有伴之後,一旦要被迫重新回到一個人的生活時,往往會變得無所適從、變得無助,甚至因此,而開始尋求一些不太健康的方式,來試圖淡化心裡的痛苦。

恢復單身以後:請你重新和自我相遇 - 失戀花園|顧浩然 諮商心理師

恢復單身以後:請你重新和自我相遇 – 失戀花園|顧浩然 諮商心理師

重新整理與自我的關係,才是再出發的關鍵

我一直覺得,單身,其實正是好好地接觸自己、探索自我的最佳時機。因為這個時候,我們可以不用太掛念著另一半的需要,甚至,也不用汲汲於討好另一半。

單身,意味著,我可以做自己一直想做、但在還有著另一半時,做不了的事情;
單身,也意味著,我可以有更多機會去了擁有什麼樣特質的對象才真正適合自己?有更多時間從這段已經失去的關係中,回顧自己在關係中的位置是否自在?是否真的可以擁有自己?

當沒有另一半的牽絆,單身,其實可以做很多很多的事情。

重要的是,單身,可以讓我的生命全然順利地運作,只要我們記得「對自己友善、親愛自己」,接納在每個時刻的自己。因為,無論我在某一個時刻看起來、聽起來如何;不論我說什麼、做什麼,或想什麼、感受到什麼…,這都是我的一部份。

當「我可以是我自己」時,就有機會享受現在的單身時光,也能在未來的關係中,享受與另一個人相愛的快樂。

恢復單身以後:請你重新和自我相遇 - 失戀花園|顧浩然 諮商心理師

恢復單身以後:請你重新和自我相遇 – 失戀花園|顧浩然 諮商心理師

推薦你

顧浩然 諮商心理師

現任杏語心靈診所資深治療師。曾任職軍旅、媒體及公部門,對於工作轉換與選擇之徬徨與困擾、壓力之調適、難以面對權威人物之相關議題擁有豐富之工作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