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分手

「你說呢?

明知你不在還是會問

空氣卻不能代替你出聲

習慣像永不癒合的固執傷痕

一思念就撕裂靈魂」

五月天的歌聲在空中迴盪,儘管回憶讓人百感交集,我們卻無法停止去想。在一段關係結束時,不僅生活留下了一塊空白,我們的靈魂彷彿也被挖空了一個重要的區塊。

戀愛之於我們,就像毒品,愛得越深,對另一半的依賴就越深。

當我們有一段穩定的親密關係時,我們的身心狀態都會跟我們的伴侶有著一種微妙的牽連,讓我們的生活維持著穩定、愉悅的狀態,並能幫助我們成長。

在我們遇到挫折時,我們早已習慣第一時間找伴侶傾訴委屈,讓對方的安撫讓我們恢復穩定;在我們像孩子般需要人照顧的時刻,我們早已習慣對方早晨傳來的第一聲呼喚、疲倦時適時遞來的一杯咖啡、睡前為彼此一天生活畫上句點的那句「晚安」……,這些依賴在分手的那一刻,就被迫中斷。

這個依賴被中斷的痛苦,隨著我們愛情的長度和用情的深度而增加,完全不亞於毒癮者被強制關入勒戒所的痛苦。

征服愛情的戒斷症狀 - 失戀花園│才煒民 諮商心理師

征服愛情的戒斷症狀 – 失戀花園│才煒民 諮商心理師

分手後的成癮行為

當我們感覺生命被挖空時,我們常會找尋新的目標來轉移自己的注意力,好逃避空虛與痛苦。

由於分手時的痛苦如此巨大,諸如:不安、焦躁、失眠…等,所謂的「戒斷症狀」漸漸地浮現,為了隔絕滿滿的負面感受,無論是沉迷遊戲、喝酒、找朋友去KTV大唱失戀金曲、看到外貌條件不錯的對象趕快另結新歡……,當我們感覺生命被挖空時,我們常會找尋新的目標來轉移自己的注意力,好逃避空虛與痛苦。

特別在傳統社會中,男性很少將內心的痛苦表現於外,他們寧可用新的人事物來轉移自己的注意力,於是追尋刺激新體驗的人被稱作「賭徒」、「毒蟲」、「酒鬼」。那些不敢再對關係投入太深,遊戲於情場的人則被貼上「負心漢」、「見一個愛一個」、「根本沒愛過她/他」等等的負面標籤。

要找回愛的能力,往往需要從愛惜自己開始。

這些失落的經驗可能影響一個人很長的一段時間,尤其是男性,這往往讓他們對自己的建立關係的能力產生懷疑,不敢重新打開心房去愛與被愛。但,要找回愛的能力,往往需要從愛惜自己開始。

征服愛情的戒斷症狀 - 失戀花園│才煒民 諮商心理師

征服愛情的戒斷症狀 – 失戀花園│才煒民 諮商心理師

如何面對前男/女友?

在分手初期,一定會有一段「戒斷時間」,我們會想盡各種藉口想辦法復合、假裝自己跟對方之間的問題從未存在或完全修復;心理學家也在研究中提及,人們在分手後會陸續出現焦躁不安、睡眠品質不佳、胃口時好時壞…等,生理反應。

給自己一段冷靜的時間,暫時離開共同的生活圈,都有助於我們情緒平復,不再陷入自責或懊悔,真正與自己和好。

此時的我們需要給自己一段冷靜的時間,避免混亂的情緒中,用那段熟悉卻不健康的關係,造成彼此雙方的二度傷害。暫時離開共同的生活圈、關掉對方的社群網站…等,都有助於我們情緒平復,不再陷入自責或懊悔,真正與自己和好。

那時候,我們能以新的眼光看待曾帶來愛的前任情人,揮別過去,朝向新生活邁進。

分手了,怎麼辦?

親密關係的結束,雖然短時間帶來了巨大的衝擊、痛苦與不適應,卻也可能是另一段精彩生命的起點。

一段感情走到終點後,我們其實可以好好回頭看看在那段感情中的自己:那是真實的自己嗎?還是委屈地迎合對方喜好?在那段關係中,自己發生了什麼樣的改變?

單身不是狗,而是一段整理生命的重要時光,讓我們好好與過往的依賴告別,再次建立生活的舒適愉悅,也讓被習慣和思念撕裂的靈魂完整。

已經開始好好愛惜自己了嗎?預祝準備好的你,在下一段關係中好好愛人,也全心享受被愛的時刻。

推薦你

走出諮商室的心理師,陪少年從監獄、法院、醫院走回家的路。 從事戒癮/司法心理工作,相信好的休閒乃是最佳良藥,希望以簡單輕鬆的方式,為充滿毒性的社會帶來樂趣。

過去曾是舞者、有健身習慣,熱愛攝影,喜歡翻山跨海穿越森林尋找奇花怪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