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閱覽人次:5,122
曾寶瑩 性心理博士

心理學博士,心向性健康管理中心負責人。專攻個人性心理治療、男性性功能障礙、女性性愛困擾與伴侶間性關係諮詢,擅長以幽默、深入分析的方式解讀各種性愛議題,長達15年性治療與性教育實務經驗,協助不計其數男女、情侶夫妻提升性愛滿意度,掃除性功能障礙,重獲性福。

頂進去的那一刻,我覺得自己好像被強暴了,讓一個我根本不愛的人包住我整根,真的好可怕、感覺好糟……

這幾天,婚姻平權法案沸沸揚揚,讓我想起許多男同志個案性治療的故事。性困擾當然不會只有異性戀男人才有,男同性戀也會發生類似的性功能障礙。雖然在治療過程中有些微差異,比方說在檢視生活壓力、伴侶關係的影響時,得多注意他們是不是被家人逼婚、是不是因為害怕戀情被發現而太過恐懼,伴侶間有沒有因為雙方家人不諒解而爭吵,除此之外,大部分治療程序就和異性戀男人一樣,沒有太大差異。都得處理陰莖敏感度過高、過低的問題,調節自律神經,讓勃起狀態、射精反射恢復正常,也都要訓練控制射精的能力,當然也得處理心理過度緊張或是無法提起慾望的問題。

媽媽以死相逼,同志哭著跟女人做愛 - 失戀花園|曾寶瑩性心理博士

帶來痛苦的性

但有時候,我也會遇上比較特別的男同性戀個案。他們勃起功能正常、持久度也沒問題,但卻仍然希望進行性治療,因為他們必須和女人做愛、走入家庭,完成父母心願。他們在會談的時候,大多是怯懦不已、緊張萬分的,說不清自己遇到的困難,只能不斷結巴跳針的說著:「和女人不行」

遇上這種狀況,安撫引導是免不了的。「很尷尬、很緊張喔,我懂。沒關係,你儘量說,我絕對不批評你。說說看,是不是自慰可以,和女朋友不行?還是怎麼樣呢?」一般狀況下,溫暖的引導就足以讓個案鼓起勇氣開口訴說。

媽媽以死相逼,同志哭著跟女人做愛 - 失戀花園|曾寶瑩性心理博士

但這些男同性戀個案,卻還是會繼續跳針:「也不是……就是跟女人不行……就不行……有辦法嗎?」缺乏資訊根本無法判斷,這時候我只好把同性戀當成一種可能性直接說出來:「有些處男沒和女人做過愛,會因為緊張而無法勃起、或是放不進去,這就不太困難。但有些人是男同性戀,對女人根本沒慾望,這種難度就很高了,但還是有人做得到。不過就算可以,那也不是做愛喔,基本上我不建議這麼做,太痛苦了。」

大部分男同志這時候就比較能說出自己真實的狀況,我也能更進一步和他們說明改變的方式和意義,同時我也會雞婆地把男同性戀成功走入婚姻後所經歷的痛苦,一一訴說。聽完我的詳細說明後,大部分男同志都會選擇回去和父母繼續協商,不僅因為不想強迫自己走錯誤的道路,更不願意去傷害不知情的女孩,組成一個沒有愛的家。但有時候,還是會有些男同志,一切都明白後,還是想拚盡命完成父母心願。小五就是這樣一個令人心疼的個案。

媽媽以死相逼,同志哭著跟女人做愛 - 失戀花園|曾寶瑩性心理博士

兩難之下的抉擇

「所以還是有可能嗎?就算是性交也沒關係,只要能結婚生孩子就好了。唉……其實我和男朋友在一起10年了,本來想好好過日子,拖到爸媽放棄就好了,但我媽前陣子鬧自殺,說我再不結婚,她就要去死。我只好和公司裡一個很喜歡我的女孩子交往。然後跟男朋友說,我先去結婚生孩子,之後就離婚,這段時間我們就先分手,免得他太痛苦。等我離婚了,如果他還是單身,我們再在一起。其實我痛苦的要命,但我沒辦法讓我媽自殺,只好傷害我男友了。」

小五繼續說,「上個月,我和這女孩談到結婚的事,她說如果我們一直沒做愛,她是不會和我結婚的。我想反正早死晚死都是死,趕快解決也好。和她做之前,我上網問了幾個結了婚的男同志前輩,他們都說,不要開燈、不要摸、不要親,找到洞就趕快插,不要想,就當作是孝順父母。那一天,我訂了高級旅館、準備了一大瓶潤滑液。因為覺得對不起她,所以還先帶她去吃大餐、再送她去做spa。」然後小五就照前輩的指示,「不親、不摸、不開燈,擠了很多潤滑液在老二上,怕她痛,我也擠了一些塗她那邊。但我一摸到她下面,就覺得噁心害怕,好想逃跑,但為了我媽我一定要做到。先把自己弄硬後鼓起勇氣頂進去,但頂進去的那一刻,我覺得自己好像被強暴了,讓一個我根本不愛的人包住我整根,真的好可怕、感覺好糟。
媽媽以死相逼,同志哭著跟女人做愛 - 失戀花園|曾寶瑩性心理博士

放手,讓愛自由

「我腦海裡出現男朋友、爸媽的臉,還有這個女孩子單純的笑容,陰莖就立刻軟掉了,後來再怎麼弄也硬不起來。我跟她說對不起,應該是緊張所以不夠硬。她卻跟我說:『你是gay吧。沒關係啦,我是真的很喜歡你,但我們還是分手吧,我不能看你一直痛苦。不要怕,我會祝福你的。』她的話聽起來溫暖又貼心,但我卻把她臭罵了一頓,我警告她不要亂講,別害我不能結婚。然後穿了衣服摔門出去,一路跑到車上才放聲大哭。」

小五哭著跟我說,「我……我不可以這樣啊……我一定要跟女生做,我不能讓我媽自殺……幫幫我。」小五在會談室裡哭了半個多小時,看他壓抑著喉嚨低聲啜泣,我的心也跟著揪成一團。當然我沒有接受小五的請求,又聊了半小時後,我給了他所有對同性戀友善的資源,他擦乾眼淚撐起身子,虛弱地說了最後一句話:「我好想告訴我媽和女人做愛真的很可怕。

唉,何必呢?孩子愛誰就讓他愛吧,小五堂堂正正、頂天立地的,他不需要靠一個女人來成就他的幸福。

媽媽以死相逼,同志哭著跟女人做愛 - 失戀花園|曾寶瑩性心理博士

推薦你

答錄機06:我是同性戀,這幾天得知我暗戀的朋友有了女朋友⋯⋯

分手心理學CH01:離開的100種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