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的公司正在搬遷,所有人假日加班幫忙。A買了飲料,將近二十杯的手搖飲料,又重又沉,可是沒有人出手幫忙,反倒是另一個女同事,拖著兩張電腦椅,因為穿著高跟鞋被絆了一下,唉叫出聲,兩個男同事忙不跌的跑過去幫忙拉椅子。

A氣壞了,整整抱怨一晚:「來搬東西還穿高跟鞋,一看就是假掰」、「最好有那麼柔弱,兩張椅子也拖不動」、「男人就吃那一套,一堆人還說她搬到扭到腳很辛苦」……最後結論是:「綠茶婊最討厭。」

是,我也覺得綠茶婊最討厭,畢竟A是我的好朋友,我們臭味相投、物以類聚。

不過正因為是好朋友,有些話可以直說,我問她:「那妳提不動飲料,為什麼不叫他們幫忙?」

A說:「拜託,我又不是綠茶婊,隨便拿點東西就假裝自己是林黛玉!」

「妳當然不是林黛玉!」我說:「但是二十杯妳明明就提不動,提不動又不講,小姐,妳沒有假裝自己是林黛玉,但妳正在假裝自己是女泰山耶,妳難道沒有發現嗎?」

裝堅強v.s.裝柔弱?為什麼我們總是要裝?

其實,民國65年到75年出生的女孩子(也就是現在的3X歲的族群),有很大一部分在念書時,是很奇妙的被灌輸「展現女性魅力=沒前途」的。越是強調升學主義(被師長歸類為「有前途」)的環境,越禁止女生展現女性魅力,只要是升學班,肯定男女分班,肯定有髮禁,肯定裙長要過膝,對於戀愛,爸媽的教條是「上大學才可以交男朋友」,是「好好讀書,妳自己條件好了,就會遇到條件好的男孩」,甚至,有許多人上了高中後,被父母禁止和國中時的死黨聯絡,只因為死黨念了五專或高職,開始會打扮、開始有和男生接觸的機會,為了防微杜漸,有些父母乾脆縮衣節食,讓女兒去念私立女校。

可是青春期是賀爾蒙瘋長的年紀,妳對戀愛和浪漫的嚮往,就如向日葵渴望太陽。

於是爸媽緊張了,他們太害怕妳行差踏錯,死死的管著妳。長大後有時和同年紀的朋友談起,才發現我們即使在職場上受委屈、在情場上也受過傷害,但有很多難聽的話,一輩子卻只從親媽嘴裡聽過,比如說:

不過是跟同學一起買了隻會變色的護唇膏,被媽媽看見了,沒收扔進垃圾桶還不夠:「這麼小畫什麼妝?那麼愛漂亮,乾脆不要念書,出去賣肉好了!」

情人節收到巧克力,正因為由衷的高興,才被狠狠的奚落:「人家送妳一點不值錢的小東西,妳就以為人家是真心喜歡妳了?妳怎麼這麼好騙、這麼廉價阿!」

想去參加偶像的簽名會,得先考到段考前三名,捧著成績單回家給父母看,他們被自己的承諾噎住了,不得不讓妳去,但還是要撂幾句狠話:「笑掉人家大牙!妳怎麼這麼個花癡!」

其實他們是無心的,妳也明白,那麼多難聽的話,不外乎是怕妳吃虧、怕妳談戀愛影響成績,但正是因為明白,有時連妳都沒有意想到這些話,會給妳造成多大影響。我不敢說這和家庭教育有絕對的關係,畢竟這需要經過大數據的歸納,但僅就我見到的、聽過的,我身邊每一個對所謂的「綠茶婊」有如嚴重過敏般討厭的朋友,多半在青春期都領受過父母這一套,現在長大了,也許很會化妝、也許豪不介懷在FB曬泳裝照,但「女性魅力」一但和「男性餽贈」或「來自男性的幫助」扯上關係,便紛紛不理性的矜持起來,就像A小姐那提不動的飲料,其實她直接說出自己需要幫助,讓男同事來幫手,又哪裡跟女性魅力有關係了呢?只不過是同事間的互相幫助而已。

找回自己的本色

當然不是要妳從此以後向綠茶婊看齊,而是,妳有沒有發現自己的矛盾之處?

長大後談戀愛,男友送妳小東西,妳會想起父母說的「一點不值錢的小東西就能收買,妳也太easy」,妳沒辦法真心爲別人的付出感到高興;那麼跟男友要名包名錶?妳又開不了口、拿不下手,因為從小父母教妳「要靠自己」;可是,萬事靠自己的妳快樂嗎?老實說,老嚷嚷著「我都靠自己」的女孩,有時透著一股委屈的味道,因為從小妳又被教導「好男人要有擔當」,於是矛盾出現了:當妳什麼事都能自己處理、覺得靠男人就是賣弄色相,是不是無意之間,妳從沒給過男人機會,讓他去表現他的「擔當」。

也許,是時候扔掉那些教條了。

好好的傾聽自己心裡到底想要什麼。就從「需要幫助時就call help」開始,妳不用一個人撐,而說真的,異性之間的幫忙,也許和性別魅力無關,可以更純粹的,就是因為他是一個好人、而妳懂得感恩。

推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