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甜蜜的每首情歌,背後都有一段除了你和他之外,沒有人真的懂過的故事,在夜深人靜之時,唱出讓你心隱隱作痛的遺憾。

失戀花園 X 聯合報Focus,用一首歌、一個你熟悉的故事和心理師的暖心療癒專業解析,陪你一起看見單戀、暗戀、曖昧、分手、背叛、錯過、不得不分開⋯⋯當中,兩個人始終沒能說出口的想法、感受、抉擇和種種遺憾。

好好擁抱遺憾過,才能再次遇見幸福。

《天后》—是我,被豢養的騎士團,成全女王的萬眾寵愛

維恩將印出來的業務報告裝訂好,整齊地擺在怡璇桌上。漆黑的辦公室只剩他的座位還有光源—桌燈、跟一片空白、游標正閃爍的螢幕,那是維恩明天要交的提案簡報,進度零。

這是他為怡璇做的第172份報告。

是的,打從他們認識以來,從學校的期中期末報告、到公司的各種業務報告,十年了,172份,維恩算得清清楚楚。

但別以為他是那種斤斤計較小氣巴拉的男人,他不是;之所以記得,是因為維恩每次做完報告都會印兩份,一份給怡璇,一份他會標上序號,帶回家,收在床底的收納箱中。

雙腳懸空 在妳冷酷熱情間遊走
被侵佔所有還要笑著接受

他還記得第一份報告是小組讀書會報告,老師要他們把心得彙整,但大家各寫各的、每個人意見又都很多難找共識,所以寫完自己的部分,組員們就扔在那不管了。

而平時就嚴苛的小組長怡璇,在發現通牒了幾次都沒人理她後,氣得繃著一張臉,瞪著未完成的報告乒乒乓乓地打了半小時,又愣了五分鐘,最後掉下兩滴眼淚,狠狠按住delete鍵把剛寫的東西全刪除,啪地一聲蓋上電腦而去。

「她不擅長處理細節吧?」在一旁不敢吭氣的維恩,看著傲嬌又逞強的怡璇,想想似乎沒什麼貢獻的自己,平時內向害羞、不善言詞又沒什麼自信的他,像下定什麼決心一般,默默走到桌前把電腦打開,將工作接手完成。

維恩永遠記得隔天怡璇瞪大了眼睛,邊一頁頁細讀報告、邊嘖嘖稱奇的模樣。

「這個討論我們當時超沒交集的,竟然可以用這種表格歸類呈現⋯⋯然後辯論部分,用擂台的方式來還原現場,相當有趣」她抬起頭來,定定地看了他一眼,笑了,「蔣維恩同學,還有人比你更會整理報告的嗎?」

那一刻,維恩覺得眼前這個女孩褪去冰色、閃閃發光,自己也是,閃閃發光。

維恩想守護那樣的閃閃發光,就這麼簡單。所以當完兵後他跟著進了怡璇待的那家公司,繼續幫那個從學校小組長晉升為部門小組長的她,打報告。

別再叫我 心軟是最致命的脆弱
我明明都懂卻仍拚死效忠

老實說,維恩真的沒有那麼喜歡打報告,但怡璇自己埋頭奮戰一陣子後,抬起頭露出無助向他求救的眼神,讓他相當沒轍。

他總覺得能看見這座冰火山難得的脆弱,是一種奢侈,只有他才看得到的奢侈,比方說那兩滴眼淚。

而幫怡璇做完報告的那天,維恩會特別好睡。

因為那個雙眼發亮、聚精會神地讀過一遍報告、轉頭對他燦然一笑說「蔣維恩,還有人比你更會整理報告的嗎?」的怡璇,可能會在明天,從他閃閃發光的記憶中甦醒過來、再次兌現,所以他怎麼能不沉沉入眠,好迎接明天?

即使這句台詞十年來都沒有變過,他仍覺得歷久彌新。

沒辦法,要讓怡璇露出笑容實在太難了。維恩觀察過,怡璇面色愉悅的日子和汐止出太陽的日子一樣:一年沒幾天。

大部分時候,他和其他人一樣都要承受怡璇的冷言冷語;更有甚者,可能是因為舊識吧,他總覺得怡璇對他的冷比別人更長更久更重,加了好幾勺任性和私人恩怨的味道在裡面。

所以交報告時,維恩還會不時附上一張打氣(或道歉)的簡短紙條、一顆糖果給怡璇,在email裡則是一首音樂、一則搞笑影片,然後他就會獲得短暫的VIP赦免權。

這麼說吧,若維恩是負責守護的騎士,那怡璇就是他的女王陛下。

維恩曾相信只有他擁有VIP,就像玫瑰只發給小王子VIP,他的女王也只發給他這唯一的騎士VIP;除了眼淚和笑容外,怡璇偶爾還會找他聊聊天、抱抱怨,儘管維恩只是傾聽點頭傻笑,對他來說,這就是VVIP的待遇了。

女王怎麼可能只有一位騎士?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維恩發現,除了打報告外,怡璇女王還需要代訂網購的騎士小張、打掃座位的騎士阿丁、幫忙佔車位的騎士小許⋯⋯她顯然非常篤信專業分工、也非常深諳不患寡而患不均的道理,小張阿丁小許也都擁有VIP,只是「核發」的時間彼此錯開。

女王的笑容並不這麼稀有,差別只在於賜予維恩與否。

「他們,也都看得到妳一閃而逝的無助眼神嗎?」

我嫉妒妳的愛 氣勢如虹
像個人氣高居不下的天后
妳要的不是我 而是一種虛榮
有人疼才顯得多麼出眾
我陷入盲目狂戀的寬容
成全了妳萬眾寵愛的天后

維恩不確定自己對怡璇的執著奉獻是不是愛的一種,但覺得自己的守護似乎相當荒謬;他甚至對小張阿丁小許一點氣和嫉妒都沒有,也不想跟他們競爭,因為彼此「領域」不同,但和他同等荒謬。(但維恩還是覺得,打報告級別要高一點點)

維恩的男生朋友說女人就是姜太公,冷漠是餌、笑容是勾;維恩的姊姊則說但凡女孩要晉升女人,都要架上兩面梯,鞭子和糖不離手。

「有人要對妳好,妳不讓他對妳好,他很痛苦,妳也沒好處。不如開心接受,大家都能各取所需。」他們都說,這女孩心中是這樣想的,「你被這女人玩了。」

可是維恩不願意這樣看待怡璇,怡璇不是女人、是女王,女王是只可遠觀不可褻玩的存在,就像他雖然認識她十年,卻仍覺得她是謎一般的存在一樣。
他相信,女王這麼做,一定有她的道理。

而且話說回來,誰不喜歡糖?維恩心想,只是說他和眾騎士們甘於久久吃一次糖就好(真的嗎?),為何女王卻好像上癮,時不時得由騎士團輪流灌蜜?

又,如果之前的他能滿足於久久吃一次糖,現在也仍有糖吃,那到底自己在無力和失望什麼?

是不滿於自己對怡璇如此無私、但怡璇卻這麼自私?(不行,對女王怎麼能這樣想!)

還是嫉妒明明一開始和他同為「沒人喜歡的同類」、後來卻找到了讓別人愛她的方式的怡璇?(天啊,他怎麼膽敢把自己放在和女王同一層級?)

單純覺得自己被怡璇耍了?(女王才不會耍人!)

好像也不是,還是因為他這個騎士對怡璇來說並不特別?就像小王子的玫瑰原本以為自己獨一無二,但實際上到處都有,所以感到悲傷?

其實他根本不想當怡璇的守護騎士?而是別的⋯⋯(跳過。這題似乎不該回答)

這些問題太複雜了,就算維恩再怎麼擅長整理報告,面對怡璇這個無解的習題,他也束手無策。

所以他只好繼續寫第87份報告⋯第105份⋯第132份⋯第169、170、171⋯⋯維恩以為繼續寫下去就能迴避這些問題,但這五年來,心裡的悶痛轉為刺痛,轉為撕裂痛,轉為神經痛⋯⋯

閃閃發亮的糖,好像漸漸不夠用了。

手機響了兩聲,維恩回神,看見自己下意識在那片空白的簡報封面,打上「200,The END」,他吁了一口氣,笑了。

別再互相折磨
因為我們都有錯

如果有一天愛不再迷惑
足夠去看清所有是非對錯
直到那個時候 妳在我的心中
將不再被歌頌 把妳當作天后
不會再是我

還有28份報告的時間,應該夠他找出床底收納箱清空、讓自己清醒的辦法吧?

失戀花園的心理師想跟你說⋯⋯

我們都曾經投入糾結揪心的愛情:期待對方能將目光看向自己,所以卯盡全力為他付出,即使犧牲自己也在所不辭。

即使朋友勸告你被利用、只是備胎或工具人,你還是忍不住想對他好,想像或許某天他會因為你的努力而靠近。

因為,他總會在你奉獻後回報一個笑臉、一句道謝,讓那絲「好像我還有機會」的念頭幽然而生,即使在對方轉身離去後,你只能獨自啜飲那淡淡哀傷。

也許你曾告訴自己該跳脫這場沒有勝算的遊戲,但聽到他那具有魔力的聲音,或憶起他享受你付出的一抹微笑後,你再次心軟投降。

每當你生氣、嫉妒時,腦中的聲音喝叱你不該指責對方;於是你開始氣自己為什麼這麼容易受他擺弄、為什麼狠不下心拒絕。

「沒辦法」、「愛到卡慘死」、「當還感情債吧」是用來安慰自己的說詞,直到某天看到他跟另一個人牽手,或坐上了對方的車子,你的心緊繃地揪著無法透氣,卻強裝瀟灑說:「沒關係,祝福她,只要她快樂就好」。

愛情裡有太多這樣的悲劇故事。但這往往是我們一手導演出來的劇情。當我們看到對方需要幫忙、過得不好,甚至被過去交往對象欺負時,我們心想著:「天啊,好慘」、「他需要協助」、「她值得跟更好的人在一起」,最後我們決定扮演「拯救對方的騎士」角色,勇往直前為女王完成一件件艱辛任務。

為什麼騎士們會不斷陷下去?

心理學大師阿德勒認為,人類天生想要逃離「自卑感」並追求「卓越感」。

當我們對女王無條件付出時,其實也在追求一種卓越感,想確認並說服自己是個還不錯的人。甚至被旁觀者勸告時,還會因為「自己的付出被別人注意到」油然而生開心感覺。

我們該捫心自問,我是真的在愛她,還是在滿足心裡深處想確認自己有價值的渴望?

有時我們會辯解,是因為喜歡對方來這樣付出。但更多時候,我們喜歡的是對女王的虛幻想像,同時又享受付出過程中得到的小小回報,來彌補心底的空虛。

如果,我們又遇上厲害的女王/國王,那更是難以自拔。

你用付出來證明自己的價值,他們則用培養騎士團來確認自身魅力。女王與眾人保持著若即若離,恰到好處的關係,讓每位騎士都能得到恩澤,卻又不會讓哪一位太過靠近。

騎士們成為彰顯女王價值的基石,也讓她得到優越在上、眾星拱月的感覺。

更麻煩的是,當你意識到其他騎士存在時(當然,也可能是女王「不小心」讓你發現的),想要證明自己價值的動力益加迸發,而投進了無止盡的競爭戰爭,更加失控地奉獻付出,盼望女王選擇你而非其他人。

得利的,永遠是那位俯瞰並享受一切的他。

妳要的不是我 而是一種虛榮
有人疼才顯得多麼出眾
我陷入盲目狂戀的寬容
成全了妳萬眾寵愛的天后

即使不為她一直努力,你也同樣值得被人喜愛

女王不固定的微笑與回報,成了最有效果的間歇性增加;你的付出被制約,你的心隨她操控擺盪。

於是,騎士們犧牲奉獻,任憑女王呼之即來,揮之則去。你努力想藉由對她付出證明些什麼,想告訴自己告訴別人你很好。

但即使不為她一直付出,你也可以是個好人;即使不為她一直努力,你也同樣值得被人喜愛。

你的價值與自信,應該源於自身的成長及成就,而非總靠另一個人來證明。

你需要追求的,不是朝貢式的愛情,而是雙方平等、互相幫助與陪伴的關係。

如果有一天愛不再迷惑
足夠去看清所有是非對錯
直到那個時候 妳在我的心中
將不再被歌頌 把妳當作天后
不會再是我

祝福你能逐漸看清騎士與女王的故事,不需要打倒惡龍、拯救對方,也不需要無止盡的付出奉獻求得回眸一笑。

你有著美好特質與潛力,將目光從對方身上移回來吧!

這一次,為自己出征!

失戀花園推薦你

故事撰文/濤濤
專家解析/瑪那熊(諮商心理師)

個人形象顧問。活動講師。 樂於接觸新事物,對生活充滿好奇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