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時候的你,常常等待著,等待著不知道什麼時候才可以回來、才會出現的另一半。

常常等到電影都下檔了、想看的舞台劇票都售罄了、喜歡的畫展展期結束了、你一心期盼的花季也過了,就像你的青春已逝,當初的「你們」早就走遠了,你等著、盼著、一心期待著的「未來」,你一直都看不到,也真的看不到了,因為你早就不知道從哪時開始迷路了。

原來我是一個人了 - 失戀花園│楊雅筑 諮商心理師

原來我是一個人了 – 失戀花園│楊雅筑 諮商心理師

其實大多時候,都是你一個人過的。
你常常對別人笑著、說著那個人的趣事,好像「你們」依舊如昔。

只是一個人長大原來這麼難受。

你開始一個人照顧自己,一個人吃飯、一個人睡覺、一個人上課、一個人上班、一個人加班、一個人被罵、一個人受委屈、一個人生病、再一個人好起來,繼續你的一個人的生活。

原來我是重新變回一個人了。

直到那天開始,你才發現,原來已經好久沒有一個人自己搭車、坐車…
窗外的風景其實沒什麼改變,但對你來說卻格外的新鮮,也格外的刺眼,好像不斷地提醒你,你是一個人了。

但也許你會發現其實一個人以後,你過得挺好的。

現在的你,或許過得並沒有特別的不好。
相反的,你輕鬆許多。

你不再需要配合另一個人,這一切都與他無關了,你自由了!

你可以過任何你想過的生活、做你想做的事、讀你想讀的書、看你想看的電影…
但不知怎麼的,看著窗外的雨,突然一股無來由的悲傷向你侵襲…

原來我是一個人了 - 失戀花園│楊雅筑 諮商心理師

原來我是一個人了 – 失戀花園│楊雅筑 諮商心理師

這些來來回回,你也覺得熟悉嗎?

在悲傷與復原中來回擺盪,說明你已經在路上了。

有時候你明明覺得一個人的你過的也不錯、平常都好好的…
但總會有些時刻,你突然被一股巨大的悲傷吞噬。

關係的失落中,我們常需要度過這樣的陣痛期,

你的悲傷會突然毫無預警的襲來,像一陣暴風雨,

但雨過之後總會天晴,直到再次下雨的那一天。

但你也回想不起來到底是什麼觸發了那個警鈴,讓那劇烈的撕裂感一股腦地把你吞噬了。

這樣的陣痛期,在失落悲傷的過程當中,是很自然的必經階段。

有些時後,我們會沈溺在過往的美好回憶當中,你所想起的美好的片段,可能讓現在的你感到非常落寞、沮喪。特別是在失去關係的初期,這些負向的情緒和反應會很常來敲門,佔據你的心房、賴在你的生活裡不走。

但隨著時間流逝,慢慢的,正向的恢復期會伴隨而來。

然而,恢復期並不是要恢復過往的生活模式,而是讓我們從逝去的關係當中,慢慢拼湊出一個新的生活模式、新的習慣、新的儀式、新的自我和新的未來。

原來我是一個人了 - 失戀花園│楊雅筑 諮商心理師

原來我是一個人了 – 失戀花園│楊雅筑 諮商心理師

你會慢慢繼續生活、重新追尋意義,逐步幫忙自己建立起生活得更適應、更好的能力。這是一個在失落中一定會經歷的變化,而這樣的變化帶會來嶄新的可能。

你會開始注意到生活的轉變、身份的改變,隨著時序演進,你會慢慢的願意嘗試新的事物,這也會幫助你可以從悲傷中轉移,把注意力放在生活的改變、發展新的角色、身份認同和人際關係。

而我們都會在失落悲傷、逃避悲傷的迴圈中慢慢好起來。

我們都是在「一個人」當中長出力量的

不知哪天起,或許是個秋風徐徐的下午,斜陽掛在窗台,阿貓懶洋洋地躺著曬日光,經過無數次來回的你可能會慢慢發現,不知不覺間,你重新學會了一個人生活。

你重新習慣自己搭車、自己買菜、自己煮飯、自己看地圖、自己找路、自己吃飯、自己睡著,當別人罵你時,會記得下次要討回公道,生病時,會記得讓自己吃得營養一點,太寂寞的時候,會記得不要看太悲傷的電影,天氣好的時候,也會記得把自己悶得發慌的心情拿出去曬一曬。

然後發現,其實天上晴雨多雲都有它獨特的美,即使花期過了,花落、葉枯仍是一季燦爛的轉身。

記得:是你自己給你力量、陪你走了那麼長的路

每一次想起來的時候,都要好好的擁抱自己。

原來我是一個人了 - 失戀花園│楊雅筑 諮商心理師

原來我是一個人了 – 失戀花園│楊雅筑 諮商心理師

推薦你

楊雅筑 諮商心理師

國立臺北教育大學心理與諮商所畢業。目前為心曦心理諮商所心理師。
曾有過一段衝撞的成長期,特別能感同身受人生階段中經歷理想破滅、重整的撕裂與沈重,因此想在親子及伴侶間的情感依附關係上多加耕耘,協助人們看見彼此渴望連結的心、也看見自己強韌的內在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