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其叫別人「正向思考」,不如給他一堆可供正向聯想的訊息,讓他自己去做判斷,而你在表面上越是表現得中立,越沒有企圖越好;而可供正面聯想的訊息也不要一次給太多,他有問,才回答,如果沒問,那就算了。

覺得自己酒後能駕駛,很正向

想一想那些酒後駕駛的肇事人好了:明明喝到臉紅脖子粗,坐都坐不穩了,更別提走起路來東倒西歪,在這種情況下,他們還是極度樂觀的堅信自己能夠平安無事的開車回家──這樣的思考,是多麼的正向啊!

然而,實際上,這樣的「正向思考」到底幫助了誰?除了名車報銷、無辜者命喪黃泉,肇事者還得面對刑責,以及後續的民事賠償。

你說:這不是「正向思考」,「正向思考」應該是以樂觀進取、勇於嘗試新事物、也願意為自己的行為負責的一種勇敢的態度。

好吧,雖然說:每一位酒後駕駛的肇事人在決定要自己開車的時候,也都不覺得自己喝醉了(廢話!他當然醉了才會認為自己根本沒喝醉)

有意思的是,透過酒精對大腦高層神經元的抑制,酒精會人感覺到:平日加諸於自己身上的期待消失了,他的內心變得更開放、更見真性情了,人與人的距離變得好近,不需要爾虞我詐,未來的每一件難題都變得很簡單(樂觀),他對明天過後的規劃突然順間積極起來(近取心),慷慨、熱心、樂於助人、宛若小孩般的快樂又回到他身邊了。

你說,這樣的感覺正不正向?

但是,從客觀上,我們就是不容許他這樣做,因為他將驅動著高達一公噸的鋼鐵,以時數上百公里的速度,像砲彈一樣飛越,沒有任何人應該承受這樣災難。

同樣的道理,發生在生活中的每一個片段:軍隊、職場、家庭、人際關係宗教或其他,通通都一樣。

「正向思考」是有代價的,你不付錢就別想要對方從正面來思考

首先,就以軍隊為例:我們不否認,在行伍之間,為了戰力,個人的權力與自由必須遭到限制,但是,能限制一個人的極限,就只限於軍人的行為,至於內心的想法,沒有人有限制的權力;實際上,也沒有真正有效的思想管制辦法;就算有,為了實施這套思想管制所需要的設備與人力,恐怕也完全不符合成本。

因此,當軍中命令是有理可循的時候,阿兵哥們是能接受且服從的,內心的阻抗最小;就算是強行軍、急行軍、特種訓練,只要有充足的意義,人們都是可以配合的。事實上,「意義」就是軍旅生涯中,軍令如山背後的最基礎元素,人們需要意義,來做為自己犧牲奉獻的理由。

當軍中命令超越了意義的範疇,或者發號司令者並未解釋行為的意義,那麼人們的情緒與不滿就會出現,只是受限於軍法,以各種方式扭曲,最常見的還擊辦法,就是「被動式攻擊」:拖延戰術,能休息就休息,能做多慢就有多慢,一個鞭子一個動作,讓管理者疲於奔命。

你能說這些士兵們缺乏士氣,缺乏「正向思考」的態度嗎?

當然不可以,因為「正向思考」是有代價的,你不付錢(成本),就別想要對方從正面來思考,否則,身為長官,為什麼不以身作則,先用「正面思考」的方式,來看待下屬怠惰懶散沒軍紀的樣子?

優點又努力不懈的人很多,環境與機運才是成功的關鍵

同樣的例子,更常發生在工作與家庭。

人們總是說:能夠「正面思考」的人,成功的機會最大──事實上,這是倒因為果的。

高層的人,遠離基層要處理的繁瑣事務,對他們而言,樣樣都像說的那麼簡單,毫無困難,思考當然正面。就像每一本偉人傳記,特別是前傳,都喜歡把自己的成功歸因於自己的特殊優點或努力不懈,絕無歸因於運氣太好之類的。但事實上,有這些特殊優點又努力不懈的,多如過江之鯽,但他們都成功了嗎?

在經濟學上,有一句話描寫貧窮國家的經濟問題:「They are poor because they are poor.」這句話寫盡了階級的特性:很多人的成功,不過只是因為他們有個可以成功的環境與機運而已。

當你沒有這樣的條件,你的正向思考,只會讓你更加背離事實,勞力白白被壓榨而已。

就如同一個被濫用的觀念:EQ。

你當真認為EQ好的人在升遷、加薪等方面比較有優勢嗎?有沒有可能是:因為他們為居要津,只要沒罵人,大家就認為他EQ很好?

事實上,老闆的EQ一向很差,但你能說他差嗎?不行,你只能替他解釋,替他圓謊,同時把自己受傷的情緒壓抑下去。

但是,等到你外出逛街,面對店員時,因為對方有求於你,你的容忍度可就不是那樣了。說個有趣的,在遭到客訴的服務人員中,EQ與態度真的比你的老闆差嗎?

不要隨便叫別人「正向思考」

因此,在你要搬出「正向思考」來「安慰」別人時,你必須非常小心。「正向思考」不像「不要想太多」、「加油」那樣絕對禁忌,但是使用上要有技巧,這個技巧我姑且命名為「還原法」,這個方法妙用無窮,但初學者要理解卻不太容易,以下我就開始解釋,請仔細閱讀──

人類是一種會自動收集身周資料,也會從別人取得訊息的生物。人們會透過自己的經驗,來詮釋自己得到的訊息。由於每個人的經驗都不一樣,從訊息中詮釋出來的「意義」差異就很大。

在美國曾經進行過一個研究,隨機詢問民眾「逃稅」與「盜領社會福利金」,哪一個應該判得比較重?

結果發現:薪水較低的人,傾向於對「逃稅事件」感到憤怒;薪水高的人,傾向於對「盜領社會福利金事件」感到憤怒。

結果完全支持假設:美國是社會福利國家,富人被課了很多稅,來支持社會福利,因此,薪水低的人,不滿於貧富不均,認為富人都那麼有錢了,竟然還逃稅,豈有此理!反之,因為社會福利金來自於富人納的稅,薪水高的人對於盜領事件的感覺,跟偷走自己的錢是一樣的,因此特別憤慨。

在這裡,如果你很聰明,你應該知道我要說什麼了。資訊是中立的,不容易查證,但容易立刻產生情緒反應。

當你把一件你要說的話拆開為中立的資訊,就很容易進入對方的腦海裡。

接下來,對方就會自己將資訊進行判斷,最後得出的結論,因為是自己的判斷,豈有不相信之理?這時,等同叫對方自己講出你要講的話,說服力自然大增。

因此,與其叫別人「正向思考」,不如給他一堆可供正向聯想的訊息,讓他自己去做判斷,而你在表面上越是表現得中立,越沒有企圖越好;而可供正面聯想的訊息也不要一次給太多,他有問,才回答,如果沒問,那就算了。

如果你忍不住為你期待的說法多說了幾句好話,對方將立刻識破這全是你的詭計,那麼,「還原法」就瓦解了。

推薦你

職場霸凌:該走還是該留?告別職場的霸凌(紀錄片)

太執著,也沒關係!10則心理對話,帶你鬆開思緒的結(電子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