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閱覽人次:1,480
吳宜蓁 諮商心理師

《依付理論完全手冊:他真的愛我嗎?(電子書)》心曦心理諮商所的創辦人之一,目前為心曦心理諮商所的心理師、淡江大學兼任心理師。踏入心理學的初衷,是為了找尋自己;踏進諮商領域後,發現愛上自己比想像中的不容易,也比想像中的需要「真」功夫。想成為最真的自己,也希望自己能成為一盞燈,照亮在找尋自我的路途中迷路的夥伴們前方的道路。推薦你:《依付理論完全手冊:他真的愛我嗎?

我們分手了,是我主動提的。

但是,當我聽到他有了新的曖昧對象,我竟然感覺震驚到五味雜陳。想起他在我提分手時錯愕的表情,說著會等我回心轉意,現在心卻馬上轉移到新對象,在震驚之後我感覺到一陣憤怒襲來,對著朋友抱怨著他變得還真快,卻忍不住落下淚來…

分開,是我們送給彼此的禮物-失戀花園|吳宜蓁 諮商心理師

為什麼,明明是我決定要分開的,我卻會如此難受?

表面上的憤怒,表達著我對這個人「客觀來說」心口不一的言行。可是我們分手了阿!即使我們說好還能是朋友,但他的生活已經跟我沒有關係,我到底還在氣什麼呢?

那些說不出口又不想承認的,是忌妒嗎?(推薦閱讀:放不下,那就提著吧!

先提分手的人,未必比較不受傷

當我們將提出分手視為一件「傷害別人」的事,內心便會對於「分手」感覺到許多矛盾。明知道彼此間有許多的不適合,卻又因為當不了那個「說分手的壞人」,於是繼續停留在一段不舒服的關係中,以為努力就可以化解一切的差異。

我們被教育著「要努力」、「要忍耐」,於是在關係當中即使不舒服,也想著可能是自己調整的還不夠多,還不夠努力,你一直感覺自己到了極限,內心也已經傷痕累累,卻又害怕成為壞人而不敢提出分手。

分開,是我們送給彼此的禮物-失戀花園|吳宜蓁 諮商心理師

直到某一天,對方的舉動足以讓你能理直氣壯的告訴別人「他什麼地方做錯了」。你才有足夠的信心告訴自己:「我盡力了」,也才能夠說出分手兩個字。

但說分手的你,只是在最後關頭成為在這段關係裡說出「分手」這兩個字的人,過程當中或許有許多只有你知道與對方相處磨合上的辛苦與心酸,別人只看到你們在他人面前的互動,卻未必能感受到你們相處時的那些複雜感受。

或許你並不是因為不愛了才提出分手,而是彼此相處上的失落與挫折,讓你一次次墜入失望的谷底,看不清未來可以攜手走下去的信心與希望。你不是因為不想努力而放棄,不是因為不負責任而離開,而是內心的掙扎與痛苦,讓你終於決定離開這一段關係。

分手,也能是對彼此的尊重與禮物

這個社會對於「提分手的人」,有習慣性的指責。我們都以為選擇分手的人,是那個不願再為關係努力、不負責任的人。但是,兩個人走向分手一途,不會只是一個人造成的。

選擇分手的你,不一定就是壞人。

分開,是我們送給彼此的禮物-失戀花園|吳宜蓁 諮商心理師

或許因為你們之間有許多價值觀的歧異時常刺傷彼此,你最想放下的,可能是這種互相傷害的關係。也或許因為你不愛了,分手是給予對方尊重,不願再浪費彼此的時間,停留在一段不再互愛的關係裡。

這時候的不分手,反而是一種傷害。

分開,或許彼此都不是那麼好受,但你不用將分手的罪惡感一個人擔。你不是斷開關係的兇手,而是想要選擇一個你與他都能更加幸福快樂的道路。

分手或許是你的決斷,也是你的溫柔。

推薦你

依附理論完全手冊:他真的愛我嗎?(電子書)